稚子无知 - 关于晚上吃不吃蛋糕(H) 动情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全能影院免费观看


御宅屋排行榜

    自从那天晚上在陈游的脑袋开了瓢,搂着佳人绝尘而去后,梁屿已经好几天没露头出没在风月场所。这天陈绶也掐着下班的点堵在他办公室门口,梁屿刚要拿文件给他哥,抬眼就看见陈绶也一脸吊诡。

    “……你干什么?”

    “小梁总,好久不见昂。”

    梁屿啪地扔下文件,好整以暇看着他。陈绶也等了一会等不到他接茬,只好没劲地拉开面前的椅子,轻哂:“怎么的,约你也不出来,这一个礼拜你在家诵经还是抄经文呐?”

    “伺候人呢。”

    “啊?你回老宅了?”

    “没,在喻星那。”

    “……”

    “……”

    陈绶也良久才回过神,一拍大腿。“你俩又好上了!?”

    “看你怎么理解。”

    什么玩意儿。

    “你他妈能不能说人话?”

    梁屿向后靠着椅背,双手搭着后脑勺,“我在追,她还没答应。”

    “人没答应你就住人家家?”

    梁屿理所当然“啊”了声,陈绶也满脸小亮看手机.jpg

    这几天喻星经期,头一天晚上梁屿过去基地接她,到家时她就跟没有灵魂似的,进门把包丢下就躺在客厅地毯上挺尸,动都不愿意动,梁屿心疼,非要当司机,上下班他都亲自接送,然后理所当然赖在她家就不走。

    掐指一算,今天已经第八天了,好生伺候了几天,他今晚回去想吃甜点。梁屿精神为之一振,利索地又抄起桌上的文件,问陈绶也:“你走不走?不走一会帮我关灯。”他越过一脸错愕的陈绶也,快步往ceo办公室走去。

    陈绶也:“……”好他妈无语。

    那头梁峥还在开会,梁屿敲了门也不等回应直接开门进去就把文件甩在他哥面前,“签了吧。”

    那气势,让在场其他人在会议结束后纷纷小声议论猜测,是不是小梁总不知死活拿着什么股权转让书来逼宫。

    梁峥签完文件没让梁屿先溜,强行把他抓回家吃了顿饭才放人。从梁家大宅出来已经十点了,梁屿开车绕去甜品店买了蛋糕,到基地时喻星刚好揉着肩颈踱步出来。

    “给你买了蛋糕。”

    喻星瞥了他一眼,“深夜给女孩子买这么高糖高热量的东西,你会不会做人。”

    梁屿打着方向盘分神看了看她,相当无语:“你又不胖,怕什么。”

    “我是不胖,但晚上吃太甜了对皮肤不好。”

    “那你吃不吃?”

    喻星其实没这么抗拒,偶尔吃一次并不会怎么样,而且梁屿有心献殷勤,她也不想拂他面子,正要开口说“吃。”,就被梁屿打断。

    “不吃我吃。”

    梁屿比她嗜甜,咖啡也不爱喝美式,喜欢加奶加糖的。

    喻星白了他一眼,“你这不会是算好的吧,知道我不要吃,你就顺理成章自己吃。”

    梁屿笑而不语,勾着嘴角,笑得耐人寻味。

    直到喻星裸露的胸乳沾着奶油,被摁在地毯上动弹不得时,她才知道梁屿的目的是什么。

    她身上的皮肤还透着刚洗完热水澡的粉红,半湿的长发散落在雪白的地毯上,咬着唇,双眼迷离。

    “你说了我还没答应你就不动我的。”

    梁屿否认叁连,甚至还好心提醒:“我只说了不催你。”

    喻星哑口无言。

    舌尖还有一小坨未化开的奶油,他凑近,把舌头送进她嘴里,顺滑甜腻的口感在两人的唇齿间弥漫,他们吻得深入,吻得急切,梁屿揪着她的舌头不放,像是要把她舌尖的甜味全都舔舐干净才罢休。

    喻星呼吸困难,她张着嘴,一呼一吸有着奶油的味道,梁屿在她唇上流连忘返。双手像是有意识般攀上她柔软的双峰,绵软胸脯上的奶油又全部蹭在他的掌间。他指尖就着奶油轻刮她的乳尖,手的温度融化了奶油,他把手指伸到她的唇边,喻星半张的嘴自觉地含了进去。

    温热的口腔让梁屿兴奋,他一口把她白里透红的乳尖连同奶油一起卷进嘴里,喻星轻吟着挺身,绵软和甜腻在他嘴里炸开,他开始大口地吃,奶油吃光了,但是喻星嫩白的胸乳上留下来点点红印。

    “呜……啊……好舒服……”

    乳尖传来的酥麻快感使她紧抱住胸前的人都脸,胸乳争相挤压,梁屿睁眼就起满眼的白嫩和两点挺立的艳红,他握住两团,把绵软揉捏成不同形状,舌头在乳晕周围舔舐,在她嘤嘤的央求下再一口吞下发颤的乳尖。

    “啊……嗯……”

    耳边是她渴求的呻吟,他的下身早就硬得发疼,顶端渗出了清液,散发出浓重的荷尔蒙气味。他把自己的气味全蹭在她张开的腿间,炙热的茎身贴在她大腿内侧,热得发烫。

    “好不好吃?”他的嗓音低哑,热气喷洒在被吃得发红的乳尖上。“头盘吃差不多了,我要吃主菜了。”

    短暂地抽离,回来后,微凉的湿润感抵在她潺潺的穴口,没有爱抚,没有扩张,用不容她退缩的力道一点一点入侵。紧闭的穴口被撑开,酸胀感使她紧缩着小腹,身上的男人抓住她的双腿往两边掰开,已不容置喙的姿态长驱直入,他的火热被紧实地包裹住,快感上头,他下一秒就顶胯动了起来。

    她很湿了,但他还是被卡得进出困难。俯下身吻住她的下唇,拖住她的舌尖,轻声地哄:“你是不是也很想我?”

    “闭嘴……嗯……快点啊……”他不疾不徐的速度让她不耐烦。

    “我也想快,可你这不是吸我吸得紧?”

    不想理会他的骚话,喻星双腿环住他的腰身,自己挺着腰缓缓地动。梁屿被她弄得闷哼出声,几下之后按着她的腰放开了顶,她的呻吟被撞得破碎。

    高潮来得又急又快,她还没反应过来,眼前已经泛白,巨大的快感袭来,尖叫声脱口而出。她在失神中迷迷糊糊感概,这个男人好迷人,甚至觉得,做他的女朋友也太爽了。

    紧实的小腹抽搐,甬道规律的收缩把他缠得仰着头喟叹,他抽插不停,就着她收缩的节奏,放任自己释放。尾椎开始发麻,他越来越重,下身的紧缩感缺还未停下。他低头看着喻星,女人紧闭着双眼,下唇被她咬的泛白,声音越发地轻,但下腹正在绷紧。

    她又要高潮了。

    下巴被梁屿捏住,听见他叫她睁眼。喻星迷茫地半睁着眼睛,入目就是他爬满了情欲的汗湿的脸,双眼紧盯着她,嘴角带着一丝兴奋的笑。

    喻星又闭上了眼,体内第二波汹涌的浪潮迸发,她的吟叫带了哭腔,喷出来的液体把两人的毛发沾湿。

    她这副模样让梁屿的情欲到了至高点,他低沉的呻吟从喉咙里溢出,耸动的腰身越来越快,在她失声之际顶着胯抵在她深处射出。

    “你……”喻星指出去的手指颤颤巍巍。

    “嗯我知道你还没答应,这次算是尊贵vip的专属体验。”吃到了甜点的男人此时大言不惭,就差在额头上凿出“强买强卖”四个大字了。

    “…………”

    *  *  *

    全明星赛是英雄联盟一年中的最后一个国际赛事,粉丝投票把fog的下路组双双投了进去,ad叁木作为赛季最佳新秀参加solo赛,辅助twilight凭借在世界赛期间的出色操作让全球观众都看到了这个第一次参加世界赛就在乱秀的选手,加上夏季赛已经入选了最佳阵容,成功当选正赛辅助。

    12月初,除了入选队员之外,俱乐部派了经理和领队一同前往拉斯维加斯,本次全明星的比赛场地。

    喻星身体微微仰着,耳边是飞机起飞时的噪音。她呆呆地看着窗外,飞机偶尔穿过缭绕的云层,逐渐远离繁华的城市。

    “别长时间看着外面,紫外线太强了。”梁屿走了过来伸手掰过她的下巴,凑近亲了亲她的头顶。

    她忽然间有了实感。

    “色令智昏。”

    “你在夸我呗?”

    喻星瞪了他一眼。拿过一旁的小毯子,拉下眼罩毯子一盖,开始补眠。梁屿不恼,他替她把毯子拉平,看着她不自觉微微撅起的嘴唇,又探头过去亲了好一会,才回到自己的座位。

    她是被梁屿哄上飞机的,最近他倒是表现良好,除了平时的亲亲抱抱,晚上两人睡一张床都规规矩矩。昨晚上两人窝在沙发里喝小酒看电影,是她大意,不知道梁屿的酒量约等于无,不小心把人灌醉了。醉后的狐狸精太可怕了,那双原本漫不经心的眼睛,被酒精熏过后,变得莫名性感。眼镜梁屿很久没戴过来,他去做了近视手术,少了镜片的遮挡,那双眼睛因醉意而缓慢眨眼时,魅惑技能伤害加倍,就像有只手摁着喻星的头让她动手扒光他一样,偏偏他真就什么都没做,醉了只是定定看着她,看得她内心从毫无波澜慢慢烧到沸腾。

    终于没忍住向他伸出了邪恶的手。

    梁屿醉了还知道守规矩,扒住自己的裤头不让喻星脱,又轻声地在她耳边哄道:“你还没答应我,不能做。”

    喻星不可置信。

    “但是你没说不能用手……”

    梁屿勤勤恳恳用手指伺候了喻星,身下的沙发布湿了就换到地毯上去,地毯湿了就回了房间,最后床单也湿了,喻星已经快脱水了,梁屿酒也醒得差不多了。看她颤抖着并着腿的样子,凑过去亲了亲她的膝盖。

    “今晚这活儿能给加多少分?”

    “……”

    “想不想去现场看全明星?明天跟我上飞机,哥哥带你去玩。”

    她都不记得自己有没有点过头,总之今天一早睡醒,这个人已经回过家把自己的行李收拾好了,还十分周到地帮她把行李箱拿了出来,按照他的喜好把她的几套衣服塞了进去。

    旅游签是去年喻青帮她和她爸妈一起办下来的,打算闲下来时跟家人去度个假玩玩,没想到竟然先跟梁屿来了。她躺着转念一想,头等舱呢,以前她家没破产的时候她都没坐过,就当自己真的傍了个大款吧。

    作者说:首-发:yuwangshe.one (woo18 uip)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