稚子无知 - “无情啊梁二少” 动情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今天是梁屿回老宅吃饭的日子,梁母方惠珍忙活一下午,跟家里的厨师给整了一桌子菜。

    梁峥看着看着吃饱喝足歪在沙发里翘起二郎腿玩手机的弟弟,一阵唏嘘:“方女士,你区别对待太离谱了,我也是你儿子,你也没天天给我下厨。”

    方惠珍闻言,停下削水果的手。“你别说得你好像天天回家吃饭一样,你跟你弟一路人。还有,请叫我梁太太。”

    “嗤。”梁屿闷笑,他以为他哥是真孝子,结果就这?

    梁峥睨他一眼。

    梁柏礼喝了一口普洱,问起最近投资部的几个策划。梁峥面不改色,转头向他汇报。

    “近两年电竞产业兴盛,资本大量注入,加上政府的大力扶持,集团投资电竞是个很好的方向。柏岭是全国地产业的大头,又是海城的龙头,前期观望和考量都要慎重。”他顿了顿,“阿屿最近在做关于这方面的分析和计划。”

    梁柏礼:“怎么,你又有兴趣??”

    梁屿漫不经心,“啊。”

    “哼!”梁柏礼的茶杯在茶桌上重重一嗑,兄弟俩被他吓得眉头一跳。“你在集团上过几天班?有几天是不迟到不早退?董事会的人认全了没?”

    梁峥看到梁柏礼的眼神,接过他的茬,在梁屿开口之前替他说了好话:“迟到早退那是一开始的事儿了,后来都干得挺好的。”好到他以为钱花光了又要跟他借,但等了好几天梁屿都没开口,后来投资部经理上来跟他汇报,说他最近都不作妖,上班时间勤勤恳恳。

    梁柏清蹬了一眼大儿子,倒也没说其他。

    他转头又问梁屿:“你这阵子还去看比赛了?”

    “对,山青医药也有意投电竞,我跟陈绶也一起去的。”

    在家把两老哄了一番之后,梁峥没留太久,九点多跟着他哥出了门。

    梁屿:“你什么时候不在家里住的?”

    梁峥:“偶尔出去而已。”

    结合刚刚他妈那怨念的语气,梁峥肯定在骗人,恰好他手机响了,梁峥没刻意回避,甜腻的女声在静谧的车库里尤为清晰。

    平常不苟言笑做事狠辣的梁家大少爷,此刻正温温柔柔对手机那头的人说:“行,我去买回来。”

    梁屿一愣,随后露出暧昧的笑。“哥,看不出来啊。”

    梁峥:“滚。”

    *  *  *

    整个假期喻星过得不亦乐乎,大半时间在家里吃饱穿暖,喻青也没让她闲着,天天约她玩儿,两人还约去邻市海边玩了两天。回来收假了,喻星坐在宿舍的床上,内心一阵空虚。

    时间还很早,她睡不着,干脆爬起来开了电脑打开lol,拍了一张登陆图发朋友圈。

    喻星:一区有人吗

    [图片]

    底下很快凑齐了五个人,大多是跟她熟的lpl赛事的工作人员。

    凑齐了人,喻星在峡谷征战到凌晨两点多,第二天又顶着一张睡眠不足的脸去基地。

    休赛期很长,因为准备比赛,之前选手都没什么时间开直播,最近休赛,他们才一天到晚开直播疯狂补时长。

    喻星去了基地就看见人都齐刷刷坐在位子上。她打开背包,把在邻市买的手作饼干拿出来一个个分给他们。

    上单小超:“谢谢星星姐。”

    “不客气。”

    打野sala:“姐姐去了哪里玩啊?”

    “邻市海边。”

    她来俱乐部两年,很多粉丝都在队员的直播间看到过她,每当她出现,弹幕一溜都是“老婆你来啦”“老婆的头发好多555”“老婆好美呜呜呜”。

    sala看了几眼弹幕,开口粉丝跟粉丝互怼。“你们别想了,星星姐不是你们配想的。”

    【粉丝:沙拉你也不配】

    【粉丝:也不知道你们上辈子给谁挡过子弹,这辈子能天天在基地看仙女。】

    【粉丝:主播闭嘴吧,你都0-6了】

    sala:“诶,我0-6也能看姐姐,你们不能,气不气?”

    【粉丝:你再骂?】

    【粉丝:取消订阅】

    中单gdp直播间里的粉丝都在让他去劝劝,别再跟粉丝开团了,跟小学鸡吵架一样。

    gdp默默说了一句:“我也觉得你们不配,我们都不配……”

    粉丝和营销号立马录屏发微博整活,休赛期的电竞圈就靠着这些电竞喜剧人为粉丝无聊的文娱生活添砖加瓦。

    梁屿之前上班摸鱼,微博关注了几个电竞大v,这会做策划案做一半又在刷微博,刷着刷着就刷到营销号发这些直播cut,鬼使神差地打开了直播app,点进fog队员的直播间,喻星早就没影了。没见到人,加上自己凌晨给她朋友圈评论到现在都没回复,梁屿心烦气躁,就又约了那两个狐朋狗友晚上去他家的球场打球。

    张则和陈绶也晚上到了才知道,他说的是室外球场。五月份海城已经很闷热,东方天城绿化很多,晚上蚊子多不可避免。

    陈绶也:“你有病啊?就近室内馆不去,来这喂蚊子?”

    梁屿朝他丢球,“不就多走了两步。”

    张则边拍蚊子边拍球。

    这个区是别墅区,入住率虽然不低,但闷热的晚上不太会有人过来打篮球。他们叁人抓住隔壁球场的几个初中生,乒乒乓乓随意打了半个钟,浑身是汗,这才放几个弟弟回家。

    陈绶也站着喝了半瓶水,看他还在投篮,“我也是撞邪了跟你在这挥洒汗水。”

    话音刚落,场边一声不确定的叫声。

    “梁屿?”

    梁屿动作一顿,猛地回头,他没戴眼镜,眯着眼朝声源看过去,喻星捧着一杯奶茶站在那,朝他们挥了挥手。

    张则一见到她就来劲了:“哟,喻星妹妹!”

    陈绶也瞬间懂了,不是他撞邪,是梁屿撞邪。

    但他又有些疑惑:“你住这?”落魄千金还能住得起富人区?

    喻星摇头:“我们俱乐部基地在这边的别墅,我宿舍在前面公寓楼,租的。”

    “哦——”

    陈绶也和张则悟了,这才是梁屿的目的。那当兄弟的知道该怎么做了。

    “你下班了?一起去吃夜宵不?”张则说完又嫌弃地看了看自己的一身汗,“哎,梁二,借你家浴室用用冲个澡呗。”

    “人答应你了吗?”梁屿懒懒地拍着球。

    喻星看向他,半晌才开口,“行啊。我也回去洗个澡。”

    梁屿看她,她看向陈绶也,“你们好了微信喊我。”

    “行啊,那走啊。”

    陈绶也和张则自觉地走在前面,梁屿和她并排走,刚运动完身上的热气扑在她手臂上,她握紧手里冰凉的奶茶,鼻尖好像还嗅到了他的汗味,不是难闻的酸臭味,反而让他有了点少年气。

    两人间沉默,先没忍住的是梁屿。

    “最近干什么了?”

    “跟着喻青吃吃喝喝。”

    “昨晚朋友圈你没回我。”

    “......没注意。”毕竟很多人都评论了。

    四人在梁屿家楼下分开,见喻星走远了,陈绶也才勾着梁屿脖子调侃。“你真看上了?”

    梁屿笑得痞坏,“不行?”

    行,怎么不行。

    四人驱车去了一家网红店吃小龙虾,店里人声鼎沸,四人都是盘顺条亮的年轻人,一进门被行注目礼,桌上的虾快要被清空时,有人过来跟梁屿坐在一块,是他们的旧识。

    女孩一头及腰长发,发尾慵懒微卷,不客气地挨在梁屿身上,伸手搭着他的肩,声音粘腻。他本想侧身躲开,余光看见坐他对面的女人正面无表情在专心剥虾,他抿着嘴僵住身体。

    “早听说你回来了,还以为你会找我叙旧。”

    微信都删了还叙什么旧。

    梁屿喝了一口冰可乐,顺势捏住她下巴,语气轻佻:“想怎么叙旧?”

    女孩羞涩地轻捶了他胸口一下,“我都可以啊。”

    一旁的张则和陈绶也是人精,一眼看出这女的跟梁屿可能有过露水情缘,顾忌喻星还在,懂事地没有开口输出大尺度的对话。

    喻星闷头吃虾被辣得不行,拿起手边的水杯喝了几大口,杯子被放下时不小心磕了一下,发出不小的声响。

    桌上叁人看向她,喻星:“......不好意思,手滑。”

    还挨着梁屿的女孩这才把注意力放在她身上,“这位是?”

    喻星当做没听见。她晚饭吃得早,这会早饿了,吃得毫无形象,像在自己家一样,戴着手套的双手沾满酱汁,口红也掉得七七八八,嘴唇被辣得通红。

    见梁屿默不作声,女孩也不追问,离开前又跟他说了一遍“联系我”。

    喻星脱下手套擦了擦嘴。“我吃饱了。”潜台词就是我要回家了。

    张则:“别啊妹妹,这才几点,再坐会儿呗。”

    陈绶也见梁屿跟个木头一样,不是很懂,现在泡妞都流行这样的?

    还没想明白,梁屿就起身,拉着喻星的手腕往外。

    “走吧。”

    陈绶也:啧。

    喻星由着他牵着自己上了车,一路上两人又是无言,期间在车里梁屿接了两个电话,他的回应都是简单的两句话。

    “干嘛”和“不去”。

    喻星看了一眼被他丢在中控的手机,开口问:“约你去玩?”

    梁屿在后视镜看她一眼,“嗯。”

    “怎么不去?”

    他没有回答,半晌没听她接茬,梁屿暗自气急。“你跟我去?”

    喻星眼睛转了一圈,“刚刚不是有老朋友?正好叙旧。”

    “我连她叫什么都不记得,微信早删了。”

    “无情啊梁二少。”

    她这阴阳怪气的模样,让梁屿一时半刻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舌尖顶了顶后槽牙。

    停了车,喻星在大门前毫不留恋转身跟他拜拜,梁屿扬了扬下巴示意。

    喻星在电梯里就收到他的微信。

    梁屿:[动画表情]

    是一只龇牙咧嘴的柴犬,它很愤怒。

    喻星回了一个垮起一个批脸的猫过去。

    作者说:

    梁屿幼稚鬼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