稚子无知 - “跟我在一起是乱搞?”H 动情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全能影院免费观看


御宅屋排行榜

    夏季赛开赛在即,英雄联盟官方发布了各大战队的定妆照,开始为比赛预热。fog官博随即发出团建vlog,赚足了营销号和粉丝路人的转发互动,柏岭集团的官博也在其中。

    @fog电子竞技俱乐部:

    在风和日丽的日子里,我们出发去了@柏岭集团安排的团建地点进行了为期四天叁夜的团(wan)建(shua)啦!!!感谢@柏岭集团!

    @柏岭集团:

    客气。小梁总说那天玩得很尽兴。

    网友:这叁十分钟的vlog从头到尾充斥着金钱的味道……

    网友:这是什么排场……lpl前无古人的待遇啊……

    网游:那位在wargame一打五的,建议直接退役,英雄联盟给不了你饭吃。

    @fog电子竞技俱乐部回复网友:那个一是小梁总!五是我们上单打野辅助老板和ceo(小声

    网友:hhhhhhhhhhhhhhhhhhhhhhh?

    网友:找专业的来虐菜,也不怕你们家孩子心态爆炸

    网友:小梁总哪位???

    网友:卧槽不会是柏岭的老总去陪玩吧?

    网友:谁陪谁玩啊,明显是五个菜鸡陪小梁总玩(

    网友:[图片][图片]柏岭老总的两个儿子,左边大儿子是副总裁,右边小儿子今年刚进集团,在投资部。按道理说应该是小儿子在虐菜,因为脸跟那天官博发定妆照花絮时在边角位入镜的那位对上了。夸我。

    网友:卧槽现在的老板都长这么帅?

    陈绶也划着手机,嘴里啧啧啧:“你咋那么闲呢?人家团建你跟着去干嘛?”

    梁屿叼着烟,嘴角挑起:“关你屁事。”

    陈绶也轻嗤:“也就图喻星妹妹吧,正常人谁没事白天在市区上班晚上回郊区睡觉。”

    “你说得对。”

    “真这么喜欢?那以后你俩散了,我是不是不好再上?”陈绶也话音刚落,几块冰噼里啪啦地就掉到他身上。

    梁屿一手往冰桶里掏,一只腿往他身上踹。“做你妈的梦,滚。”

    陈绶也没觉得自己说错了什么,本来嘛喻星也没正儿八经跟他谈恋爱,就算是谈恋爱,分了还不让他去追嘛。

    见他一脸不忿,梁屿拿下嘴里的烟,凑近沉声说道:“我没开玩笑,你别打她主意。”

    陈绶也原本还想说点什么,见他一脸阴沉,终究还是闭上了嘴。

    从夜场出来,梁屿没回住处,心思一起,让司机开车去了基地。凌晨十二点多,选手们的直播时间才刚刚开始。韩徵白正要回家,迎面碰上了梁屿。

    “小梁总?这么晚过来有什么事吗?”

    梁屿跟他点了点头,“没事,来找喻星的。”

    他这样不遮不掩,韩徵白反而有点不知道怎么接话。“呃,喻星刚在跟阿添在分外卖呢。”

    梁屿进去时就看见喻星捧着一块披萨,在sala边上边吃边说话。添哥还在分,没注意到梁屿,他默不作声走到背后,喻星感到热源贴近,还未见到人,就闻到了熟悉的木香。

    她回身,皱着眉,满脸嫌弃:“你喝很多酒?”

    弟弟们都在吃着披萨,梁屿出现得猝不及防,他们纷纷打过招呼后,直播间的弹幕开始不受控制了起来。

    弹幕:帅哥你谁

    弹幕:sala你是不是没钱买摄像头,你这座机画质的能不能换一个???

    弹幕:高糊我都能看你的出你后面那个男的跟星星老婆靠太近了

    弹幕:哪来的第叁者???

    弹幕:帅哥挺面熟啊

    sala吞下一口披萨,拧了一下摄像头,镜头对准了喻星的背面,梁屿高大的身形溢出了镜头。他不紧不慢解释:“这位是咱爸,小梁总。”

    梁屿侧过身:?

    弹幕:???????????

    弹幕:小梁总本人??

    弹幕:小梁总好敬业,深夜还来基地视察

    弹幕:小梁总跟星星老婆很熟的样子(

    梁屿眼神略过直播间弹幕,表情有些一言难尽。

    “怎么是个人都叫老婆?”

    sala暼了他一眼:“谁还不能做做梦呢?”

    喻星吃完手里的披萨,凑过去看弹幕。在直播现场的粉丝就这么看着她白皙的脸忽然放大在右下角的小框里,表情狡黠又有点可爱。

    如果弹幕有声音,那此刻全是鸡叫。

    gdp:“以前我们补时长,去吃个饭洗个澡啥的,都是星星姐帮忙代播,往摄像头前一坐,内流量跟弹幕蹭蹭地涨,简直竞圈顶流。”

    小超:“更离谱的是,星星姐代播平台不会警告,但我找基地的狗代播,平台就来警告我了。双标的标杆。”

    弹幕: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

    弹幕:谁不想看美女呢

    弹幕:你竟然还奴役过基地的狗

    弹幕:找狗代播就你妈离谱

    梁屿再次走近喻星,手臂撑在桌子和椅背上,把喻星整个围在了中间,姿势暧昧。

    弹幕:卧槽

    弹幕:帅哥的黑色衬衫有点涩

    弹幕:wdnmd这画面是我不花钱能看到???

    弹幕:我房子塌了??????

    弹幕:老——婆——(咆哮)

    喻星昂着下巴看向梁屿,“露个脸自我介绍?”他要是露了脸,fog这季度的kpi就不用愁了。

    梁屿迷惑:“嗯?”

    弹幕:wdnmd这声嗯直接给我送走

    弹幕:我耳朵高潮了

    弹幕:老公会说话吗?多说几句可以吗?

    弹幕:我老公和我老婆在一起的画面,我竟然看得很心动

    梁屿眼看弹幕越来越离谱,酒劲也慢慢上头,他掐住喻星的下巴轻轻晃了几下才站直身,“什么时候回?”

    弟弟们纷纷侧目,手里的披萨此时不是披萨,是个瓜。喻星放弃解释,握着拳头捶了一下梁屿的胸口,头也不回地离开。

    深夜的这一幕被营销号和现场粉丝疯狂剪辑转发,一夜之间,梁屿和喻星有了cp粉,镜头前短短两分钟到互动被粉丝脑补出来无数个爱情故事。不消多时,两人的背景也被深扒,各种博人眼球的标题出现在微博上。

    “落魄千金攀上名门公子”

    “财团公子为博红颜笑,砸千金投资电竞战队”

    ……

    这些言论发酵了几天后,变成了各种“有个朋友说”:梁屿喻星是在夜场搞上的,两人的私生活都混乱。

    小故事编得跟真的一样。

    这天,被网上的乌烟瘴气气到脸黑的韩徵白,看着喻星毫无波浪的脸,略显担忧。“要不要我们发个声明?”

    喻星愣了愣:“抱歉啊,因为我的关系,战队有了负面形象。”

    “瞎说什么呢,这是你自己的个人名誉。”

    喻星摇摇头,“说多错多。你放心吧,这事柏岭会做得很漂亮。”

    叁天后,夏季赛已经开赛,在周末的一场比赛开始前,柏岭的官博po了一张律师声明,直指那几个带节奏造谣的营销号。

    喻星看到这条微博的时候气都还没顺过来。

    上次在度假会所后,梁屿斋了很久,喻星一直很忙,他出了一趟国,下了飞机被老爷子召回去吃了晚饭,饭后在沙发上坐不住,连他妈亲手做的红豆汤都没喝就跑了。到了喻星住处抓住她按在地毯上做了一次,第二次又把人抱上沙发上折腾了很久。结束后他去洗澡,喻青的电话这时打了过来,喻星听了丝毫不觉得惊讶。

    梁屿出来的时候她刚好挂断电话。

    “网上那事你没打算找我说?”

    “用我说?你可是柏岭的二少爷呐。”柏岭当然不允许被抹黑,这事根本轮不到她这种小人物开口。

    “这么聪明。”他轻笑一声,“一般遇到不好的舆论发酵,你们俱乐部怎么应对?”

    “这个圈子无论是选手还是粉丝,年龄层都很低,本来就很容易空穴来风,旁人再拱火,天天都能有大新闻。只要不是涉及到大是大非的原则性问题,一般都不会下场,顶多就是当事人自己说一下。”

    “那你自己的声誉也不是大问题?”

    喻星:?

    “他们说你私生活混乱,跟我乱搞,你看了不气?”

    喻星摇摇头:“我私生活混乱与否跟他们都没关系。”她顿了顿,“我倒确实是跟你在乱搞啊,小梁总。”

    “跟我一起是乱搞?”

    喻星一怔,侧过脸,嘴角勾起。“我们没在一起。”

    梁屿被她一噎,定定看了喻星几秒,她一脸坦然,梁屿没了说话的欲望。

    *  *  *

    夏季赛开赛以来,俱乐部没放过假,来到中段赛程,上位圈的排名除了前二,几乎是大场同分或者相差一两分,fog被挤在上位圈的车尾,战队上下的压力比春季赛大很多,喻星今晚是打算过来喝两杯稍微放松一下就回去休息的,刚到就见着了快一个月没见到人。

    这天是张则组的局,庆祝自己进了董事会。

    夜场不比酒吧,人的欲望在强劲的音乐和五色的灯光下迅速发酵膨胀,情绪被释放。梁屿坐在张则旁边,两人身边还有四五个男男女女,此时正在摇骰子,挨着梁屿坐的女人有一头大波浪,修身的露脐小吊带把她的胸型完美展现,露出的细腰没有一丝赘肉,长腿没有光裸着,而是穿着一条直筒的西装阔脚裤,看上去又纯又欲。

    女人似乎赢了一把,娇笑着有意无意往梁屿身上靠,梁屿也嘴角带笑,手肘撑着膝盖,手腕上戴着一只她没见过的机械表。

    喻星肩膀被拍了一下,陈绶也就站在她身后。

    “站这干嘛?过去啊。”他搂着喻星肩膀走了过去,喻星没挨着梁屿坐,坐到了环形沙发的边边。

    张则见到她,眼睛一亮:“嚯,喻星妹妹赏脸啊。”

    喻星开了一瓶啤酒跟他碰了碰。

    被打断的游戏继续,喻星没加入,她给喻青发微信,问他为什么还没过来,上一条他说在路上的微信已经过去快两个小时了。旁边又一阵起哄,梁屿仰着头喝着旁边女人给他喂的酒,不知是女人倒的急还是他喝的慢,酒从他嘴角漏了几滴,顺着下巴流入衣领。女人按住他想要拭擦的手,主动凑上去,诱惑般地伸出舌头在他的下巴处舔吮。

    “芜湖!!!”

    “林颖你大胆!”

    突然被露骨地调情,梁屿倏地撇开脸,僵直着背看向喻星。她正侧着头看着舞池,脸上毫无波澜。

    他抿了抿嘴,微微往后仰,扫了一眼林颖,抽了张纸巾擦干净下巴的湿濡。脸上维持着无所谓的笑,“继续。”

    喻青这时候才风风火火带着女伴过来,粘粘糊糊腻腻歪歪,喻星这下连跟他叙旧的心思都没了,直接给他开了瓶啤酒让他吹了,自己也把剩下的半瓶喝完,给张则和陈绶也打了声招呼就去了厕所。

    穿过鼎沸的人群,都市里的男男女女在震耳欲聋的节奏中跳跃扭动,一路上拒绝了两个男人的搭讪,在洗手间解决完之后,看着镜中的自己,也看见了身后挺拔的身影。

    喻星用面纸印干脸上的水渍,回身,对他笑了笑。

    梁屿拖着她往二楼的休息室带。二楼隔音,除了脚底下又隐隐的低音震感外,环境安静。

    门一关上,连隐隐的震感都消失了,梁屿把她压在门板上深吻,带着急切和些许怒气。他掐住她小巧的下巴含着她的下唇吮吸,触碰到她的舌尖时又被她勾得追过去,一个吻亲得大汗淋漓。

    他离开半存,贴着湿润的唇瓣质问:“装不认识我?”

    “哪敢。”

    “那刚刚怎么不坐过来。”

    “你不是美人在怀?”

    “现在才是。”

    喻星的包臀短裙被撸了上去,他第一次见她穿这种裙子。内裤被拉到一边,滚烫的硕大马上贴了上去,在穴口处蠢蠢欲动。

    喻星反手推开他的下腹,皱着眉头问:“这会不会有针孔摄像机?”

    “那你快别过脸去。”下一秒就准备挤进去。

    “嗯……你不戴套!”

    “我不弄在里面。”

    “不行,我包里有,你拿。”

    梁屿动作一顿,两叁秒后从她的小挎包里翻出来一个套套,他冷着脸撕开戴上,从后面长驱直入。

    环境陌生,喻星原本就紧张,没有前戏就被他撑开,现在涨得生疼。她咬着唇,额头贴着门板,大口呼吸。内衣也被他撸了上去,两个乳尖被他双手捏住拉扯,尖锐的快感传开,下身渐渐放松和湿润,他进出也越来越快。肉体的拍打声充斥着密闭的房间,夹杂着女人难耐的呻吟声。

    “轻点……啊……”喻星咬着唇哼哼,他似乎特别喜欢用力弄她。

    梁屿上回在她家时就气她,之后带着气就没找过她,这女人也一样没找过他。他才惊觉,好像一直以来都是自己主动找她的。

    少爷脾气上来了,他默不作声握着她的胸乳用力揉捏,下身抽插得更用力。

    喻星的下身开始泛滥,液体被他带出,顺着大腿流下,她收不住,双腿一直打颤,梁屿喘着气抽了出来,把她抱进里头,放在沙发上让她跪着,喻星双手还没扶稳,他就又从后面入了进来,比之前还深。

    “啊啊……轻点啊,你八百年没做过吗!”

    梁屿失笑,“我们上一次做是几天前?你数数?数一下我操一下,在正确答案的次数之内让你高潮,但是你数错了我就罚你,”他恶劣地拉扯卡在阴蒂上的蕾丝内裤,惹得她难耐扭动。“罚你不能高潮。”

    话音一落,他便快速抽插,抵着那一小块敏感的软肉厮磨,喻星吟叫,下腹很快就绷紧了,他却忽然停下。

    “啊!啊……呜你别停……”

    “快数。”

    喻星真想口吐芬芳,这时候她哪里还记得起来,下身的空虚感放大,她只好断续开始数数。

    “一、啊……二……快点呀……”

    屁股被他打了一下,随后又抓住臀肉捏了又放。“数你的,你数得快我就动得快。”他另一只手伸到两人连接的地方,按着她凸起的豆豆撩拨。

    喻星咬了咬牙不再数数了,她一手撑在沙发上,一手伸到两人身下,从他大腿粗往上抚摸,在腿根处停下。

    梁屿一抖,粗喘一声狠狠撞了几下。“在想什么招,嗯?”一口咬住她的蝴蝶骨,听见她细细喘息后,正要给她一点甜头,还没开始动,她柔软的手指已经摸到了鼓胀的精囊,一收一缩,梁屿轻喘出声,不自觉抖着腰挺胯,握住她的细腰狠狠进出。

    “哪学的?嘶……还不松手。”

    喻星摇摇头,手指依然在作乱,但快感上脑,梁屿不舍得阻止。她的臀肉被撞得晃动,腰窝隐隐若现,看得他眼热。抽插十几下之后,梁屿开口。

    “十九,二十,二一,二二,二叁……”

    下身再次开始酥麻,她压着腰向后,任由巨大的快感把她淹没,白光在眼前,她的尖叫声压抑不住,喻星身子就像绷紧的橡皮筋,拉紧后断掉,倒在椅背上痉挛,甬道死死地把他咬住,梁屿托着她的小腹,用力抽送射了进去。

    简单清理之后两人没有回到楼下,梁屿带着她直接离开了。

    路上喻星有气,上了车撇过头就闭上眼睛假寐,梁屿识趣,没逗她说话,车子停在了梁屿家楼下,喻星睁眼看了看,不下车,对司机说送她回6栋。司机为难地看着自己老板,梁屿笑了笑,摆了摆手,司机又调了头。

    车子再次停下后,喻星头也不回下了车,梁屿紧跟在她身后,在电梯里牵住她的手,低声哄道:“我错了,我就是太想你了。”

    喻星不领情,“那不是有现成的女人?人都主动成那样了,你何必来折腾我。”

    这副模样的喻星他似乎是第一次见。眉头轻蹙,声调因怒气拔高了一点点,呼吸有些急促,嘴唇还有点肿,被他握住的手正使力要挣脱。

    梁屿低低地笑了,“怎么了,跟吃醋似的。”要不是记得她上次说的话,他差点就信了。

    喻星从电梯的反光板上瞪过去,“怎么会,就是以后劳烦小梁总不要带着一身浓烈的香水味就在外头脱我裤子,我心里膈应。”

    身后的男人抬起手嗅了嗅,残留在衣服上的香水味已经不多,但他还是低头顺目地说了句抱歉。“没下次。”

    梁屿没进她的门,在门口捧着她的脸亲了一顿后就走了。

    “我明天早机飞英国,回来再找你。”

    作者说:首-发:haitangshuwu.cc (woo16.com)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