稚子无知 - 白天上班晚上......微H 动情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全能影院免费观看


御宅屋排行榜

    第二日,官博官宣柏岭集团成为fog赞助商,并且会在两年内在海城建成主场馆。消息一出,各大营销号纷纷转发,网友粉丝集体吃柠檬,粉丝泪目。

    网友:是那个海城龙头柏岭吗???

    网友:龟龟。fog一夜暴富。

    网友:据说梁家人从清朝富到现在[柠檬.jpg]

    网友:[图片]扒到一张全家福,这家人唯一还行的是我,我公婆和我两个老公都很好看。

    网友:几个菜啊?

    网友:背后是财团的也不止fog一家,还不是要成绩没成绩。

    网友:下赛季的阵容早定了啊,fog这也没花钱啊。

    喻星在工位上刷评论刷得不亦乐乎,听见楼下一阵吵闹,下楼一看,身穿着统一服装的工作人员把一箱箱设备从小货车搬进来,开始拆装队员的电脑主机,换上新的显卡和cpu。

    上单小超:“我知道柏岭有钱,也知道现在的显卡贵到什么程度,也懂他们并不在乎这点钱,但是,看见3090被装进自己的主机里,我就想喊一声,父亲!”

    喻星:“......”

    工作人员花了两叁小时组装调试,等到机子全都组装完后,弟弟们一个个边打排位边啧啧感叹。

    梁屿的动作不止这些,用了两个月把市区内一块四通八达的地从政府手里谈了下来,敲定主场馆选址。连带给了fog一个知名科技品牌的赞助。他不参与俱乐部管理,选手和教练组阵容的选择他不插手,只负责钱给到位。

    李复森和他说到,fog的现阵容从上赛季看下来,虽然稚嫩,但是未来可期,教练组也跟队员磨合得不错,战术制定没有太大毛病,他想再冲一个赛季,看看上限。梁屿不予置否,他是圈外人,只负责花钱,至于如何把战队运营好,打出成绩,这是李复森的责任了。

    距离夏季赛开赛还有两周,梁屿安排了团建。

    出发前的晚上,偌大的客厅昏暗,巨大落地窗外是一片墨色的夜空,今夜的云层把月光遮住,室内只有玄关口来着小灯,喻星被压在客厅的地毯上,长发披散,脸色潮红,下颚被梁屿掐开,呻吟不可抑制地从红唇里泄出。

    “轻点......啊嗯......”她伸手抚摸上方的脸,摸到了一手潮湿,他的汗从头上流下,滑过眉眼,眼睛一瞬不瞬盯着她,危险而诱人。

    梁屿微微侧脸亲吻她的掌心,放开掐住她下颚的手,握住她的臀,更深的进出。

    第二次的时候喻星体力不支,浑身软绵绵,侧着身搂住他的脖子,双唇微张向他讨吻,哼哼唧唧求他停下。

    梁屿在身后用力揉捏她的胸乳,含住她的唇,把她的舌头拖住吮吸,逼得她呼吸不畅了,不由自主地夹紧了小腹。

    梁屿闷哼着轻咬她的舌尖威胁:“再夹,我把你做哭。”

    喻星现在就想哭。但她说不出话来,甬道一阵酥麻,又要到了。

    阵阵紧缩咬得梁屿舒爽,他随心所欲地进出,大开大合,听着失神的女人已经带了哭腔,双腿难耐地夹紧,手也无力勾住他脖子了,垂在地毯上虚虚地抓住绒毛。见她鼻头都泛红了,梁屿还是没舍得往狠了折腾她。从她身体里退了出来,把人翻了身,用最传统也是最亲密的体位重新进入,她呜咽着接纳。

    “再一会。”

    梁屿俯下身抱住她,感受她晃动的双乳,凸起的乳尖划过他胸口,她的长发铺开在灰色的地毯上,全身泛红,双腿想努力地圈紧他的腰,他亲了亲她微湿的眼,抬起身握住她的大腿往下压,穴口向他张开,  他垂眼就能看清自己是如何进出她的,潺潺的水被他带出,狰狞的欲望抽出时,箍紧着他的嫩肉隐隐若现,看得他眼热。

    最后几下把她入得失了声,她痉挛着仰着脖子,下身的水争先恐后涌出,想把他还肿胀着的下体挤出来。梁屿粗喘着堵在里头,等到她的紧缩停下,这才捏着套子的圈圈退了出来。

    喻星的无力地瘫软在地,双腿还在抖。梁屿草草清理完自己,便把她抱进浴室,她撑着墙,由着他冲洗。过后他又把人抱回卧室,用被子裹了起来。

    喻星本就是作了留宿的打算,训练赛打完回家拿了行李才过来的,这会早就昏昏欲睡了。梁屿在边上半坐着打电话,听助理交代确认明天的事宜,偶尔应声,手在她光裸的背上轻抚。喻星窝在松软的枕头里,在他低沉的嗓音下,没一会就迷迷糊糊昏睡过去。

    *  *  *

    喻星第二天才知道他也跟着一起去,但坚持不肯单独坐他的车,太惹眼,也不想费心去跟同事解释。

    梁屿没有勉强,思索之后竟然在众人惊奇的眼光下,上了俱乐部的大巴。路上顾着跟李复森和韩徵白谈论俱乐部运营,倒也没有给后面的弟弟们过多的压力。

    团建前后四天,地点在柏岭的一个中小型度假会所里,户外的wargame场地就是今天他们的主场。

    喻星给小编静君打下手,协助她拍摄了素材,相机里除了弟弟们憨憨的表情外,还有不少是她拍到的梁屿的身影。她今天才知道,梁屿根本不是她想象中的有钱人,他除了有英俊的外表之外,还有智慧和身手。喻星默默把相机带回了房间,把他的照片都导进了笔电里。

    下午把体力消耗得差不多了,晚餐又米其林大厨掌勺,把他们一个个喂得十分满足。晚上8点,训练赛在叁天前改造完的一间临时训练室内进行,梁屿第一次参与其中,他能直接听到教练的战术布置,全程听见选手交流,知道教练组跟数据分析师在赛时是如何制定即使战略。

    梁屿双手抱臂看着坐在角落的喻星,她跟着教练的节奏盯着选手的屏幕,捧着笔电一边盯比赛一边更新数据表。

    又见到了一个他没见过的喻星。他唇角微勾。

    训练赛打了叁把,复盘会开得很快,教练简短地指出了不足之处,更多的需要等喻星把选手的个人录屏再过一遍,拿到更多数据才能详细去说。喻星没有离开训练室,直接在里面开始做数据,梁屿没有打搅。

    到了十二点多,喻星才按着僵硬的肩膀踱步回房。浴室里有香薰精油,喻星毫不犹豫倒进了浴缸里,悠然地泡了个澡。浴室门就在她昏昏欲睡之时打开了,梁屿头发半湿,一身清爽,一脸坦然地走近,半蹲在浴缸边上,伸手撩起她浸在水中的头发。

    “别泡太久,水温有些凉了。”

    喻星懒得问他是怎么进来的了,轻哼了声,指了指架子上的浴巾,梁屿回身给她拿了过来。擦干身体吹干头发,这事儿他做得还挺顺手。

    喻星躺在柔软的床上,撑着头问他:“熟练工噢。”

    他笑而不语,脱了拖鞋也上了床,把她半压着亲。喻星表现得柔顺,卷着舌尖回应他,肩上的吊带不多时也被他挑下,湿吻从嘴角一路向下,在饱满的胸前布满水渍。

    酥麻感在乳尖扩散,喻星的脑袋开始混沌,梁屿的鼻息渐渐加重,含着她乳尖的动作也渐渐变得粗暴,略微尖锐的疼痛激得她叫了出声。

    “啊!”

    胸脯不自觉地向他挺起,身下也变得湿濡。喻星眯着眼抚上他的腰侧,吐气如兰。“可以了……”

    睡裤被扒下,他打开她的双腿,手指在阴蒂上快速拨弄,晶莹的液体肉眼可见越来越多,把他的手掌都沾湿了。两根手指在她里面一下一下地扣弄,喻星咬着唇弓起了腰,小腹绷紧。

    她要高潮了。

    梁屿手指不停,另一只手扒下自己的裤头,肿胀的欲望竖立在腿间,还未等他开口调侃她今晚怎么这么快,手指就被她的软肉猛地吸住,他想拔出手指让自己进去,甬道里蠕动收缩反而将他的手指越咬越紧。

    他知道如果是他的性器在里面,这个时候会有多爽。他吸了一口气,一下把手指抽出。挺着胯把肿胀的顶端推了进去。

    太他妈紧了。

    紧到他想不管不顾地全部入进去,打开她的腿就开始抽插。

    喻星缩着身子,穴口进了一个头,已经很涨了,但她的身体还想要更多,腰身不住地向前挺,又还记着他还没戴套,只能咬着他的肩膀催促:“套呢?”

    梁屿在床头摸了一会终于翻出了套子,粗鲁拆开戴上,下一秒就长驱直入。

    “啊嗯……太深了……”

    “不舒服?”

    喻星红着脸不答,梁屿轻笑,入得又深又重。

    原本梁屿没想做,这一天无论是费体力还是费脑力,喻星都挺累的了,他想着亲亲她逗逗她尝个甜头,但见了她眯着眼对他说“可以了”的时候,还是没忍住。

    喻星刚泡完澡又高潮,身体还有些发软,被他掐着腰在床上浮沉,舒服得闭着眼娇喘。梁屿也没折腾她太久,听她嗓子有些困倦的嘶哑,就搂着她狠狠冲撞了十来下,抵在深处射了出来。

    第二天,梁屿白天在忙自己的事,晚上回到度假会所看选手训练情况,训练塞结束后便先行离开了,等喻星做完数据回到房间,看见那位本应在自己房里的人现在却只穿着浴袍坐在她房间的书桌钱拿着笔电开视频会议时,她知道是自己天真了。

    深夜压着她做,清早再堂而皇之在她房间里人模人样地出门上班,喻星在半睡半醒间看着他出门的背影突然悟了,这大概就是梁屿给他们每个人都安排了独立房间的目的。

    前一晚,梁屿做完给她冲澡的时候,喻星腿间红了,血顺着水流下来,他蹙眉,关了水把她擦干抱了回去,喻星迷迷糊糊又上了床,腿间的粘腻好像都没洗干净。坐起身就看见梁屿凑在她那里盯着看,她脸爆红,双腿一夹,怒嗔:“你干嘛啊!!!”

    梁屿表情有些心虚,“你流血了,我看看严不严重。”他现在就是非常后悔,他今晚应酬喝了点酒,回来房间没见着人,进了浴室就看见雪白的胴体,抵着她就在里头做,可能太激动没控制好力度,

    喻星一头雾水,她推开梁屿跑进浴室,一分钟后她在里头喊梁屿。

    “这里便利店有卫生巾的吧?”

    他一顿,后知后觉舒了口气。“有,要什么牌子,我让人送上来。”而后又觉得脸皮烧得慌,干脆直接拿上房卡出了门,“我给你去买吧,你牌子发我微信。”

    乌龙过后,酒也醒了,把月经当成是受伤这事儿还挺丢人。

    喻星:“……”

    作者说:

    小梁总:我白天上班,晚上上床。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