稚子无知 - 陈游 动情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全能影院免费观看


御宅屋排行榜

    房间里铃声大作,喻星从被子里伸出手在床头柜摸索,铃声戛然而止。

    挂了电话后,她坐了起来,在床上发懵,身边的男人用被子盖住了头,显然还不想起床。她轻手轻脚地起来洗漱,换上了日常的衣服,又把一地的衣服捡起来塞进包里。收拾好之后,见床上的男人还维持着原来的姿势,喻星还是没有叫他。

    喻星打了车回宿舍,把昨晚的睡衣丢进洗衣机后,又重新检查了一遍自己身上有没有不应该露出来的印痕,才出门前基地。

    之前的电话里,添哥说原本约在五点的训练赛被鸽了,跟另一个战队约到下午叁点,早上又被鸽了,添哥一肚子气,问了一通才又约到一个,但是人家晚点还有训练赛,只能约下午两点的,这才急匆匆地把喻星喊过来。

    休赛期选手起得晚,有些前一天直播和rank到四五点的,中午很难起得来。喻星进了训练室就看见五个神情呆滞的弟弟坐在那,好笑地过去拍了拍他们的脸。

    “都醒醒。能约到pga很不错了,人家中单是赛季最佳新秀。”

    sala歪着头问喻星:“星星姐,我们跟pga的胜率怎么样?”

    “去年是30%,但春季赛我们是2:0了。”

    喻星看了看墙上的钟,13:30了,决定下楼泡一杯咖啡。等热水的时候收到梁屿微信,点开看是他在被窝里光裸的身体,尽管光线昏暗,还是能看清他线条分明的手臂和结实的腹肌。她瞳孔放大暗吸一口凉气,心虚地捂着手机看了一眼四周,确定没人才又拿出来。

    梁屿:【我那么大一宝贝呢?睡着睡着不见了?】

    没等喻星回复,他电话就打过来了。

    “喂?”

    “嗯。”他的声音低沉,带着一点哑。

    “训练赛提早了,所以我要先回基地。”

    “哦。几点结束?接你去吃饭。”

    “有训练赛的。”

    “吃饭一两小时都走不开?”

    你以为我是你啊少爷。喻星偷偷翻了个白眼。“走不开呢少爷。”

    这声少爷叫得梁屿有些想笑,“喊少爷多俗,喊哥哥。”

    “想得美。”

    等一天的训练赛和复盘会结束,已经晚上十一点了。喻星揉着紧绷的肩颈从训练室下楼,迎面碰上了韩徵白。

    “徵白哥。”

    “要回去了?”

    喻星点头,微微探身看了一眼窗外。“好像听到雨声了?”

    “嗯。下得还挺大的,但你不用担心,外面有座驾。”韩徵白扯了扯嘴角。

    喻星:“啊?”

    韩徵白拍了拍她的肩膀跟她擦身而过,“注意安全。”

    她一脸懵逼地踱步下楼,到门口处拿了把伞,走出院子铁门就被两束车灯闪了眼睛。路灯昏暗,车灯又亮,喻星看不清,以为是哪个缺德的司机,径直从车子边上路过。

    刚走过两步就被突兀的喇叭声吓一跳。她皱着眉回身,看清了车牌。车子倒车到她身边,副驾驶的车窗开了一半,露出一张俊朗的脸。

    喻星翻着白眼拉开车门上车,梁屿见她副表情,伸手挠了扰她下巴,跟逗猫似的。“咋的了这是?”

    “啪”一下打开他的手,没好气,“你车灯差点把我闪瞎。”

    得,他的错。梁屿抓起她的手,在手背上偷了个香。

    “刚刚才结束?吃了没?”

    “吃了点儿。训练效果不好,开会开了很久。”

    梁屿发动车,“怎么不好法?选手状态不好?教练组不行?”

    喻星睨他一眼,没接话。

    见她一脸警惕,梁屿失笑。“怎么,这都不能说?”

    “机密。”

    “我要是给你们砸钱呢?”

    喻星眼角一跳,看向他,像是在分辨他是不是在口嗨。

    梁屿打着方向盘,随意开口:“下周一我们投资部会开一次研讨会,初步敲定投资计划。”

    跟其他别的金主不同,那种每个赛季随意砸个几百万一千万,冠个名就完事儿的,都是小打小闹。像柏岭集团这样的财团说投资,一般就是直接把战队直接买下,参与管理了。

    喻星很好奇,是哪个俱乐部组上荣光,被他看上。

    “真要投啊?要买哪个?”

    “谁说我要买。”

    “……茄。”

    “你就没想过给我吹吹枕边风?”他表情不正经,嘴角一贯地歪着笑。

    喻星闻言,古怪的看向他。“这么大的事儿是枕边风就能决定的?”

    梁屿:“万一呢?”

    喻星转过身,手肘撑在中控上拖着下巴看他。“你对炮友这么大方?”

    “过奖,第一次这么大方。”分神侧过脸看了她一眼,小姑娘脸上带着笑意,嘴角弯弯,车子驶到灯光处,车窗上的雨滴被照得粼粼,映得她双眼亮亮的。他心猿意马,开口问她:“去我那?”

    “强行让我吹风?”

    “不吹风,吹别的也行。”

    喻星一愣,反应过来骂了他一句色鬼,便转身回去。“我要回去,今天太累了。”

    梁屿没勉强,把她送到楼下,在她下车前把她按在副驾上亲了好久,最后是喻星差点没憋死,才狠心咬了他一口。梁屿擦了一下被咬疼的下唇,不意外见了血,凶手在他动手抓她之前飞快下了车,头也不回跑进公寓楼。

    梁屿忿忿地给她发了条微信。

    梁屿:【小心我让你血债血偿。】

    她没回复,累得洗澡都差点睡着,草草吹干头发之后倒头就睡。

    *  *  *

    后面日子,天天都跟打仗似的,新赛季会用新版本,选手的英雄池和制定的战术都在不断的根据训练赛来调整,选手每天在高强度训练,教练和分析师时刻盯着,因为前面的训练赛效果实在太差了,基地里的低气压持续了好几天,万幸的是通过一点一点的调整,选手的状态和心理都在慢慢变好。这天训练赛打完,效果很不错,基地的每个人心情都放松不少。韩徵白跟着李复森上了二楼会议室,叫上了教练组和添哥。喻星路过会议室门口,韩徵白关门前别有深意地看了她一眼。

    她没多想,回工位收拾好东西准备去楼下吃点饭就回宿舍躺平。喻青刚从一个项目脱身,马上找她来了。喻星也很多天没去放松过,应下之后随意吃了点东西就回宿舍换衣服去赴约了。

    喻星一时兴起,扎起了双马尾,上身穿了一件宽松的轻薄皮衣,里头是上次和喻青逛街买的小黑裙,戴了一个大腿袜扣,踩着马丁靴。到地方的时候毫不意外吸引了不少目光。其中就有在酒咖里一个左拥右抱的男人,喻星进门他就被她吸引住了,双手抚着身边女人的腰,双眼却贪婪地追随着喻星的身影。

    见她落座在不远处,同伴又只有一个,看上去不是男女关系,他的心思大胆了起来。推开身边的女人,拿起身前的酒瓶,慢悠悠地走了过去。

    喻青还未跟喻星吐槽完自家父母这几天对自己的压迫,就被她身后一脸轻浮的人打断了。在他伸手之前,喻青拉住喻星的手臂,把她往自己身边扯。

    那头,男人的手搁在半空中,他丝毫不觉得尴尬,也没对喻青恼怒,反而扬起微笑走近了两步,站定在喻星身前,微微俯身,开口道:“小姐,交个朋友?”

    喻星不着痕迹地打量身前的人,半晌后开口:“我暂时不缺新朋友。”

    男人脸色不变,直起身,坐在了桌边的另一张椅子上。“我叫陈游。”

    喻星面无表情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喻青在脑内飞快搜索这个名字,几秒后重新扬起笑脸,继续跟喻星闲聊,丝毫没有将他放在眼里。

    陈游目光变得锐利,说出的话却客气得很。“喻先生大可不必把我当坏人,我就是个普普通通的良好市民。”

    喻青一点也不意外陈游认识他,轻嗤一声,“哦。”

    陈游低头一笑,原本略显凌厉的五官显得阴柔。

    “那我不打扰了。”转向喻星,语气带着笃定,“再会。”

    陈游没有再回到酒桌,直接带着一行人离开了lable。

    喻星这才问喻青,陈游什么来头。

    喻青:“洗白了的混混呗。城北那块的高档会所,几乎都是他们家的。”

    怎么还是个黑大佬。喻星有点后怕。“刚才我们的态度是不是有点不好?”

    “有我在你怂什么,没出息!”

    小插曲很快被遗忘,边喝边聊到十二点,喻青的司机把喻星送了回家,车子开走后,停在不远处的车里,陈游刚抽完一根烟。

    *  *  *

    第二天没有安排训练赛,喻星放了假,赶在午饭前回了一趟家,吃上了很久没吃的住家菜。喻父像是怕她吃不饱似的,做了满满一桌子,全是她爱吃的。喻星吃得又开心又撑,帮忙把碗筷洗干净后,摔在客厅的沙发上刷微博。

    她关注的一个电竞圈的爆料小号,今天发微博说,lpl有一个俱乐部将会在海城拥有主场,并且新金主是海城某领域的大佬。

    lpl好几个俱乐部的总部都在海城,但他们都没有真正意义上的主场馆。喻星也好奇,是哪个俱乐部这么财大气粗能在海城这个寸土寸金的城市里拿到一个主场馆。又刷了一圈,圈内的朋友都没有什么风声,喻星刷着刷着犯困,在沙发上睡了过去。

    醒来已经下午叁点多了,喻父喻母应该是出去打牌去了,手机被压在沙发缝里,正在响着。喻星艰难地把手机抠出来,屏幕上是梁屿的头像。

    “哪呢?”

    “我家。”

    那头忽然一阵吵杂,梁屿说了一下“等下”,过了一会才恢复平静,“放假?”

    喻星百无聊赖抱着抱枕,“唔”了一声。

    “那晚上陪我吃饭?有个朋友请客。”

    “你朋友我又不认识。”

    “上回睡衣趴的人你不也不认识么。”

    说到这个喻星就要想起两人在人家别墅花园就开始乱来,一阵脸红。“闭嘴。”

    梁屿内心其实很矛盾,他一边不想那些狐朋狗友跟喻星有过多接触,一边又想带着她。听得出来喻星兴致缺缺,犹豫半分最后还是决定不勉强她。

    “你要是……”

    “好吧,你来接……”

    两人同时说话,又同时止住,最后笑了出声。

    梁屿等了一会,她不说话了他才开口,“去樟宁,要过一夜,你要不要回宿舍拿衣服?”

    喻星低头看了看身上的大t恤和短裤。“不用,我家里有,但是没外套,你拿件你的给我?”

    “行。你家定位发我,一会来接你。”

    喻星起身洗了把脸,去阳台逗喻父养的鹦鹉六仔,六仔是喻父在花鸟市场一个小摊边上捡的,摊主说它体弱,母鸟弃养了,他就是个小商人,当然不会花时间去养一只毛都没长齐的鸟。六仔被喻父带回家,一把屎一把尿养活了,喻母经常调侃说喻父对六仔比对喻星还上心。

    六仔和喻星亲,这会啾啾咬着鸟笼要出来,喻星一开鸟笼,六仔便跳上她的手,用鸟喙轻轻啄她的手指,喻星竖起拇指去蹭它的头,六仔满脸舒爽。一人一鸟回到沙发上玩了一会,梁屿的微信就来了。

    看了看时间,刚好是喻父喻母回家的时间点,避免在楼下会碰到,她果断把六仔放回鸟笼,拿起包包就出了门。

    喻星家在老城区,横巷很多,喻星让他别开进来,就在大路路口等她,她走出去没见到他的车,正疑惑地拿出手机,一声突兀的喇叭在对面响起,驾驶座的车窗降下,梁屿从里面伸出半个手臂跟她招手。

    她小跑过去坐进副驾驶座,梁屿主动替她系安全带,手心故意在她胸前蹭,还没等喻星打他手他就收了回来,喻星瞪他一眼,他一脸坏笑。

    “梁少爷最近阔绰啊,换新车了。”

    “这不是新车,拿回了我自己的车而已。之前那辆我哥的。”梁屿发动车子,缓缓驶出。

    喻星沉默了几秒后,瞳孔地震。“那就是说我们在你哥的车里做了?!”

    卧槽。

    作者说:

    梁峥:好他妈无语。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