稚子无知 - 枕边挚友 动情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全能影院免费观看


御宅屋排行榜

    翌日中午,喻星被饥饿叫醒。

    喻星:【后续呢?】

    喻青:【没劲,他女人一来,我看了好几眼才想起,这他妈不是那次江源的party上在洗手间门口对我耍酒疯拉拉扯扯的傻逼嘛。嚯,当时我拳头又硬了,让保镖把他俩拉到巷子里收拾,我看都不想看。】

    喻星:[小s鼓掌.  gif]

    喻青:【你手怎么样了,我昨晚打你电话都快打爆了,你该不会受伤了还跟梁屿颠鸾倒凤一晚上吧?】

    喻星没回,她心虚。

    身后的男人转醒,把她搂得更紧,新生的胡渣扎在她细嫩的后颈上,惹她往前缩。

    一直很有存在感的那个地方现在正耻高气昂地在她双腿中间摩擦。两人昨晚都裸睡,身上光溜溜,满身的馨香刺激得他生理反应激烈。

    大手爬上丰满,逗弄揉捏,等她身子又软了之后,手指顺势钻进紧闭的腿间,没多久就沾上湿润。

    喻星还记着昨晚他说的浑话,丢开手机抓住他的手往外抽,声音还带着嘶哑:“起开。”

    “想做。”

    喻星腿软,梁屿没费什么力气就重新入了进去,梁屿这会脑袋还是懵的,凭着本能把人摁在床上做了半小时,喘过气后喻星慢慢坐起来,秀发遮住了诱人的双乳,当着他面下床换衣服。

    梁屿啧了一声:“周六也上班?”

    “你当选手是公务员还带双休的?”

    她语气不耐,知道她还在生气。梁屿摸了摸鼻梁低声说:“我昨晚那话不是你想的那个意思,我就是口嗨。”

    喻星套了一件oversize的t恤,冷淡地说:“无所谓,我跟你又不是什么需要交代的关系。”

    梁屿气结,他是万万没想到这辈子还能有被女人对他说这种话的一天。

    等她穿上牛仔短裤,在全身镜里看见梁屿僵着脸下床,把昨晚的衣服穿上,动作带着情绪。

    两人都没再说什么,一前一后离开了公寓。

    前一晚的在lable的大动作早就已经在圈子里的朋友圈传开了,也有人在发出来的小视频里面注意到梁屿和喻星的亲密行为,不少在底下评论说“一时间我竟然不知道该羡慕哪个”。

    陈绶也这会去了梁屿的新办公室,大爷一样坐在椅子上,“可以啊梁二,你这试用期都没过,就能坐办公室了?”

    “知不知道什么叫破格?”

    嚣张的样子让人看了就想打。

    陈绶也往前凑,看他穿着西装人模狗样,忍不住打探:“你跟喻星是不是……?”

    梁屿懒懒地抬眸,“什么。”

    “啧,你不是要泡她?”

    “要不是呢?”

    陈绶也一听,错乱了。“真假?你自己说的看上了啊,我以为你们已经搞上了。”

    是搞上了,不止一次。

    梁屿又看回手里的文件,“你想干什么?”

    “我没想干什么。”只是昨晚跟张则打赌输了,这会要给那厮1000块钱。

    梁屿看半天没看进去一个字,干脆扔开文件,点了烟。

    “你想投哪个俱乐部?”

    陈绶也:“还没定,本来吧想着投去年的冠军,后面看下来又觉着fog也挺好,虽然说选手很新,但是数据在联盟上都很好看,后生可畏。而且不是有熟人在么,论关系也值得。”他笑得有点不怀好意。

    梁屿嘬了一口烟吐在他脸上,目光凉凉,“你跟她有很熟?”

    “……你怎么回事儿,在这阴阳怪气。”

    另一头,喻星刚准备出门,就撞上了手提着高档外卖的弟弟。喻青拽着她进屋非让她吃了东西再去,喻星总觉得自己没睡醒,只好拿起手机打算叫一杯冰美式。

    喻青自觉地把外卖包装都拆开放到喻星面前,视线转到她露出绷带的手臂,喻青一脸内疚:“对不起,连累你了。”

    喻星“嗨”了一声:“说这些。”

    另一只手臂上的红痕也很明显,昨晚是梁屿带她离开的。喻青眯着眼,探究地问:“你跟梁屿真就只是睡了一觉的关系?”

    喻星喝了一口水,“严谨来说不止一觉,怎么?”

    “昨晚他带你走的视频传开了呗。你是不知道,多少觊觎梁屿身子的女人都在酸。”

    喻星舔了舔唇,“身子是挺好的,可惜长了张嘴。”

    喻青盯着她圆领下露出的暧昧吻痕,“所以把你弄成这样?”

    喻星顺着他视线低头,神情尴尬。“大意了。但我说的不是这个。”

    喻青来了兴趣,“他说啥了?”

    “问我最近约没约过别人。”

    “卧槽傻逼。”

    喻星想起昨晚的画面,脸上温度又明显升高,抬手阻止喻青继续问下去。

    喻青又从手边拿过一个袋子,里头有一条黑色的吊带裙。

    “给。”

    喻星咽下一口虾肉,“嚯。弟弟破费啊。”

    “我就喜欢看我姐仙女下凡的亚子。”

    晚上有局,喻星没去,她昨晚被折腾得厉害,在基地打了八场训练赛,到家了躺在沙发上都差点睡着。

    她强撑着精神进浴室洗漱,无意中发现一只闪闪的耳钉,孤零零地掉在她的瓶瓶罐罐边上。

    喻星把耳钉捡起来,冰凉的触感一下被手心的温度捂暖,昨晚的孟浪又浮现在喻星的眼前,她呼出一口气,回身出去,在家里翻箱倒柜挖出了一个她以前装项链的小布袋,把耳钉装了进去,抽紧抽绳。

    知道梁屿住哪儿,她打开同城快递的小程序,填到门牌号卡住了,她拍了拍额头,在联系人列表里找到陈绶也。

    喻星:【梁屿门牌号多少?】

    陈绶也这会正跟朋友在喝酒,一看微信,来劲了。他没回喻星,截了图给梁屿发了过去。

    陈绶也:【兄弟,什么意思?】

    梁屿在家打游戏,刚刚送了对面五杀,骂了一句国骂把鼠标一丢,拿起手机看,神色不明。

    梁屿:【不知道】

    陈绶也:【那我说还是不说?】

    梁屿:【随你】

    陈绶也还以为两人在玩什么小情趣,果断告诉了喻星。喻星拿到门牌号之后叫了同城快递,半小时后小布袋交到了快递小哥手里,十分钟后,梁屿现在门口看着手里的耳钉,脸比送五杀还黑。

    他早上洗漱就知道自己的耳钉掉了,故意没捡,他想着她最坏也就是把耳钉给喻青,让喻青给陈绶也,最后再给到自己。他还真想不到喻星隔着几栋楼给他送了个同城快递。

    梁屿抄起手机,想问喻星什么意思。陈绶也还在那叭叭,点开他对话框。

    陈绶也:[图片]

    陈绶也:【你是不是真的不上,是的话我上了?】

    点开他发的图,梁屿深吸了一口气,瞳孔放大,气血一秒上涌。

    照片是别人拍的,喻星身上穿着一条黑色吊带裙,光着脚,单腿跪在米白色的布沙发上,脚板白里透红,手里拿着一双细跟高跟凉鞋,背对镜头,脸微微侧着,只看得见高挺的鼻梁和红唇,长发被她拨到了前面,露出了蝴蝶骨,那上面还有他昨晚留的红印,裙摆只到大腿下面一点,堪堪遮住她浑圆的臀部,另一只踩在白色地毯上的腿线条优美。

    就是她这双腿,会像妖精一样勾住他的腰,也会跨坐在他小腹上扭腰,触感细腻又滑嫩。

    他点掉照片,舔了舔唇。

    梁屿:【滚。】

    不理陈绶也的回复,点去朋友圈,在照片下点了个赞。又去点开喻星的对话框,在上面戳戳点点半天没想到说什么,干脆语音打了过去。

    过了半分钟无人接听,他接着打,过了两分钟,手机才震动了一下。梁屿还在沉迷她的照片,这会听见她的声音,有点硬了。

    “你真挺绝的,喻星。”

    “什么?耳钉拿到了?”

    “你有耳洞吗?”

    “没。”

    “知道我现在想干什么吗?”

    我就想拿这只耳钉给你打耳洞,看着你的血染上耳钉,等你抓着我的手喊疼,求我轻点。

    喻星等着他说,梁屿轻笑一声,还是没把话说出来。“朋友圈那照片谁拍的?”

    喻星:“喻青。”

    虽说是姐弟,但那张照片实在拍得太欲了,想叫她删掉,又没什么理由,自己看着又生气。

    这他妈,有点难顶。

    她大概是困了,声音有点瓮瓮的,现在她可能是躺在床上跟他讲话,想到了画面,梁屿烟瘾犯了,他点了一根烟,吸了两口,轻笑:“夜宵碰到的那女的跟我大学同校,只是在party上玩过游戏,没别的。我不是一天约一个的人,昨晚问的那句话也不是说你......我真不是那个意思。”

    喻星很长时间后才嗯了一声。

    梁屿的烟已经过半,他深吸了一口缓缓吐出,“有兴趣保持这个关系吗?”

    喻星:“你意思是枕边挚友?”

    是个文化人。

    梁屿:“是,one-on-one,你想结束了随时开口。”他虽然爱玩,也不至于跟人在保持长期友好的炮友关系时去乱搞。

    喻星当下其实很想问:当炮友还只能是one-on-one的话,为什么不干脆谈恋爱?话到了嘴边又刹了车,觉得问这个问题他会误会自己对他有所图。

    她陷入沉默,迟迟不回答,梁屿急了,握着手机的手不知不觉出了汗。良久,他略带紧张地开口试探:“deal?”

    喻星也不拖沓:“deal.”

    梁屿终于露出满意的笑容。摩擦着手心里的耳钉,想着刚才的照片,心里痒痒的:“开开视频?”

    喻星:“不开,在休养。”

    梁屿沉沉地笑了出声,烟灰被他弄到了衣服上。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很久,后来梁屿半天没听见她声音,以为她太累睡着了,挂掉了语音。喻星趴在枕头上,看着手机屏幕亮起,语音通话的界面跳回对话框,看着梁屿的头像,摸着自己发热的脸呼出一口气。

    刚才还困得站着都能睡着,现在却莫名亢奋。她头一次做一个如此大胆的决定。

    作者说:

    滑跪,今天中午忘记更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