稚子无知 - “我猜你妈。” 动情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全能影院免费观看


御宅屋排行榜

    梁屿逗她:“对,我哥跟我把车要回去的时候我还说,这车发生过香艳事件,我不好意思还回去。”

    为避免危害公共安全,喻星忍住了暴打他的冲动,用眼神杀人。在路口等红绿灯时,他才伸手揉乱她的刘海,和她说骗她的。

    樟宁市是海城的邻市,从市区过去要两个小时,喻星玩了一会手游又歪头睡了过去,到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了。

    车子停在了一栋老式红砖建筑前,是一家没有招牌的餐馆,附近已经停了好几辆看上去就很贵的车。

    梁屿从后座拿了外套披在她身上,手掌伸到她面前,问道:“牵不牵?”

    喻星好像还没醒,愣了一下才说:“不了吧。”

    梁屿努了努嘴,转而把手搭在她后腰上,推门进去后就放开了。

    组局的是王端,年长梁屿两岁,在英国干了四年律师,回国开了事务所,最近刚上轨道,就想着约几个发小吃饭。

    喊来的人都相互认识。王端见他带了人,拿起两个酒杯就招他们过来。

    喻星跟在梁屿身边,落座后接过酒杯,刚要喝,梁屿就按住她的手。

    “这么实诚呢?咱又没迟到,凭什么喝啊?”

    王端不乐意了,“阿屿,整桌就你俩最晚到,你说该不该喝吧!”

    梁屿放下她的酒杯,笑道:“你也没说要几点到啊。”

    “操,这么会杠你咋不去当律师呢?”

    “滚啊。”

    梁屿还是和王端碰了杯,完了又给她介绍了一圈桌上的人。

    梁屿只说了她叫喻星,桌上的人也没问。喻星倒是不怎么尴尬,她该吃吃,不管桌上的人高谈阔论,半小时下来已经吃得八分饱了。梁屿左手搭上她的椅背,挨近她,低声说:“你这吃法,别人要以为我没给你饱饭吃。”

    喻星翻了个白眼:“你又不是我男朋友,还管喂饱我?”

    确实。但梁屿听了这话又有情绪了。

    他低头嗤了一声。

    一群人吃吃喝喝,喻星没怎么搭嘴,早就吃饱了,捧着酒杯小口小口的嘬,倒的是起泡酒,刚好是她喜欢的口感。

    桌上气氛热闹,坐在对面的林东梓见她整晚都不说话,主动起了个头。“喻小姐,初次见面。”

    林东梓长了张娃娃脸,面相和善,喻星也不矫情,和他碰杯。

    “喻小姐是做什么的?”

    “叫我喻星就行了,我做数据分析的。”

    林东梓倒是没想到,喻星的姿色让他以为她只是个小模特或者小网红之类的,毕竟一开始梁屿没说太多。一旁的朋友见她话匣子打开,也开口问了几句。喻星回答的不卑不亢,梁屿在旁边默默听着,拿了一颗硕大的黑加仑,递到她嘴边。喻星不客气地就着他手把葡萄咬了进嘴。

    “啧啧啧,梁二,难得见你亲手喂人呐。”

    “吃你的吧。”

    饭饱酒足后,王端作为主人家,招呼他们上了楼上的客栈。

    楼梯是镂空的旋转扶梯,梁屿走在喻星身后,问王端:“还挺周到,你的副业?”

    王端笑开:“对,以免老本行扑街了还有个落脚地。”

    梁屿笑着捶了一拳王端肩膀,王端给两人开了门,房卡交到梁屿手里就离开了,走之前说晚点还有一趴朋友要来,饿了可以下去吃烧烤。

    梁屿应了声,喻星进房放下包包,拿了衣服就要进浴室,梁屿揽住她,低头亲了一口她的鼻子。

    “这么早洗澡,等会不下去了?”

    喻星摇摇头,她饱得快吐了都。梁屿放开她,拍了拍她的屁股,“去吧。”

    陈绶也和张则是后到的,张则还从家里的酒窖拿了几支红酒过来。

    喻星洗完澡就在房间阳台的躺椅上玩手机,梁屿在里面看nba录播,整个客栈房间都是用实木搭建,追求设计美感也没去贴密封条,所以隔音效果强差人意。这会楼下吵闹起来了,梁屿刚想出去,手机就响了。

    陈绶也的大嗓门通过免提在房间里炸开,“梁二,在楼上呢?”

    “嗯。”

    “下来玩儿啊,有妞。”

    “等着。”

    梁屿丢开手机,去阳台喊喻星。

    “这天儿你坐这没蚊子咬?”他蹲在喻星边上,大手摸上她的小腿,顺着光洁的皮肤上一路往上,在大腿处停下。“下去再玩儿会?”

    喻星玩着小游戏,被他骚扰了一下game  over了,瞪了他一眼。

    “不去,你自己去。”

    “啧,我帮你打回来,你陪我下去,不然等会我被吃了咋整?”

    喻星嗤笑,“那感情好啊,我今晚就独占一张床,你去你的温柔乡好好享受。”

    梁屿看她这样,恨得牙痒痒。他抿着嘴把她手机扔一边,在她大腿处的手悄然向上,手指从宽松的短裤裤脚边钻进去,隔着内裤按住那块温热的软肉。

    “这儿才是我的温柔乡。”手指屈起不重不轻的刮,喻星想夹住腿,他就用另一只手把她的膝盖掰开,手指动作不停,她很快就颤着腿哼哼,液体沾湿了那层薄薄的布料,让他的指尖也有了湿润感。

    梁屿凑近,嗅到了她动情的气味。鼻梁擦过大腿,在接近腿根处停下,舔了两下吮出了一个红印。

    “不下去我就在这儿操你了。”

    感觉到他的舌头不怀好意地往那里钻,她腿又合不上,急得连忙伸手抓他的头发。“......啊!你别......”

    他得逞地抬头笑了笑,把卷了上去的衣摆拉下。“不想被人看见就去换一条长点的裤子。”

    刚才喻星穿的也是差不多的牛仔短裤,虽然不是那种把屁股蛋都露一半的,但她人瘦,腿上没几两肉,裤腿又大,动一动就几乎要走光。他没忽略刚才带她进门时,那几个男人赤裸裸的目光。

    “我没带别的裤子!”

    梁屿抿嘴,回身翻出包里一件自己的磨毛衬衫丢给她。“穿我的下去。”

    楼下已经坐了两桌人,陈绶也见梁屿姗姗来迟,起身过去把他从楼梯上拽下来。

    “你咋那么慢呢上面有宝贝啊?”

    可不是有宝贝嘛。

    梁屿歪嘴笑了笑。看过去多了好些他不认识的人,有男有女,在玩迭迭高。

    他刚走过去,积木就倒了。手拿着一根积木的女孩儿沮丧地叫了一声,抬头看见梁屿又立马换了张脸,她狡黠地凑过去他身边,手勾着他的,嗲声嗲气地说:“屿哥,你害我输,帮我把积木迭起来呗?”

    桌上的人自然要起哄,梁屿撑着桌边,痞痞地笑,“行啊。”

    “你以为这么简单?你从后面抱着她,抓着她手来迭啊哈哈哈哈!”王端在对面笑得毫不留情。

    梁屿二话不说,把女孩圈在自己跟桌子中间,手伸出去虚虚抓着女孩的手。

    “我就这么着吧,你拿积木。”

    女孩穿的是大露背的背心,体温透过梁屿身上薄薄的t恤传到她赤裸的皮肤上,她一阵羞涩。梁屿长得好看,身上那股玩世不恭的的痞劲儿也把她迷得七荤八素。她刻意翘起臀,触到身后的人的下身,见他没有拒绝的意思,面不改色慢慢地一点点蹭他。

    两人迭了几分钟才完事儿,最后一块放上去后,梁屿马上退开,不理会女孩暗示的眼神,往隔壁桌的空椅子一坐,点了一根烟。

    喻星面无表情地撑在二楼回廊的栏杆,突然就没了下去的兴致。她回身,没注意到身后有人,一下撞了上去。

    下意识说了一句“抱歉”后再抬头,看清了那人的脸,喻星脸色一变。

    陈游退开一步,但手臂撑在了她旁边的栏杆上,把她整个人圈住了。

    “这么巧啊。”

    喻星撇嘴,连一个敷衍的笑容都没给他。

    陈游不在意,对着楼下努了努下巴:“你俩是各玩各的?”

    眼前的人气质清冷,比上次见到她时更淡漠。肥大的衬衫把她玲珑的曲线遮挡得严实,下身的短裤却把笔直修长的双腿展露得一览无遗,她的皮肤在昏暗的环境下也白得晃眼,晃得他眼睛发热。

    他毫不掩饰的眼神让喻星下意识蹙眉,冷着声音开口:“发情找别人,让开。”

    陈游挑眉,他凑得更近,吐息都在她脸上。“但我就想找你。”

    喻星忍无可忍,屈起膝盖就朝他下身顶,陈游早料到她会如此,伸手一挡,腿顺势往她腿间一伸,膝盖色情地往上贴,顶了一下。

    喻星一僵,双手抵着他正要贴过来的上身,腰已经被他用了力气按住,她下意识侧过头要找梁屿,他背对着她坐那,偶尔偏过脸,叼着抽了一半的烟,刚才和他暧昧相拥的女孩早就离开了游戏桌,跟他在一旁谈笑。

    喻星看了几秒回过头,冷着脸,一手硬推开了陈游的上身,一手用力朝他的脸挥了过去。

    巴掌声响亮得连楼下的玩闹声都止住了。

    梁屿转过身抬头,脸色一沉,带着显而易见的怒气叁步并两步跑上二楼,拉过喻星的手往自己身上扯,另一只手推了一把陈游。

    “你干了什么?”

    陈游用舌尖顶了顶被打了的脸颊,笑得讳莫如深。“你猜?”

    梁屿松开了抓着喻星的手,一张好看得过分的脸此时阴郁,把剩下没多少的烟拿掉丢在地上,烟雾吐在陈游的脸上,忽而双手抓起他的衣领,昏黄的灯光自上而下,把他的五官隐匿,目光阴沉,“我猜你妈。”

    王端和陈绶也上来把两人分开,王端打着圆场:“嗨!误会不是?”

    陈游挨在身旁的栏杆上,拍了拍被弄皱的衣领,一脸无所谓地微笑。看向梁屿身后的喻星,低声说:“下次见。”

    喻星漠然地看着他,梁屿又向前两步,陈绶也把他拦住,回身不耐地问陈游:“你他妈谁啊?”

    王端一个头两个大,好声好气地两头赔笑。“阿屿,今天对不住,是哥招待不周。游哥,你看,这误会大了,这位小姐是屿哥的朋友。怪我,怪我没给介绍,这事儿就过了吧,啊?”

    梁屿一脚踢在脚边立着的半人高的木制装饰品上,装饰品是拼接的设计,哐当倒在地上四分五裂,“老子说这事儿过了?”

    王端苦着脸,没办法只能向陈绶也求助,陈绶也没搭理他。最后是喻星揪住了梁屿的衣服,“算了,回去吧。”

    说完她没理会其他人,自己回身回了房。

    梁屿看着房门又关上,这才挣开陈绶也的手,抬手指着那头的陈游,无声地警告。

    闹剧散场,王端惊出了一身冷汗。

    作者说:

    dbq标题过于粗暴,实在太难取标题了呜呜呜。

    今晚这事儿不怪小梁总,在他这儿,跟女孩儿逢场作兴是常规操作,他现在还没有要为星妹收敛的觉悟。但是对星妹已经上心过头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