稚子无知 - “加个微信?” 动情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喻青笑得毫不留情,笑完又用五星大厨的午餐给喻星赔罪。等喻星洗漱完走到房里的餐厅时,两份看上去就很金贵的和牛料理已经摆在餐桌上。喻星爱美食,吃得津津有味。

    见她吃饭还盯着平板上五颜六色的数据,喻青忍不住又开口嘴她。“你说你好好一个条顺盘亮的仙女,天天跟着一群糙老爷们熬啊熬,看看你的脸,熬了两年,搞得又苍白又萎靡,何必呢?”

    这话喻星听得耳朵起茧,以前会反驳两句,现在只会嗯嗯嗯应着。

    “哎,你知道陈绶也有意投资电竞吗?我可以搭线啊。”

    喻星挑眉,细想似乎是有听李复森说过这事儿,但像fog这种没什么大金主,这两年成绩又平平的战队,争也争不过家大业大的那几家,也就没细想过这事儿。

    喻星勾住他的脖子道谢:“谢谢弟弟。”

    喻青又说:“梁屿也是个喜剧人,去年在耶鲁毕业,在那边自己搞了个投资公司,快活了一年,然后前阵子他爸终于发现他竟然是瞒着全家没去读emba,读了个心理学,他爸气炸,反手就冻了他的银行账户,他只能回国认怂,现在靠他哥接济。”见喻星一脸迷惑,喻青又补了一句:“他爸梁柏礼,你知道吧。”

    卧槽,原来是梁家的小儿子。

    “啊?那他毕业了不进集团?不想跟他哥争家产啊?”

    “不,兄友弟恭。”

    这些有钱人可真有趣。

    吃完饭,喻星准备回基地,喻青跟其他朋友还留在这再玩一天,他把人送到停车场,正准备打电话找司机,银灰色的阿斯顿马丁驶了出来,车速缓慢地经过他俩。

    喻星多想头顶有帽子,往下一盖,谁也看不见谁。偏偏喻青拖着她朝梁屿招手,梁屿停车,车窗降下。

    “梁屿,你回市区吗?顺路载上我姐?”

    “行啊。”

    于是喻星又坐上了这辆车。

    上车后她只轻声说了声“麻烦你了”就没再说话,又把平板拿出来做数据,时不时在微信打几行字发出去。等红灯时,梁屿余光看她,干干净净的脸上没有化妆,有些凌乱的卷发被她随意扎了两条麻花辫垂在胸前。

    她好看得有点带感,眉毛长得英气,眼神又总是没有波澜,一副冷淡的清高的模样,看上去又厌世又纯。见她两次,不是卫衣就是队服,松垮垮套在身上,只有那头长卷发和露出来的手腕告诉别人,她是个瘦弱的女孩子。

    梁屿现下反倒有点不自在。

    他跟异性单独在一起时,不是在跟人家在调情就是在应付人家的撩拨,很少像现在这样,那么大一个帅小伙在这,她在看平板,两人相对无言。

    他清了清喉咙,她没有反应。他故意加速再踩刹车,喻星搁在大腿上的平板滑了出去,她一下抓住,转头看了看梁屿。

    喻星:“?”

    梁屿面目表情:“前车刹车。”

    “......”

    车开进了市区,梁屿又开口问:“送你去哪?”

    喻星抬头看了眼四周,下意识地就说:“回基地。”

    “?”

    “......哦,抱歉,送我去东方天城,谢谢。”

    梁屿闻言挑眉,哦了一声。

    路况良好,再过一个红绿灯就到目的地,梁屿不知道自己出于什么心态,竟然又主动开口问她,“要不要喝咖啡?”

    喻星终于抬眼看他,像是在确定什么。

    梁屿语气多了些不耐。“我要去买咖啡,你要不要?”

    喻星:“冰美式,谢谢。”

    梁屿眉头微蹙,这大冷天的他都顶不住喝冰的。抿了抿嘴没说话,打了方向盘往咖啡店开去。

    没让她下车,他进去几分钟就出来了,手里多拿了一块蛋糕。把她的那杯给她后,又把自己那杯放在两人中间的储物架上。

    “麻烦帮我把两包糖放进去。”他打着方向盘,驶回主路。

    喻星侧身,小心翼翼地撕开糖包倒进去,搅拌均匀。“好了。”

    “谢谢。”

    两人又回归沉默,冰美式喝了几口,车子已经到了小区门口。见他还想继续往里开,喻星转头看着他说:“可以了,我自己走进去就行。”

    梁屿打着方向盘轻笑:“我也住这。”

    ......这不是挺巧么。

    “几栋?”他问得不经意。

    “6栋。”

    “一个人住?”那栋是小户型公寓楼。

    “嗯,公司给租的宿舍。”

    这话说了她才觉得透露给一个陌生人的信息太多了。下意识看向他,梁屿也同时跟她对视。

    “怕我?”

    “......没。”

    他低头轻笑一声。

    车子来到6栋楼下,喻星下车前又对他道了谢,梁屿摆摆手,“走了。”

    *  *  *

    很快到了春季赛中段,赛程紧密。这一天比赛打完之后,fog拿到了6胜4负的成绩,暂时排在榜六,一只脚已经在季后赛的门槛里了。李复森慰劳选手和教练组,从比赛场馆直接出发去洋房吃火锅。

    一行十几个人吵吵闹闹进包厢,喻星喝了几口水,起身去洗手间。回来的时候碰上李复森进了隔壁包厢,以为他是碰见熟人,谁知路过门口时她被叫住。

    “小星,我手机没拿过来,麻烦你帮我拿一下,顺便把徵白叫过来。”李复森走到包厢门口对暗暗给她比划,“陈家那个少爷,之前就听说他们想搞电竞,今天巧了,碰上了。”

    她微微探头,果然看见了陈绶也,和他旁边的梁屿。

    怎么哪都有他。

    梁屿没注意这边,还在侧头跟陈绶也说话。

    韩徵白是俱乐部的ceo,几乎是建队就在了。她原本想让他直接拿手机过去,记起喻青说的话,又改了主意,跟着韩徵白一起走了过去。

    那头包厢门又被打开时,梁屿抬眼看了看,认出了眼熟的队服,他眯起眼,看清了喻星。

    其实他们早就吃得差不多了,就是陈绶也刚才出去拿了包烟的功夫,跟李复森碰上了,这才又多呆了一阵子。

    “哎?喻星?”

    口若悬河的李复森被陈绶也打断,韩徵白也一愣,两人同时转头看了一眼喻星,问:“你们认识?”

    喻星礼貌地笑了笑:“刚认识不久。”

    李复森的语气带着惊喜:“哎呀,巧啊。喻星是我们的数据分析师。”

    陈绶也微微惊讶。

    有了喻星在中间,谈话变得比之前顺利,陈绶也谈完很快离开,梁屿手指间夹着一根烟,站在停车场拿着手机。身后一阵人声,刚刚在耳边足足叭叭了十多分钟的声音又出现了。

    “哎?这不是刚刚陈总旁边的帅哥嘛!”

    梁屿回头,视线穿过了前头的几个人,一眼就看见了走在后面,队伍里最白净的那个女人。他扶了扶镜框,吸了一口烟,看着她说,“巧啊。”

    喻星还在后头摸着鼓鼓的肚子,一抬头就又见着了梁屿。

    “......啊,挺巧。”

    韩徵白:“也认识?”刚刚在包厢没见这两个人有交流。

    喻星:“算是吧。”

    梁屿笑了笑,把还剩一半的烟掐灭。“你没喝酒吧,开我车送我回去?”

    喻星一愣,想问为什么,转念一想,上次他也给她当司机了,于是没说什么,点点头就走了过去。

    韩徵白皱眉,小声叮嘱:“人你熟不熟的?”

    喻星拍了拍他的肩膀,“我弟的朋友,也住东方天城。你们快回去吧,我马上到。”

    教练cash叮嘱她:“都十一点了你就不要过基地了,早点休息吧。”

    喻星点点头,跟他们挥挥手,从梁屿手里接过车钥匙。

    “我没开过超跑啊,磕了碰了我不赔。”她坐在驾驶座,左看右看。

    梁屿双眼无情绪地看了一眼窗外的韩徵白,调整了座位,整个人半躺下,漫不经心地说:“当捷达来开就行。”

    反正车是梁峥的。

    喻星:“……”

    她的车技没有想象中的拉胯,慢是慢了点,还是好好地开回了小区。

    “3栋是什么户型?”她抬头看了看眼前高耸的住宅楼。

    梁屿靠在车门上,勾着唇,语气懒散。“怎么,想上去看看?”

    喻星被这一笑惊到了,媲美陈冠希老师巅峰的白月光时期。

    她稳住心神微笑:“......改天吧。”

    “行啊。”

    模棱两可,不知真假的对话。

    喻星没当真,朝他挥挥手,走了两步又被他叫住,回身。

    “加个微信?”

    喻星看了他几秒,拿出了手机。

    ——滴

    *  *  *

    战队的下一场比赛还有五天,对战的是现时榜一,教练组除了开会复盘外,还要跟喻星一起研究赛时以及训练赛数据,选手们一刻也不能懈怠。

    刚从训练室出来,添哥就叫住她。“听徵白说你认识那个家里搞医药的陈家儿子啊?”

    “你说陈绶也?”

    “对啊。”

    “见过一面,我弟的朋友。”

    “那昨晚让你送回家的那男的,什么来头?看起来也长得很贵。”跟陈绶也坐在一起吃饭的,非富即贵。

    “那是梁家的小儿子。”

    添哥迷惑。

    “你现在踩着的地,就是他家的。”喻星指了地板。

    添哥大惊:“梁仲礼的儿子啊???”

    “对。”

    “龟龟……”

    添哥惊叹的不止是梁屿的身份,他还惊叹于喻星的交友圈。

    下一把训练赛要到五点,她走到一楼的小花园坐在藤椅上,揉了揉颈肩,刷朋友圈。一圈下来没什么特别的,在她退出界面前一秒,刷到了梁屿今天早上六点多发的朋友圈。这无论是早起还是通宵,都侧面说明他身体还挺好的?

    图片是小区里面的某一个路灯,文字只有两个字母:hi

    她愣了愣,点了评论按钮,缓缓打上两个同样的字母。

    事实上,受害者梁屿是被人拉着打了一通宵lol排位,加害者是陈绶也。他说最近为了投电竞看了那么多比赛,重拾了少年的美好回忆,重新爱上了这个游戏,还说要是以后他比他爸更有钱了就去收购了拳头,把他们屎一样的服务器全部砸了。

    喻星发送评论之后顺手又点开了梁屿的头像,昨晚加上之后没仔细看,昏暗一片,以为是夜晚的天空之类的,现在才发现,是应该是他自己的上身,大概是坐在车里拍的,外头车窗被雨水冲刷,窗外有一点灯光,顺着雨渍照进车里,就成了纯黑的t恤上不易发现的点点水光,往上看还能看到露出一点的喉结。

    就还挺有意境。

    两人的对话框里只有那剧添加成功后自动发出来的信息,喻星觉得心里痒痒的,想发点什么,最后还是忍住了。

    作者说:

    这个开头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兴趣看下去???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