稚子无知 - 倒计时 动情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全能影院免费观看


御宅屋排行榜

    “喻小姐起来啦?一会儿就能吃饭了。”

    喻星心虚地回了一个微笑:“......你好,辛苦你了。”

    “害!不辛苦。你叫我翠姨就行,我一直都帮少爷打扫,都是隔天过来,之前都没见过你。”

    喻星不常过来,几乎都是梁屿到她那儿去。她尴尬地笑了笑,“翠姨你在煮什么呀?好香。”

    “这个呀,少爷一大早吩咐我做的参鸡汤,说要给你补身子,还说这两天你很辛苦。来,你坐着,我给你盛汤。”

    如果梁屿现在在她面前,她一定拿菜刀给他砍成九段。

    喻星机械般地坐下,在翠姨慈爱的眼神下喝完了半锅鸡汤,啃掉大半只鸡。翠姨满意地看着喻星扶着墙离开的背影,颇为欣喜地给方惠珍打了个电话。

    “太太,喻小姐刚刚已经吃过饭,离开了。这姑娘真不错,没有架子,谈吐大方,刚才我一直问她电竞的事儿,我说我不懂但想了解,她也没烦我,可耐心了。”

    方惠珍在那头笑眯眯,“我早就说了,这孩子是真不错,梁屿真的是祖上积德才碰上她的。”

    “您也别这么说小少爷,他对喻小姐可上心了,今天可是特意嘱咐我,要看着喻小姐吃饱才让她离开的,那紧张劲儿。”

    方惠珍虽然嘴里嫌弃着小儿子,但是今天一早接到他的电话,电话里寥寥几句,都是关于喻星。现在听翠姨这么一说,嘴角又自顾自地翘了起来,梁屿还不算太坏。“照顾女朋友那是他该做的。对了,一会儿等你回来,再陪我出去挑一只乌鸡,明儿我亲自过去给她炖汤。”

    “太太,哪用麻烦你去菜市场,一会儿我直接买了回去就行。”

    “我想自己挑。”

    翠姨掩嘴笑,“太太,这喻小姐还不是儿媳妇儿呢,瞧您急得。”

    方惠珍被调侃了,却还是美滋滋。

    ……

    在公司开会的梁屿,心不在焉地把玩自己的手机,微信置顶的对话框安静了一早上,终于在快要开完会的时候弹了出来。

    喻星:【暴怒.jpg】

    梁屿:【吃饱了吗】

    喻星:【饱了】

    喻星:【你以后再跟别人乱说话我就把你的狗头拧掉。】

    嚯哦,这女人现在简直是目中无人。

    梁屿:【我乱说什么了?】

    喻星:【你跟翠姨说给我补身子,还说这两天我辛苦了,我他妈???】

    梁屿:【昨晚你是挺辛苦的】

    那头没声音了,喻星现在肯定气得跟河豚一样。梁屿垂着头无声地笑了。

    梁峥坐在不远处,斜着眼睨他,一个字都不想和他多说。

    经过昨晚,喻星原本说什么也不愿意再跟他回家了,但到了晚上,喻星结束工作回到宿舍,发现屋子里飞进来一只硕大的蜜蜂,她起初没有在意,把阳台的落地窗开到最大就去浴室洗澡了,当她把衣服拿去阳台的洗衣机时发现,蜜蜂越来越多。

    她心里咯噔一下,不会是马蜂吧……

    她缩回客厅,把落地窗关上,给物业打了电话。值班物业很快上了门,隔着窗打着手电筒看清了外墙的一个马蜂窝,当即联系了除虫公司。

    喻星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给梁屿打电话,梁屿过来的时候,除虫公司的工作人员也到了。

    他进屋把喻星揽了过来,“没有受伤吧?”

    喻星摇摇头,指了指外面。

    梁屿转头问物业:“现在还没处理?”

    除虫公司的员工却说:“由于已经是深夜,除虫的设备要明早才能拿到。今晚的话这位小姐如果还住在这儿,就要把所有窗缝门缝都用毛巾堵住,以防马蜂飞进来。现在我检查一下屋里头,如果发现马蜂的话会先点灭,外面的蜂窝要等到明天。”

    梁屿垂眼,两秒后好工作人员点点头,“麻烦你了。”然后又对喻星说:“今晚先去我那。”

    喻星别无选择。

    等两人再次躺上了床,喻星腰上的酸疼感一下被放大,她泄愤似的抬腿踹了身边的男人几脚,梁屿反手握住了她的脚踝。

    “放开。”

    “不放呢?”

    喻星憋不出话来,只这么瞪着他。梁屿撸了一把她的刘海,“傻样儿。”

    这个宝贝,他真的爱不释手了。他搂着她柔软的身体,心底暗笑,喻星这人,有时精明有时又糊涂,躺他床上了还没想通。一家普通的除虫公司,只要钱到位了,什么设备拿不齐?这钱他又不是出不起。

    梁屿抓住她捶过来的拳头,问道:“你那宿舍要么不租了吧,一个月吃你1/3工资,这钱拿来犒劳自己不好?”

    喻星秒懂他的意思,但她偏不顺着他说。“那不行,我要是跟你吵架了连个落脚地都没有。”

    “……你一天天的除了想着跟我分手,就是想着跟我吵架?”

    “……你不也天天除了想着跟我做爱,就是想着跟我做爱?有一说一,你是不是在度假村看见我没拉窗帘睡觉的时候就已经对着我意淫了?”

    “那倒没有,那时你挺丑的。”

    “……”喻星又捶了他一拳,“那什么时候开始对我有不良居心?”

    “忘了。”

    可能是第二天送她回来,看见她坐在副驾,低头看平板,窗边的阳光铺洒在她干净的脸上的时候。

    可能是她礼尚往来送他回家,引人遐想说“下次吧”的时候。

    总之,坐在她的腿上给她喂酒的时候,他已经硬了,幸亏穿的牛仔裤,看不太出来。后来她跑去厕所了,他紧跟了过去,半路来了个助攻,之后顺理成章,他尝到了她的滋味,从此食髓知味。

    喻星不知道他内心所想,她本就昏昏欲睡,男人很久没说话,等他低头看的时候,喻星已经睡过去了。

    翌日是周六,梁屿睡了个懒觉,喻星像只粘人的猫一样,趴着他半个身子熟睡。

    晨勃的那根东西再薄薄的睡裤里鼓了个大包,他眯着眼嗅着喻星的发顶,转身跟她面对面,勾起她的一条腿挂在自己的腰侧,下身隔着衣物顶弄。喻星被扰,皱着眉要推开他,他便越抱越紧,胯下的动作逐渐粗暴。

    “嗯……”

    梁屿难耐地轻喘,拉下裤头放出硬挺的欲望,抓着她的手包住茎身上下撸动。

    “宝,能不能做?”

    喻星不想理他,双手掩着脸甩头。梁屿轻笑,趁机拉下她的裤子,在她的惊呼声中挤进了她的双腿间,一手伸到床头柜拿套子,刚撕开一个口子,他手机就来电话了。他不理会,湿滑的肿胀慢慢入了进去温热的甬道,两人一阵喟叹。

    没有停顿,就开始了本能的抽插。铃声像叫魂一样,梁屿动作不停,把手机拿了过来,看到来电显示眉头一皱,他重重地一顶,把自己埋在最深处,轻轻拍了拍喻星的脸示意她不要出声。

    “喂?没起,怎么?”他边说着,边若有似无地在她里头碾磨,喻星忍得辛苦,睁开了睡眼迷蒙的眼瞪着他。“多久?行啊。嗯。”

    挂了电话之后又开始起起伏伏,频率更快动作更大。喻星被弄得呻吟声都断断续续,看起来可可怜怜。

    梁屿喜欢她很多面,最喜欢的就是她跟他做爱时难耐又充满欲色的那张脸。

    他把床头的枕头塞进她的腰臀底下,直起身,抓住她的大腿掰开,肆意地操弄,喻星受不住,最里面被弄得发酸,手里被子的一角被她攥出了明显的皱褶。

    梁屿无意拖长,顺着感觉怎么爽怎么来,想射了也不忍着,拇指按住她的阴蒂快速揉搓,喻星的身体绷紧再瘫软,甬道紧紧地吸着,他舒爽地射了进去,在她停止痉挛时抽出。

    他拍了拍她的屁股,“去洗洗,我妈过来了。”

    喻星闻言整个裂开。一个鲤鱼打挺下了床跳进了浴室,还把梁屿的浴巾丢了出来泄愤。

    梁屿捡起浴巾,贴着浴室门说道:“你不让我进去,我一会就这么给我妈开门,你也跑不掉。”

    门“唰——”一下开了,他笑着钻了进去。

    方惠珍到的时候喻星还在涂护肤品,听见玄关的动静,她对着镜子整理好头发,检查了身上的衣服,才噔噔噔跑出去打招呼。

    “阿姨早上好。”

    方惠珍正往冰箱里塞食材,听见她的声音一转头,随即笑开。“星星早上好呀!阿姨吵醒你了吗?现在才九点多呢。我听过你们都中午才上班,就想着早点过来给你炖个汤,等你吃饱了再去。”

    喻星脸一红,暗暗瞪了一眼在跑步机跑步的男人。“没有,正好醒了。我来给您打下手吧!”

    一老一小在厨房边聊天边开火,方惠珍问了她许多问题,但都不是关于她和梁屿的。

    “要是我没打过这个游戏,我去看比赛看得懂不啦?”

    “比较难,可能会觉得眼花缭乱。”

    “哦哟那挺可惜的,我最近对电竞太感兴趣了,看着一帮小孩儿打游戏觉得热血沸腾的。”

    “他们可不是打游戏,职业选手一天训练12小时,比很多普通工作都要辛苦。”

    方惠珍十分惊讶,“真的呀?那怎么受得了呀?还是小孩儿呢都。”

    喻星笑了笑,“都是很正常的,选手几乎每天都是高强度训练,这毕竟是电子竞技。”

    方惠珍问,喻星答,一顿饭在两人的操持下完成。

    梁屿放下碗筷都觉得耳朵嗡嗡的。“方女士,你说话怎么都不用休息的?”

    “有你什么事儿!去洗碗吧你。”

    梁屿“哦”了一声,顺从地把碗筷都丢进了洗碗机。

    方惠珍翻了个白眼:“……”

    送走了老佛爷之后,喻星给梁屿发了一张电子票。“阿姨说想要去现场看比赛,感受一下氛围,这张赠票是后天fog打op的,一会发给她。诶,那天你有空吗?不如你带着阿姨来吧,我得在后台,我怕她找不到位子。”

    梁屿“嗯嗯嗯”地点头,过了一会忍不住问她:“我妈没给你几千万让你跟我分手,你失不失望?”

    喻星一顿,垮起了一张小脸。“啊……是挺失望的。怎么会这样?”

    他就是问问,倒也不必真的把失望打在公屏上。

    “……”

    喻星抬眼看着他,英俊的眉眼带着怨气。她一秒变脸,捧起他的脸左右晃了晃,凑上去亲了亲他高挺的鼻梁,说:“区区几千万怎么给你比?我男朋友脑子好,脸好,活儿好,这不比几千万吸引?”

    一时间梁屿不知道该不该笑。

    “你放心,我一定紧紧扒着你不放。除非你有别的野女人了,我就让你跟野女人死在一起:)”

    梁屿闷笑起来,揉了揉她的耳垂。“我才不要和野女人死在一起。”

    作者说:

    作者正苦思冥想怎么结尾。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