稚子无知 - “一回生二回熟,我们这算几分熟?”H 动情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全能影院免费观看


御宅屋排行榜

    喻星悄悄回去,屋子里的人已经开始了下一轮,她安静地把东西拿上,又悄悄地出了大门。梁屿等她系好安全带,一脚踩在油门上,车子似箭窜出。

    连回家的时间都等不及,梁屿直接把车开到了最近的星级酒店,车钥匙给门童一丢,便拖拖着喻星去前台。

    前台的服务员看着两人的衣着,目瞪口呆,凭着良好的职业素养,快速帮两位办理了入住,在工位上看着男人迈着风风火火的脚步迫不及待把女人往电梯里塞得背影,红着脸跟右边的男同事说:“啧啧啧,要不是我平常看内娱,还以为是哪两个大明星来开房了......”

    男同事摇摇头:“穿这样开总统套房,怕不是哪个富豪家的被捉奸了吧,世风日下......算了,有钱就是对的。”

    不知道自己被按头奸夫淫妇的两人一路上顶楼,房门一开一关,衣服开始散落在地板上。

    梁屿把手里的房卡塞进她手里,哄着她:“开开灯,我手没空。”

    她的外衣早已落在脚边,双乳被他揉得发红,她难耐地伸手在墙边摸索想找开关,找半天没摸到,梁屿干脆把她转个身压在墙上,薄薄的丝质挡不住冰凉的墙,她的乳尖被刺激得挺立。

    “嗯......”

    “快找啊。”

    喻星好不容易把房卡插进去,房间瞬间大亮。刚想转回去,就被他一下抱起,往卧室走去。刚接触到床,她的下身就突然一凉,梁屿已经迫切地把温热的手挤进她腿间。

    毫不意外摸到一手滑腻,他用手指在微微凸起的阴蒂上摩擦逗弄,惹她轻颤。中指慢慢往下探,在穴口徘徊,喻星空虚地翘起臀,梁屿轻笑掐了掐她的胸,“你怎么比我还急?”

    喻星侧着脸,露出泛红的脸。“你不急干嘛带我来开房——啊!”

    中指在穴口叁番几次游走,终于挤了进去,顺着里面的皱褶深入,感受她的包裹,指尖慢慢抽插找那块粗糙的凸起。

    喻星的呻吟像奶猫叫,她咬着唇哼唧,下身的水慢慢往下流,湿了床单,手指抽插的频率加快,搅动着里面的水,发出一阵令人害羞的声音,她自己听了都觉得羞耻。

    梁屿咬住她的锁骨啃咬,又加了一根手指,拇指在外面的豆豆上揉搓。“喻星,你水好多......”多到他想马上提枪上阵,但他得忍住,他想用手把她送上高潮,让她全身痉挛的时候插进去,里面的软肉都会争先抢后地吮吸他。

    光是想想就硬得受不了。

    喻星没撑太久,下面咬着她的手指,下腹绷紧,叫声逐渐变高,临界点后身子一下子软了下来。

    梁屿抽出手指,拿掉眼镜,拉开她的双腿,一把拉下自己的裤头,欲望被放出来,套上了湿滑的套子,下一秒就抵在她的穴口,没有给她缓一口气,头部强势挤进去,就被一下一下地收缩吸住,梁屿深吸一口气长驱直入撑开了她。

    他忍了一路,进去之后就开始挺胯冲撞,喻星高潮后劲都没完,被他撞得声都发不出来。梁屿撑在她头的两边,拉着她的腿圈住自己的腰,她的脚丫随着两人的动作,在他后腰处一下一下轻晃,撩得他忍不住把手穿过她的后颈,整个人伏在她身上,按着她的肩跟着自己的节奏冲撞。

    两人第一次正经在床上,用着最普通的体位做爱。

    在大片肌肤毫无距离贴在一起的时候,喻星有些恍然。他的身体很烫,每一处肌肉都在偾张,而她此时全身就像水一样,在包裹着他。他的脸就埋在她的耳边,粗重的呼吸喷洒在耳蜗里,性感又色情。

    “啊!嗯啊......梁......嗯......梁屿你......慢点啊......”

    名字被她娇喘着喊出来,梁屿听得心情愉悦,亲了一下她的眼睛,手伸过去抚上她的脸,拇指在她唇边摩挲。“叫得真好听,再叫。”说完便用拇指撬开她的牙关。

    他烟瘾重,喻星的舌尖尝到了烟草的味道。嘴巴合不拢,梁屿就在她上方不到十公分,直直地盯着她,看她为情欲呻吟。她蹙眉,羞得扭过脸,唾液顺着嘴角流到了被单上。

    “唔唔……嗯……”

    手指突然被她咬了一口,不算尖锐的疼痛传达到脑内,梁屿的兴奋加剧。他直起身半跪着,把身上碍事的浴袍一并脱掉,捞起床头的枕头塞到她身下,握着她的腿窝把双腿撑开,湿淋淋的私处暴露在他面前,他居高临下看着含住他欲望的那处,潺潺的流水把两人的毛发都打湿了,窄窄的小口被他撑得没有一丝缝隙,他一进一出都能看见里面被带出来的充血的嫩肉。

    喻星感觉自己像一只被扒了皮的小白鼠,她呜咽着,想伸手把他的双眼遮住,够不着,只能顶着羞涩感把自己下身捂住。摸到一手的滑腻,她又无措地摊开手,无助地看着他。

    浑身是汗,头发丝有几撮粘在她泛红的脸上,梁屿被她这副模样激得有点失控,他粗暴地甩开她挡在下身的手,俯身过去把她吻住,把她有点干渴的唇含着啃咬,喻星被咬疼也叫不出声,他好像入得更深了,抵在深处让她觉得有点酸。她说不了话,只能缩着身子,却把他咬得更紧了。

    “呜呜……嗯……唔啊……”

    她揪着他的头发绷紧了身体,高潮到得猝不及防且强烈,她痉挛着哭喊。他在紧致中感受快感,越来越强,脊椎尾椎发麻,再一会就会射。终于放过她的唇,湿吻却密密麻麻落在她的颈脖上。喻星好不容易调整过呼吸,又被他亲得意乱情迷。她仰起头娇喘,抱着他的头,不自觉抚摸他汗湿的头发。

    他想强迫自己慢下来,但是身体不听他的话,他忍不住闷哼:“我要射了,抱紧我。”

    喻星全身都是软的,只有那里在咬他。每次听他说这些令人脸红的话,喻星都受不了,她伸手把他按在自己的颈边,梁屿粗喘着在她身上一阵耸动,在她深处射了出来。

    她的身体还在规律地收缩,他的欲望还在跳动。

    梁屿脑袋里的空白慢慢淡去,怕压着她,轻叹着抽了出来,单手撑着侧躺了下来。两人身上像在水里过了一遍,喻星全身泛红,颈脖上还有星星点点的红印,大腿上又留了红痕,他刚才抓得太用力了。

    带着愧疚,他伸手轻抚着她的大腿,惹她轻颤。

    喻星艰难地半睁着眼开口:“禽兽。”

    梁屿一愣,随机低声笑出来。“谢谢。”

    缓过之后,梁屿下床,把坠下的套子拿掉丢到垃圾桶里,裸着身捡起裤子。

    喻星望过去,这人虽然白得跟女人似的,但肌肉却该有的都有,又不夸张,背影看起来就像在雕塑馆里的作品。随着清脆的叮一声,他在缭绕的白雾中转身,汗湿的发有几根垂了下来挡住了眉毛,俊美的五官在烟雾里更加迷人。

    她悄悄对着他的腹肌及往下部位咽了咽口水,鼓作镇定把通红的脸埋进被子里。

    梁屿见状,又想起她问过自己,烟瘾是不是很重,以为她讨厌这时候闻到烟味,默不作声把烟叼在嘴里,拿起地上的浴袍穿上,去了阳台。

    他拿出手机,一个微信群早就99+了,点开不意外就是在调侃他刚刚在高逸那带着喻星提早离场。他懒得管,随他们在那说得天花乱坠。高逸的私聊很直白,第一句就问他是不是欲火焚身,要是受不了楼上有房,随便用。

    梁屿咬着烟,笑得轻佻。

    梁屿:【那不能被你们听墙角。】

    那群是什么人他不是不知道,玩大了什么事都做得出。不知怎么的,他有点懊恼今天带她去了,现在私心不想喻星和他们沾上关系。

    一根烟抽完再进去,床上已经空了,第一时间走近浴室,听见里头有水声,梁屿拿起床头的座机叫保洁过来把被铺换掉,然后拉开门进了浴室。

    喻星原本头靠在浴缸边缘昏昏欲睡,被他吓得一惊。“你干嘛?”

    梁屿又脱了浴袍,她红着脸不自在地移开视线,“那你泡吧。”

    被他摁着肩膀又坐了下去,他跨进来,把她圈在双腿中间。“你现在出去碰上过来换被子的保洁,不尴尬?”

    他的大手又来到丰满处,揉了几下发现浴缸里的水是清的。

    “我帮你擦沐浴乳。”

    冰凉的液体自上而下滴落在她的双乳上,看上去就很色情。梁屿搓着幽香的沐浴乳揉匀在软绵的胸乳上,大手在上面缓慢而挑逗德揉捏,看着乳尖在浓密的泡沫里露头,他轻笑着咬她耳朵,“又硬了,我也是。”

    另一只手按着她的小腹往后压,刚软下去没多久的欲望正挺立在她脊椎后,蠢蠢欲动。喻星享受着胸乳上快感,仰着头靠在他身前轻喘。在她小腹上的手慢慢往下,抚上刚刚让他销魂的那处,轻轻地揉,她咬唇,挡不住外溢的娇喘。

    “头转过来点。”

    “嗯?”

    她还没问怎么了,双唇就被他强势含住,牙关被顶开,吟叫声被他吃进肚子里。吻了好一会儿,他把她转了过来,胸膛跟沾了泡沫的滑腻双乳摩擦,触感妙不可言,他拿起一头的花洒把她身上的泡沫冲掉,一口含住她的乳尖,又吮又咬,她被刺激得挺着身,舌头在乳晕上打圈,她又爽又痒,身下抵着一根发烫的东西,时不时地蹭。

    “唔……难受——啊!”

    硕大一下挤进了温柔乡,十几分钟前才经历完一次,喻星下面现在还有点痛,就又被他突然入了进来,她忍不住一巴掌打在他身上。

    “嘶——”一看,肩膀被她打红了。“妹妹,好这口?”

    他惩罚似的握着她的腰前后地动,凑上前咬住她的乳尖拉扯,在边上吸出一个个小草莓,又讨好般贴近她的唇轻吻。这个姿势让他在里面的角度更深,喻星感觉舒服了一点,便撑着他的肩膀主动摆腰。梁屿也不再施力,双手从腰间回到令他爱不释手的双乳上。

    在跟她做之前,她以为自己偏爱大胸,至少他以前约过的全是大胸。喻星胸不大,但胸型好,没有大胸的下垂感,乳晕和乳尖都小小的,很可爱。

    没了梁屿的控制,喻星怎么舒服怎么来,爽了就又急又快,没几下累了就停下来哼哼,舔他的嘴角让他动。两人在浴缸里乱来了大半个小时,喻星紧缩着又高潮,没了力气,软软趴在他身上。因为施展不开,梁屿把人拖了出来,喻星撑在浴缸边上,腰凹了下去,圆润的臀部上海带着几颗泡沫,一路顺着笔直的腿滑下。

    梁屿重新挤进去,喻星颤着腿夹紧,冲撞时臀肉也在颤动,他看得眼热,重重地抽插,啪啪声在浴室里格外大声。最后关头抽了出来,射在她的后腰上。

    被冲干净包裹着抱到床上后,喻星发现床上的被铺已经被换过了,也就是说刚刚两人在浴室打架的声音都被保洁听到了,她埋头又是一阵羞愧。

    怎么会这样?

    以前她都不是这种重色重欲的浅薄之人,自从沾了梁屿,愈发堕落。

    梁屿见她又在当鸵鸟,才意识到,原来她在害羞。他穿上酒店的浴袍,钻进被子里把她捞了过来,压低嗓音在她耳边笑说:“现在才羞,晚了。”

    她抬头瞪他,见他一脸懒散,气不过在被子里要踹他一脚,腿刚抬起就被他抓住,挂在腰侧,两人下腹又贴在了一起。他故意挺腰撞了两下,低声威胁:“再惹我今晚别睡了。”

    喻星不买账,她轻飘飘地瞄了一眼下面,一脸不惧,“你当你在拍av呢?”av男优一夜n次也是吃药的。

    梁屿手掌贴着她的大腿,一边揉一边捏,被她嘲讽也不恼。“你还挺懂。现在是贤者时间,但不代表后半夜都是。”

    意思是他要是愿意,可以叁更半夜把她捞起来做。

    以为她还会接着杠,梁屿没听着声儿,低头一看,怀里的人却伸手抚上他手臂的纹身,轻声问道:“你这纹身有什么含义?”

    他笑得胸膛微颤,“都坦诚相见这么多回了现在才问?”

    初见面她就想问,那不是不好意思么,要是这纹身真有什么类似跟前任有关的特殊意义,她问了就挺尴尬的。

    “又不熟。”

    话音刚落,她的脸颊就被他掐住,嘴巴嘟得像金鱼。

    “一回生二回熟,我们这算几分熟?”

    另一只手伸到她的腰侧,轻轻掐着她的痒痒肉,要动不动。喻星怕痒,她扭着腰要躲,两人贴身又蹭出一团火,梁屿按着她的小腹贴住硬挺的下身,唇舌找到她微红的耳朵舔舐。

    “没意义,弄着玩儿的。”也没多少人会在桡骨那纹一条直线,当时他只是心血来潮,觉得很酷。

    喻星轻喘着点点头,按住他的手,转身在他怀里调整了舒服的角度。

    好一会没有声响,梁屿低头一看,喻星已经睡着了,脸贴在他胸口,脸上的肉被挤得有点滑稽。梁屿无声勾起嘴角,渐渐放空,很快也睡了过去。

    作者说:

    六一快乐嘻嘻嘻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