稚子无知 - “我来了,不怕。” 动情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全能影院免费观看


御宅屋排行榜

    之后过了几天喻星才知道,那天晚上陈游也去了,在旁边的桌子等了快两个小时,最后没等到她才走的。

    【喻青:实在抓不准那个疯批要干嘛,你最近别一个人出去瞎逛,要出去就找我跟你一起。】

    【喻星:想多了,我没空。】

    【喻青:懂了,那天晚上去的是傻逼】

    【喻星:你他妈】

    【喻青:还喝到一半跟梁屿一起消失了,好家伙】

    喻星被踩着了尾巴,锁了屏。她无法反驳,她确实不是非要去给张则面子,而是她知道梁屿一定会去。

    她扔下手机,抓了抓头发,继续把自己的笔电装进包里,套上队服上了大巴。

    到了比赛场馆,她循例出去买了杯咖啡,往回走时在停车场就碰上一身黑的陈游。她脚步一顿,转身走向大门口,站在后台通道前的陈游一愣,失笑地跟了上去。

    她故意把口罩拉了下去,在门口等待入场的粉丝认出了她,好几个人围在一起把她圈在了中间。

    喻星笑得眯了眼:“你们好呀。”

    粉丝1:“老婆啊!!!老婆!!!我!!!终于见到你真人了呜呜呜!!!”

    粉丝2:“姐姐能给我签个名吗!!!”说罢就把印着sala的手幅递了上去。

    粉丝3:“姐姐帮我跟gdp说声加油!”

    粉丝4:“老婆姐姐你好美!”

    喻星边走边一一回应,粉丝把她簇拥到了入口,她签好名后又笑着跟他们挥手才进了场馆。

    在一旁从头到尾没有机会上前的陈游咬了咬牙,往几个粉丝那走过去。“妹妹,签名能让给我不?”

    他穿着黑色衬衫和黑色西裤,略长的刘海随意梳了上去,外貌长得不差,加上周身的痞子味儿,拿着签名的粉丝看了他一会,才摇摇头。“不。”

    “有偿。”

    “多少?”

    “你想要多少?我不知道行情。”

    原本她只是随口说说,没想到他真有给钱的架势。几个粉丝狐疑对望了几眼,粉丝2过了一会,迟疑地开口:“五千?”

    陈游一口应下,粉丝大吃一惊。

    反应过后粉丝2才接着说:“你想多了,我就是说说,我不卖给你。”

    陈游:“…………”

    fog的比赛7点开打,陈游最后规规矩矩进了场馆看完了比赛,在他们接受赛后采访时就去了停车场,他车就停在fog的大巴旁边,一支烟刚抽完,就见到穿着队服的一行人从后台通道走了出来。

    喻星跟在后面,低着头,上车前被喊住。她抬头看见了陈游,眉头紧蹙。添哥在前头停住,问她怎么了。

    喻星:“没事,我说两句就来。”

    陈游站直了上前,“想跟你说句话可真难。”

    喻星开门见山问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想和你交朋友。”

    “我说过我不缺朋友。”

    “因为你有梁屿那样的朋友?”见喻星的脸一沉,他又不疾不徐接着说,“不是吧,睡个觉的关系还要守身?他这会不也在英国快活么?”手机递到她面前,上面是一段十几秒的视频,虽然光线昏暗,但不难看出屏幕中央的人是梁屿,被金发美女贴身搂住了脖子。

    喻星心脏小小地紧缩了一下,视频循环播放到第二遍时,她深吸一口气,忍住了扇他巴掌的冲动,冷笑一声,转身上了车。

    *  *  *

    不愉快的对话过去块半个月,比赛基本上隔一天就有一场,喻星忙得跟陀螺似的。夜里快12点了,刚从基地出来就接到喻青电话,但电话那头的人不是喻青。

    “喂?是喻星吗?喻青在我这喝醉了,你方便过来接他吗?”

    这种事儿以前也有过几次,喻星不疑有他,询问了地址后就打了车过去。

    到地方后她艰难地眯着眼在二层的vip包厢找到了斜躺在沙发上的人,喻星正要过去,手臂被温热的手抓住。回头又看见了陈游那张似笑非笑的脸。

    “来了?”

    喻星蹙眉,这个问句让她觉得有些怪异。她挣不开手,只能不耐烦地瞪着他。

    陈游抓着她做到沙发上,让服务员拿了一瓶还没开的啤酒,他亲自开了盖,递给她。“陪我喝一瓶,我放你们回去。”

    喻星目光扫了一圈,边上已经悄然出现了几个流里流气的男人,不难看出这场子是陈游的,喻星自己若想要安然无恙地出去,就不能跟他硬碰硬。喻星在内心骂了喻青一遍,脸上淡定无波接过那瓶啤酒,二话不说就仰起头。

    喻星不太喜欢喝啤酒,发苦气泡总是让她很难咽下去,喝了一分多钟才喝掉半瓶。忽然手里一空,酒瓶被陈游拿了过去。

    “得了,喝不了我就不勉强。”他朝身旁的小弟示意,小弟上前把喻青搀扶了起来,喻星也跟着起身,还没走几步,脑子一阵晕眩,她下意识伸手抓住身旁的东西,摔到了陈游怀里,她眼冒白光,根本不知道自己抓住的是什么,只是下意识抓得很紧,生怕自己倒地。

    搀扶着喻青的小弟会意,架着他往休息间走去。陈游把喻星横抱起来,离开了酒吧。

    喻星在晕眩中被放到了车上,陈游替她系上安全带,嘴角勾起,在她未施粉黛的脸上抚摸了好一会,才驱车离去。

    他甚至等不到把人带回家,去了离酒吧不到一公里的酒店。迷药下得不重,她也没有把酒喝光,现在只是手脚发软,脑袋也天旋地转,陈游搂着她的腰在前台开房,顺利地在她的包里拿了身份证。

    喻星被架着走来走去有点想吐,眼睛努力想要聚焦,却无能为力,她隐约知道这里是公共场所,她想要开口求救,但一张嘴却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只能任由陈游为所欲为。

    被甩在床上的时候,喻星心里绝望,长发披散盖住了她的脸,视线依然模糊,耳边响起了淅沥沥的水声,她缓慢地摸到自己的背包,解了锁点开拨号界面,想打110,但她不知道这里是哪儿,下意识地又打开微信,上面的字都看不清,她只能努力地眨眼,凭感觉找到了梁屿的头像,摸索着发送了定位,又拨了语音通话过去,那十几秒的拨号提示音乐像是响了十几分钟那么久。

    一时间许多头绪在她脑子里炸开。

    梁屿是不是还在英国?

    梁屿会不会在忙听不见?

    梁屿来不了的话她是不是就错过了唯一求救的机会?

    后知后觉,喻星颤抖着想要挂断语音的时候,手机一震,梁屿的声音冷而沉静。

    “你在哪里?”

    “救我……”她竭力吐出这两个字时,不远处的水声也停止了,喻星磕磕跘跘把没挂断的手机丢到床底下,闭着眼等待。

    陈游草草擦干身子,浴袍里头赤裸着,带子也没绑,就这么不疾不徐在吧台倒了一杯水,往水里滴了一滴透明液体,再回身扶起喻星。

    “还难受?喝口水。”

    喻星耳边嗡嗡响,干涸的唇触到冰凉的液体,不自觉地就张嘴喝了几口。陈游满意地放下杯子,扶着她靠在床头,帮她把头发梳理整齐。这个时候的喻星眼神没有焦点,脑袋因晕眩时不时地晃荡,嘴唇上还沾着水渍,身体也无力,他伸手把她的双腿打开,摆弄成羞耻的姿势,喻星依然倔强地不依,双手放在双腿间遮挡,腿也合了起来。

    陈游不恼,好整以暇拿出手机拍照,拍地满意了,才单腿跪在她前面,缓缓把她的体恤过头脱了下来。

    喻星眼眶红了,但她无力反抗。除了手脚发软以外,她的心跳也开始加快,喉咙开始拔干,床上透着凉气的被套能缓解她突如其来的燥热,她不可抑制地去蹭,内衣肩带被蹭掉了,双乳因侧躺,挤压出了深沟。

    陈游看得眼都直了,裸露的下身瞬间硬了,挺在中间,他色情地挺胯蹭她的大腿。过了一会,他又利用角度拍了好几张更加不堪入目的照片,给自己的下身打了码,发到了猪朋狗友的微信群里。没一会,群里炸了锅,不少猥琐的人怂恿他开视频直播。

    陈游没理会,他现在只想狠狠玷污床上的女人。

    他粗糙的手掌隔着内衣掂了掂她的双乳,感受到酥软的乳肉,一阵感叹。“好软啊。”

    又用手指刮弄顶端,看着它们渐渐凸起,陈游满意地笑了,短裤被他脱下,内裤是跟内衣成套的黑色蕾丝,他迫不及待要去触碰被她努力夹紧的那处。

    “你住手……”

    邪恶的手指穿过白嫩的大腿,轻而易举探了进去,沿着幽壑滑动。喻星被迫产生快感,呻吟吐口而出,讨好了陈游。他有凑过头去,深深嗅着她散发出来的淫靡气味。

    腿根突如其来的湿热感让她狠狠一颤。

    陈游在嘬她的腿根,一点一点,快要碰到那里了。她急得哭了出声。“不要!呜……”

    乌黑的长发,成套的黑色蕾丝内衣,和雪白中泛红的皮肤,湿漉漉的双眼我见犹怜,把陈游诱惑得口干舌燥,想马上提枪上阵,但他转念一想,现在还不是时候,他想看清冷的女人在催情药下渐渐变成放荡欲女。

    于是他按耐住了,放开了她的腿,他坐到一边的沙发上,张开双腿对着喻星,握住自己的肿胀,开始上下撸动,喻星细碎难耐的喘息成了他的催情剂。

    “操,就这么看着你我都想射。”

    喻星不愿看眼前这个让人恶心的禽兽,只能难受地闭着眼,忍耐住身体里一阵阵的异样。

    梁屿会不会来,能不能来,她不知道。她刚才就应该直接找韩徵白或者添哥的,不应该浪费时间给一个不确定会不会出现的人。后知后觉已经没有用了,接下来的事不可预知,喻星身上越来越燥热,她压在身下的被子已经被体温捂热,手脚无意识地往边上挪,企图用短暂的清凉降温。

    沙发上自慰的男人喘息越来越重,他盯着喻星裸露的皮肤,双眼发红,手臂上的青筋凸现,酥麻感窜上脑,他突然站起身往喻星走去,单腿跪在床沿,对着她的脸,手里加速。

    “呃,啊……要射了……啊……”他仰起头一脸舒爽,抖着腰,准备痛快地迎接高潮射在她脸上。

    “操,好爽……射了!喝——”

    砰——

    陈游沉浸在欲望的快感中,甚至没有听到房间门口开锁的声音,他的知觉暂时短路,意识回笼时哪里还有快感,尖锐的疼痛在头顶炸开。

    喻星睁开眼,陈游被高大的身影往后拖,没让他倒在她身上,她眨了眨眼,梁屿的身影逐渐清晰。

    梁屿寒着脸踩着他的子孙根,镜片后的双眼都像冒着寒光,手里攥着的是刚刚进门时在玄关处顺手拿的铁制雨伞架,他举起到半空,跟在他身后进来的酒店经理michelle一把拦住了盛怒的男人,“小梁总,先看看你朋友,这个人我来处理。”

    啜泣声拉回了梁屿的理智,挣开michelle,把雨伞架丢在陈游身上,边角的尖锐处刮蹭到了皮肉,陈游哀叫。

    喻星被梁屿抱了起来,michelle从衣柜里拿了另一件浴袍盖在她身上。

    “绑起来带到上面。”他沉声交代。

    “好的小梁总。”

    梁屿把喻星抱到了另外的房间,一碰到床,她的眼泪掉得更凶了。他按耐住怒气,动作温柔地安抚,把她身上的浴袍裹得严严实实。

    “没事了,我来了,不怕。”

    作者说:

    这章写的时候很怕你们接收不了。

    而且星妹的自救方式是错误的,无论如何一定要先报警。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