神座流出 - 32、‘见鬼’与‘开光’(三更!求票!) 我的攻略没有问题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32、‘见鬼’与‘开光’

    故意用着滑稽的声音,打破了现场尴尬的——对单纯的大和而言是懵懂,对夏秋东而言单方面的尴尬气氛。

    是织田信奈。

    她身后还跟着夏秋东的女仆人偶。伊卡洛斯手里捧着,应该是为夏秋东准备的,换洗用的衣服,默默地跟在信奈的身后。

    毕竟夏秋东之前的衣服,因为和正人撕打,又从图书馆二楼摔倒一楼,一路碰撞摩擦的缘故,已经无法穿了。

    不过比起那些,跟引人注目的是信奈自己的穿着,

    不是传统的和服,也不是那套她钟爱的汉服样式灵装,而是一套红白二色的巫女服。

    上半身是纯白的肌襦绊,下半身则是朱红色的绯袴长裙,并没有太多超前的设计,只是在肩膀的部分安上了金属护肩,上头刻有织田家的木瓜花家徽。

    相当朴素的打扮,但不知为何,却有种奇妙的,圣洁的意味。

    夏秋东顺势与大和分开。他总有种感觉,别看信奈现在也才十岁,但她恐怕已经在自己身上看出来了些什么。

    不过,既然她也不像是要点破的样子,夏秋东也乐得在她面前继续装傻。

    “吉姐,你来了呀!”

    “是啊,虽然有些累,但不出预料的,很容易便解决了。”

    信奈一边说着,一边揉着肩膀,来到了水池边。伊卡洛斯这时向前走出了一步,递出了手中的两块毛毯,信奈接过毛毯后,冲水池里的两人晃了晃。

    “总之,你们先出来,把衣服换好了吧。”

    信奈既然开口了,而且看上去的确是有正事的样子,夏秋东与大和自然也没啥好墨迹的,干脆的接过毛毯,擦干了身子后,换上了信奈带来的衣服。

    而在这过程中,夏秋东也大致明白了,自己和正人发生冲突的事情结果。

    不出所料的,这件事被当做是小孩子间的吵架来处理,支持正人的那些人倒是有点想搞个大新闻的意思,可惜他们名义上的老大不靠谱。

    正人虽然傲慢,但却和传统网络小说中的那种挑衅失败不服,便召集自己爸爸爷爷老祖宗前去讨债,最后一一送人头惨遭灭门的贵族不同。

    正人属于那种更加耿直的人,自己受的苦头,他就一定要亲手报复回去。

    贸然帮他的话,可能反倒是会被他厌恶吧。

    说难听点就是死脑经,让那些想帮他‘讨回公道’——打着这样的借口闹个大新闻的人高呼猪一般的队友。

    “正人其实并不傻,他是个很敏感的人,善意与恶意他光靠本能就可以分辨,但是呃,怎么说呢,或许该叫他‘傲娇’?总之,他虽然不傻,但也仅仅是不傻而已,没有聪明到哪里去。”

    夏秋东心说自己在正人的属性中,可没看到有傲娇这项,信奈之所以会这样认为,多半是因为正人那别扭的姐控性格吧。

    就算傲娇,那也只是针对信奈一人而已。

    信奈说的其实夏秋东早就预料到了,应该说,现在的情况和他计划的一模一样。

    既完成了任务,也不用为何正人的冲突,去付出什么代价。

    夏秋东心底头盘算着,正人那死脑经的家伙,估计还在等着自己掌握力量后,又去他那搞事呢。

    要是真的这样的话,他就能理直气壮,使用自己的异能来报复夏秋东把。

    与其说是骑士精神般的公平,倒不如说,只是正人思路转不过弯来,就像信奈说的那样,正人虽说不傻,却也没聪明到哪里去。

    只要夏秋东自己不作死,那正人自然也拉不下那个脸,主动找上夏秋东来教训他。

    让他一边去等着那可能永远不会到来的‘决斗’吧,夏秋东早就打算好了,等掌握好能力,确保了在织田家的地位后,就回到他最喜欢的沉迷学习不可自拔的日子里。

    当然,调教、咳咳,夏秋东表示,教导大和,让她摆脱那过分的,无条件温柔的性格的养成计划,也需要尽快提上日程。

    夏秋东认为,信奈这个时候来找自己,那所谓的‘正事’,肯定是与异能有关的。

    实际上,但从那片神秘的空白空间离开后,夏秋东就发现,自己的属性中,职业选项又多了一个。

    【尚不成熟的超能力者:虽然觉醒了能力,但因为对能力效果的不了解,你暂时做不到什么】

    果然,信奈开口了:

    “四季君,想必你多少也感觉到了,自己身上的变化吧?”

    夏秋东点了点头。

    信奈继续道:“比起源家那直来直往,说穿了就是人形小太阳的‘绯色天照’,我们织田家的‘天下布武’很特别,因为这项能力的使用方法变化多样,比起超能力,其实更像是中州传说中的‘仙人’

    现在,吉姐就从最基础的理论知识,开始教你。”

    待夏秋东换好衣服后,信奈不知从哪里掏出了一把胁差,她从水池里捧起一抔水,在皎洁的月光映照下,将水自刀柄开始倒下。

    “你这些天来,在图书馆中看了那么多书,应该知道才对,下五家中的‘土御门’,比起家族他们更加接近于所谓的‘门派’”

    一边进行着,似乎带有某种宗教意味的举动,信奈一边解释道。

    “土御门家会定期招收有资质的的人,传授其秘术,培育擅长占卜与驾驭鬼神之术的‘阴阳师’,而那种资质——或者说体质,被土御门家的阴阳师称为‘见鬼’。”

    “这我知道。”夏秋东颔首道,“不过我有些搞不懂,那所谓的‘见鬼’,到底指的是什么?相关的描述很模糊阴阳师们到底能看到什么,一般人看不到的东西?”

    信奈摇了摇头,继续说道:

    “‘见鬼’其实并非是单纯的指‘人能见鬼’,亦有‘让鬼见人’的意思。

    实际上,虽然原理不同,但我们织田家的‘天下布武’中,作为最基础用法之一的‘开光’,只要使用方式得当的话,也能起到同样的效果。

    这方面很难用言语的描述清楚,因此,不如让我帮你‘开光’,亲自体验一下这‘见鬼’的奇妙之处吧

    四季君,请闭眼。”

    说完,也不等夏秋东做出反应,信奈张开薄薄的嘴唇,含住胁差,亲吻刀刃。

    伴随着胁差拔刀般的举动,信奈的舌尖被划破,鲜血染红了女孩的嘴唇。

    然后,信奈将手里沾着自己精血的胁差,交给了身边默默无闻的伊卡洛斯,她迈步来到夏秋东的面前,双手按住了夏秋东的肩膀——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