稚子无知 - 早班车翻车(h) 动情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早早就睡下了的方女士当然没看到小儿子的“生日快乐”。

    方慧珍女士在26年前的今天,刚吃完生日蛋糕,肚子就开始疼了,“小女儿”比预产期早了一周出生。

    “小女儿”没折腾方女士,从去医院检查到开宫口进产房,全程不过叁小时,比哥哥梁峥懂事多了。只是当助产士把全身通红的婴儿捧到梁先生和方女士面前确认时,夫妻俩都眼前一黑。

    梁柏礼皱眉:“怎么是个带把的???”

    方惠珍差点晕过去:“啊这……不都说是个女儿吗?”

    直到护士把婴儿身上的羊水都擦干净,轻轻放在方惠珍胸口时,夫妻俩才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

    原本满心欢喜迎接小闺女的夫妻俩,从此再也没有了再生一个的想法,害怕再来一个还是带把的,会气得年纪轻轻高血压。

    *  *  *

    喻星从睁眼到下床,花了足足一小时,梁屿早就起了在客厅开了两个视频会议,她还在苦苦挣扎,不是赖床,而是她全身的肌肉酸痛得动一下要去半条命,数次撑坐起来又摔了回去,欲哭无泪。

    她扶着腰洗漱完,梁屿刚好结束会议。见她这副模样,赶紧讨好地上前抱住。

    “我的宝,太惨了。”

    喻星没见过这么狗的男人。“你再说一句给我滚。”

    “嗯,要滚了,去拿我妈的生日礼物。”

    “?”

    “我和我妈同天生日,晚上我得回家吃饭。”他想是想到了什么,忽然眼睛一亮。“女朋友,跟我回家吃饭吧,比啥礼物都好使。”

    喻星眼皮一跳,伸手推开他。“别装了,这才哪到哪就见家长。”

    梁屿轻笑。

    “你们家有没有固定程序?就是找儿子的女朋友谈话,然后给个一千几百万让分手的那种。”有的话她可以,白赚一千几百万,可以咸鱼半辈子。

    梁屿睨她。“你直说你想要多少钱,我给。”

    “那不行,估价得由你父母来。”

    “那你再等等,我晚上给他们透个底,估计很快就会有人找上门了。”

    这么一想,喻星觉得身上的疼痛都减少了许多。

    梁屿穿戴整齐后抱着她亲够了才离开,喻星忽然空了下来,她窝在沙发里刷了很久手机,然后把昨晚两个人糟蹋的沙发布套,地毯,床单全洗干净了。

    俱乐部已经放假了,她简单收拾了几套衣服,回了自己家。陪父母吃了晚饭后,闲不住又约了喻青出门。

    喻青上下打量她,然后啧啧感叹。

    “……你干什么。”

    “梁屿昨晚大半夜在群里发了几万的红包,能让我听听你俩昨晚从生日趴溜走之后发生了什么吗?”

    “……你先告诉我,怎么进群。”她也想要红包。

    “我把我的那份给你,你跟我说真话。”

    喻青手上操作一番,喻星的支付宝的到账提示音真的响了。

    “……”

    喻青其实猜到了,他就是不敢相信,要她亲口证实。

    喻星暗暗叹了口气。“跟梁屿在一起了。”

    喻青面无表情,半晌后才摇摇头说:“姐姐,梁屿不同李炜铭,他们家比李家复杂多了。”

    “我知道。”

    “你知道你还往火里扑。”

    “不是我往火里扑,是火生生烧到我了,我跑不了。”

    喻青顿时无话可说。

    两人喝酒喝到十点多,喻青叫了代驾把喻星送回去,刚下车,梁屿的电话就来了。

    “你没在宿舍?”他从家里回来扑了个空。

    “下午回家了,刚和喻青出去回来。”

    梁屿“哦”了一声,他那边安静,听得见喻星走在巷子里的脚步声。“想你了。”

    喻星笑了笑,“你妈妈今晚开心吗?”

    “还行吧。他们昨晚看了直播,抓着我问了一通。”

    “那你把我家底都交代清楚了?”

    梁屿沉沉地笑出声,“喻星,我没想到,我俩的梁子结得那么早。”他把多年前的“马卡龙事件”跟她说了一遍,喻星也觉得惊讶。

    “所以我不用交代你,我爸妈比我还清楚。”老头说好多年没见着喻南亭,让他找个时间约喻星父母一起上家里来。这句后话他没说,他知道喻星也会当做没听见。

    *  *  *

    冬至的前一晚,梁屿没黏着喻星,去了张则那儿。

    他下班带喻星出去吃了顿火锅,没让她回家,强行把她带回了他住处。在浴室疯了一遍,喻星被弄得不想动了,把他赶了出来。

    他们两人的事情早就传开了,梁屿好像把喻星当了宝贝,天天下了班就回去抱着女朋友,约也约不出来。

    张则把啤酒开开,放在桌子上,往沙发上一靠,夸张地叹了一口气:“哦哟这不是我屿哥嘛,差点没敢认。”

    梁屿作势踢他一脚,“那我走?”

    “别啊哥,好不容易赏脸一次。”

    可不,梁屿最近像是被下了蛊一样,天天脑子里除了喻星还是喻星,今天拿一份文件给梁峥,梁峥打开翻到最后一页,戳着签名处那两个大字问他:“你认真的?”

    梁屿看清后一愣,直呼邪门。

    两人喝了一会酒,陈绶也才姗姗来迟,一来就勾着梁屿脖子,神秘兮兮地问他:“你猜我在门口见着谁了?”

    爱谁谁。梁屿翻了个白眼没接话。

    陈绶也没趣地推了推他,还没说话,他嘴里的主人公就自己出现了。

    rachel甜腻地叫了一声梁屿,虽然梁屿不认得她,但汗毛都被叫了起来,差点就脱口而出一句“你他妈谁”。

    “……”

    那晚被他拒绝的事情早忘得一干二净了,再说,他不记得自己反而更合她意。

    rachel绕过陈绶也,坐到梁屿边上,脱了外套,露出里面的毛绒吊带,就算不是深v也能波涛汹涌。梁屿暼一眼,差点晕奶,还是没想起来她是谁。

    “我跟你认识?”这话问出来把陈绶也整笑了。

    伤害不高,侮辱性极强。

    陈绶也憋着笑在微信打字把那天晚上的事儿给他回忆了一遍,梁屿蹙眉看完,回忆了半天终于想起来了。

    以为她还想干点什么,但一整晚除了玩手机和自拍,时不时故意挨到他身上之外,没别的举动。

    陈绶也已经被梁屿逼得坐到沙发角落了。“哥,要不干脆我跟你换个位置?”

    梁屿烦了,干脆把牌打完,剩下的几口啤酒一次喝完,站了起来。“走了,你们玩。”

    rachel没跟,只是笑笑不说话。她今晚碰到梁屿纯属意外,他有女朋友的事圈子里的人都知道,坐过来纯属就是耍点小心机。她找了几个角度,在他身边自拍了几张看起来很暧昧的照片,p了发到了朋友圈,不一会就满屏的评论。她只为了满足自己的虚荣心罢了。

    照片的灯光昏暗,氛围暧昧,女孩子在前,头稍稍往后,像是挨在身后男孩的肩膀上一样,男孩嘴里咬着烟,手里抓着几张牌,表情散漫。

    喻星欣赏了好一会,门外传来声响。

    梁屿在客厅就把外套丢进了洗衣机,进了房间就看见她好整以暇等着他的样子,顿时一愣。

    “你这什么表情?”

    他走进,喻星把手机举到他面前,他先是下意识眯着眼,看清了画面之后表情复杂,张嘴骂了一句操。

    “这女的他妈搁这整这出?怪不得一晚上贴过来。”

    这话解释得还不如不解释。

    喻星木着脸不说话,梁屿急了,拉着她的手接着说:“我没理她,我不认识她,也不知道她拍了这个,我清白的。”

    喻星动了动,被他抱住了,他身上全是烟酒味儿,喻星嫌弃地推他。“臭男人。”

    梁屿:“我不是,我真没撩骚。”

    “知道了,放开我,去洗干净再说话。”

    “?”

    “不洗干净别碰我。”

    梁屿飞速洗了个战斗澡,出来喻星已经趴在床上刷b站了。他头发都没擦干就过去把人抱住。

    “宝,你理理我。”

    手里的平板被抢了,看到一半的游戏测评被打断,喻星怒目相向。

    “你烦不烦!”

    梁屿幽怨地看着她。

    喻星:“……”

    “我没生气。”

    梁屿狐疑。

    “真没生气。”

    梁屿好像更高兴不起来。以前她会气得跟他恩断义绝,现在她只会说“我没生气”。

    “那你为什么不生气。”

    喻星看他像看智障一样。“那张照片哪里有问题吗?”

    “没有问题,我不知道她在拍我,她靠过来我挪开了。”

    “那你这么紧张干什么?”

    “……”

    第二天一早,喻星迷迷糊糊接了喻父的电话后,丢下手机继续睡。身后的梁屿也醒了,抱着她,脸埋在她的后脑勺里嗅她的头发。

    两人都还不清醒,梁屿凭着本能,一手抚上她的丰满轻揉,一手提起她的腰往后按,晨勃的下身抵在她的腿间,有一下没一下地蹭。

    被打扰的喻星不满嘟哝推搡,他下身的动作却越来越大。龟头顶到了裤头,他蹙眉把裤头扒下,火热的坚硬插在她温暖的腿心,隔着家居服顶弄。

    “唔。”他的沉吟中带着晨起的沙哑,性感得过分。

    喻星感到内裤湿了,不自觉地把屁股翘起贴着他,裤子两下被扒拉开,手指一接触到湿润,梁屿便兴奋地喟叹出声。他把喻星推趴下,手掌伸进小腹跟床褥之间,把她的下身抬起,肿胀的欲望毫不费力挤了进去。

    呻吟声开始起伏。

    喻星抱着枕头承受身后的撞击,她里面好像过了一晚上还是湿淋淋的,梁屿咬着她的后颈抽插,晨间的欲望像过境的台风,又急又凶。凭着本能在她身上冲刺,不想这么快结束,在有了射意的时候又堪堪停住,粗喘着亲吻她的后背,直到她难耐地主动摆臀,才又刺激得他继续冲刺。

    最后射出来的时候梁屿脑子才瞬间清醒,拔出来时已经晚了,一半的东西弄在了里面。他低头看着她湿漉漉的腿间,穴口那儿还一抽一抽地滴落着他的白浊,腿根那一摊是他拔出来的时候弄到的,正顺着往下流,滴到了床褥上。

    好他妈刺激。

    但后果很严重,他们有过几次体外射精,侥幸都没出问题,这次翻车,真有意外他和喻星都承担不来这个后果。

    梁屿按住还硬着的玩意儿,甩了甩头,把这副淫靡的画面暂时甩开。

    喻星被冰凉的触感刺激醒了,她看着梁屿用湿巾帮她清理下身,鼻间嗅到了浓重的气味,她撑起身来问:“你没有弄在里面吧?”

    他顿了顿,“有一点,对不起。”

    喻星踹了他一脚,摔回床上,良久才说:“那叫外卖送个药吧。”

    梁屿抓着她的脚踝,在上面亲了一下,应声:“好。”

    作者说:

    1.rachel就是辣个被梁二赶下车的可怜人。

    2.标题h就是豪车,h就是自行车。

    3.喻星还没嫁人,不怀孕!

    4.做  好  措  施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