稚子无知 - 拉扯开始 动情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全能影院免费观看


御宅屋排行榜

    叁天后,季后赛开赛。

    常规赛排名第八的fog要对战第六的sjg,这是战队时隔两年再次进入到季后赛,也是喻星加入战队后的第一个季后赛,她昨天甚至还跟李复森去了龙华寺拜神。

    战队出发提前到场馆进行调试,选手全都没有打过季后赛,教练和经理在赛前给他们调动和安抚情绪的同时,再叁地跟他们强调赛中的战术。

    喻星觉得有些心慌,距离比赛开始还有一个多小时,她在休息室呆不住了,跟添哥说了一声出去走走买杯咖啡。

    戴上口罩,把队服的外套脱掉,工作证收起来,喻星从正门出去,很多观众已经在候场等检票,他们拿着各自主队的各种应援物,叁叁两两在一旁聊天。

    穿过人群,走在广场上,吸到了室外的空气,才觉得心情没那么闷。

    梁屿自那天后没再见过喻星,梁二还是那个白天在集团当打工人,晚上跟朋友各种组局的浪荡少爷。

    陈绶也今天约他过来看比赛,梁屿在停车场出入口等前车动,眼尾扫过正门,一眼就看到了喻星。他目光随着她的步伐,直到后车按了喇叭,他才回神。

    两人的经过一个门半开着的房间,陈绶也脚步一顿,“哎?fog在这呢。”

    刚好站在门边的韩徵白听见声音回头,看清来人后一愣。“两位都在呢?”

    梁屿轻轻点点头,陈绶也往里探了探,“咋不见喻星妹妹?”

    韩徵白笑着摇摇头:“她紧张,出去买咖啡去了。”

    “她在台下也紧张?”

    “紧张的,这她来fog之后第一次进季后赛。”

    “那我能不能在你们休息室看比赛?”

    梁屿睨了陈绶也一眼。

    教练回头看了看,韩徵白脸带歉意:“赛前可以,比赛开始了不行。”

    “潜在金主爸爸也不能?”

    “也不能。”

    等待候场的选手有的在戴着耳机听歌,有的还在小声地跟教练们交流战术,有的在看别的战队的比赛复盘。赛事的官方摄影来到休息室跟拍了一会,根据指示回到台前,意味着比赛很快就要开始,选手们要准备上场了。

    这时,喻星才捧着咖啡进来,选手和教练已经站了起来,她过去对教练和弟弟们说了加油,目送他们出去。身后有人靠近,她回身,咖啡差点撞在梁屿的胸口上。

    喻星眼里露出一丝惊喜:“你怎么在这?”

    梁屿伸手扶住她的手臂:“嗯。”

    “感受感受氛围,走了。”陈绶也的狗鼻子在两人之间来回嗅,没嗅出啥来,指着对面拐角的vip。

    房间大屏幕里的主持人开始念白,教练选手进场,喻星看着那几个天天见面的熟悉面孔此时大多神情木讷,呆呆地跟观众打完招呼就去比赛席落座。

    还是紧张啊。

    赛前最后的调试结束,裁判跟选手们确认所有设备没有问题,比赛正式进入bp。

    第一局打得很快,fog从bp阵容开始碾压sjg,选手发挥稳定,整局游戏几乎没有失误,不到30分钟对面高地被平推,水晶两分钟后爆炸。

    第二局对面教练选择了跟上一把一样的bp思路,硬是又搞了一手“我counter我自己”,让自家大c上单连续难受了两局,结果又是叁条线对线对不了,野区被反烂,团战不敢接,接了双c被控到直接站桩一秒被融化。fog打着打着甚至觉得对面失了智。

    这局打完下来其实胜率已经非常高了,对面连续两把输得究级难看,心态已经崩了,第叁局他们很难再调整过来。只要fog正常打,就能进入下一轮。

    第叁局sjg果然换了bp思路,,但是选手操作已经变形,无力回天,叁局游戏都是快速平推结束。

    fog3:0sjg顺利进入下一轮比赛。所有人都在喊nice,教练和添哥第一时间冲去后台接选手,弟弟们一路走回来笑得眼睛都没了。

    喻星从休息室出来的时候,vip已经空了,她垂眼掩饰下心头淡淡的波动。

    *  *  *

    一周后,季后赛结束,fog拿到了十分喜人的成绩,季军。

    这是李复森开赛前都不敢想的事情。

    战队进入了漫长的休赛期,喻星有了一周假期。她先是回家吃了一顿饭过了一夜,第二天被喻青约出去喝下午茶。喻青刚在群里应了晚上的台球局,叫上了她。

    喻星喝了一口奶茶,问:“梁屿去吗?”

    喻青一顿,忽然地抬头看着她:“一直忘记问你,你俩咋回事儿?”

    “没事儿,睡了一觉。”

    喻青显然不信,喻星强调:“真的,就在他车里。”

    喻青拍案而起:“喻星星你胆子大啊!知道那是什么人吗!”

    “……吓我一跳,不就是男人。”

    喻青:“草,你可别去招惹梁屿,他不适合你。”

    “为什么?”

    “还能为什么,你图他啥?图他风流还是会玩?”

    “睡一觉而已,别想太多。”

    “你最好是这样,可别把自己玩进去了。”

    “我这种平民跟那种名门望族怎么谈恋爱?像上回那样点到为止吗?放心,我很清醒。”

    *  *  *

    topic  pub不大,里头全是他们的朋友。

    张则眼尖,他们一到门口他就看见了,吹了个响亮的口哨。梁屿戳完最后一个球起身,扭头看向门口,喻星像是碰见了朋友,停在那儿跟人聊了起来。他又俯下身,把最后一颗球打了进袋。

    喻星其实一来就看见了他,表面客气地跟朋友说完话,径直向他走去。

    梁屿把球杆放一边,从裤袋摸出一盒烟,喻星走到他面前笑了笑,他嘴里叼着一根烟,说:“慢慢玩,我出去抽烟。”

    喻星停住脚步,转了个身,跟在他身后一起去了阳台。

    梁屿靠在栏杆上,点了烟等她开口。

    喻星也不扭捏:“教我打台球吧。”

    梁屿吞吐着白雾,英俊的脸在缭绕的烟雾里,“报酬呢?”

    喻星顺着他的话说:“你想要什么?”

    他把烟雾吐尽,凑近她的脸,带着浓浓的烟草味,在她嘴唇上咬了一口,原本他真的只想咬一口,碰到之后又流连起来了,舔舐后重重地吮住下唇。

    两人唇舌纠缠,直到梁屿的手指被烟烫了一下,两人才分开。喻星稳住呼吸:“就这?”

    “再多的你给?

    梁屿领着喻星回到球桌边,把一旁的球杆递给她,站到她身后指导。“腰不要塌,左手要伸直。”

    刚开始只是隔着半个身位指点,见她自己打了一球戳歪了,他干脆俯下身手把手教,在别人的视角里,两人此时亲密无间,暧昧的姿势更受侧目。

    几杆之后喻星渐入佳境,他退开两步看着,才发现她下压的腰线和微微翘起的臀部线条有多么引人遐想。

    短款修身的黑色方领上衣,下身是一条墨绿色工装裤,配上一双马丁靴,看起来又性感又飒,不经意露出来的纤腰透着白,在场不少男人光明正大地盯着看,也有人在小声吹口哨。

    喻星在专心打球,根本没发觉身后的事儿。她把黄球打到了一个很刁钻的位置,转身用眼神向梁屿求救。梁屿上手,握住她的手把黑球跟绿球打了bo,黄球被绿球撞了进洞。刚想起身,喻星被他撞回到桌上。

    他整个贴紧了她的后背,喻星扭头的时候,他的脸正好贴近,两人都一怔,那天在车里荒唐的画面一闪而过。

    梁屿先反应过来,直起身回头瞪着肇事者。

    陈绶也摊开手,指了指正在跑路的张则,“他推的。”

    “真你妈幼稚。”

    喻星面不改色,放下球杆去前台买水喝。梁屿跟了过去。

    “生气?”

    喻星一愣,笑开。“多大点事儿。”

    “我说上次在场馆,我先走了。”

    “我们也不是需要报告行踪的关系。”喻星耸肩。

    梁屿被噎了一下,向前一步靠近,左手撑在贩卖机上,镜片的双眼盯着她,“没别的说了?”

    喻星疑惑:“啊?”

    “一会儿跟我走?”

    至于走去哪,不用说也懂。

    猝不及防的直球,喻星怔忪了两秒,心跳起飞,又很快把神色隐下,“为什么?”

    他以为她在欲擒故纵,右手也从裤袋里拿出来,撑在她耳边,把她困在自动贩卖机和自己中间。“不喜欢跟我做?”

    他与她相对,近到能感受到彼此的气息。喻星下意识地屏住呼吸,脑子打了结,不知道怎么接下去。

    “喜不喜欢?”

    她逃避问题,他咄咄逼人。

    喻星叹了一口气,最后还是没回答。

    梁屿盯着她看了几秒,轻嗤了一声,了然地点点头,收回撑在两侧的手,又是那副懒散的调调。

    “是我小看你了。”

    喻星咽了咽口水:“什么意思?”

    “没什么。”

    这天晚上之后,两人似乎是不欢而散。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