稚子无知 - 嘘寒问暖,打笔巨款 动情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叁月,海城早上才下了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到了下午,天已转晴,天蓝得没有一丝云。

    偌大的办公室里,电脑里汇报的语音持续,屏幕里的运营总监刚刚发言完毕,坐在办公桌前的男人沉沉应了声。

    “散会。”笔记本的屏幕被折迭起来。

    把手工西装穿得一丝不苟的男人呼出一口气,扯松了领带,转向一旁的秘书,问到:“梁屿没来?”

    秘书合上手里的文件夹回答:“是的梁总,管家说他下午叁点多才从大宅出去。”他顿了顿,才继续说道,“跟搬家公司一起走的。”

    梁崢按了按隐隐作痛的太阳穴,朝秘书摆摆手,秘书会意离开后,他才拿起手机给梁屿打了电话。没让他等很久,电话很快接通,听见那头慵懒地喂了一声。他的弟弟听上去心情愉悦,和在集团开了一天会的他形成鲜明对比。

    “你真搬出去了?”

    “搬了啊,刚把ps5和电脑装好,要过来玩不?”

    梁崢脑阔更疼了。

    “老头前脚把你卡和车都收了你后脚就当着他脸搬出去,会不会做人?”这不是明摆着告诉他爹是当哥的阳奉阴违,对他嘘寒问暖打了笔巨款么。

    还他妈有脸叫他去打游戏。

    梁屿毫不掩饰他的笑声,“别慌啊,钱我还没花光,万一你也被老头制裁,咱还有后手,够不够兄弟?"

    “滚。”

    电话被挂断,梁屿也不气,手机还没放下,他哥的微信就发了过来。

    梁崢:【发定位】

    梁屿咧嘴一笑。

    *  *  *

    到底是只差了叁岁的亲兄弟,梁崢为逃避梁老爷子的制裁,在梁屿家打游戏打到半夜两点才悄悄回家,兄弟俩都以为时间差完美,但万万没想到老爷子起夜,梁崢车刚进车库就被发现了,老爷子上完厕所踢踢踏踏走出房门,差点把梁崢吓得爆粗。老爷子没说话,站那对大儿子怒目相向,愤怒地“哼”了一声就回房了。

    梁崢:“……”

    亲兄弟明算账,梁崢给他巨款,并没有让他白拿的意思。翌日,梁屿老老实实顶着睡眠不足的脸去集团上班还债,连眼镜都忘记戴,踩着点悠哉游哉去投资管理部打了个卡,在部门经理的盛情下以实习投资助理的身份坐进了属于自己的办公室。

    梁屿在里头刷了一小时社交软件,打了两小时游戏,看了十分钟经理拿给他的资料,中午饭都没吃直接在沙发上睡了过去。

    梁崢没睡好,黑着脸开完会就听到投资部经理跟自己哈着脸邀功,顿时就想抄起手边的烟灰缸砸过去。

    “这么好福利,集团的实习生试用期第一天就能坐独立办公室了?那你说说我ceo的办公室是不是没有金镶玉说不过去?”

    投资部经理唯有苦哈哈地回去让梁屿纡尊降贵搬出办公室,跟部门的其他投资助理坐到一起去。

    午睡被叫醒,梁屿也难得没发火,只是皮笑肉不笑地对他说:“我也理解你。”

    投资部经理哭丧着脸:“诶,谢谢您理解。”

    梁屿没敢主动惹他哥,无趣地在工位上艰难熬了好几天。这天,平常那叁五个在群里天天叫唤二代叁代,在工作日里死气沉沉,到了饭点一个个的就开始了。

    陈绶也:【在?】

    张则:【?】

    梁屿:【?】

    陈绶也:【看比赛去啊,今晚春晚呐】

    梁屿:【什么比赛】

    陈绶也:【lol啊,我打算投个俱乐部,今天心血来潮,想去看个比赛。】

    梁屿:【走啊】

    梁屿最晚到,驱车到了比赛场馆外,点了根烟,看见从场馆通道出来的一群穿着队服的小孩儿,应该是刚打完比赛,一个个低着头,跟着旁边的几个大人上了大巴车。

    烟抽完了梁屿才慢悠悠走过去通道入口。

    烟灰被瑟瑟的冷风吹散,有些沾上了他的毛呢外套,他边走边拍,走了没几步,身后由远而近一阵急促的脚步,通道大概叁人宽,梁屿下意识侧身靠边,视线所及是一个身材娇小的姑娘边跑边喊着“麻烦借过”,一头卷发被外头的风吹成了炸毛,口罩遮住了大半张脸,只露出一双略带慌乱的眼睛在外。经过他时,扬起的发尾和没拉拉链的外套衣摆轻轻擦过他,带起一阵属于女孩子香气的风。

    梁屿眯起眼盯着她后背看,直到人跑到通道尽头拐了进去。

    打开其中一间休息室的门,其余叁个人已经坐那吃起了星级酒店打包来的外卖。见了他就调侃。

    “哟,梁二,班上得如何?”

    “就那样。”梁屿懒懒地搬过一张椅子坐下,喝了一口参汤。

    陈绶也伸脚踢了踢他椅子问:“你这一回来,身无分文直接跌落神坛了?”

    梁屿“啧”了一声,斜眼看他:“跌你妈。”

    “不然你会去集团上班?”

    “那是我开始发奋图强准备跟我哥争家产。”总不能直说是因为他借了他哥的高利贷吧。

    “嘁。”

    叁人在这聊了一会,墙上跟现场连线的电视屏幕突然黑了,张则开门抓住经过的一个工作人员让人调试,房外又传来一声“麻烦借过”。

    梁屿鬼使神差回了头,恰好又看见被迎面过来的两叁个工作人员堵在他们房门口的那个炸毛的姑娘。

    工作人员a:“哎你怎么又回来了?又落东西了啊?”

    小姑娘喘着气,声音闷在口罩里:“对对对,我平板没拿……不说了车还在等我。”就短短几秒时间,她又跑走了。

    电视很快恢复了画面,叁个人边吃边聊。

    陈绶也在医药世家,上头也有个哥,他对家里生意没兴趣,在国外混了个文凭回来就说要自立门户,他哥哥优秀,接管家族生意后,陈老爷子也不在意让他自己鼓捣,他拿了资金就开始策划投资个电竞俱乐部。

    比赛打得很快,干净利落的2:0结束,说好的电竞春晚双方整点活给大伙乐呵乐呵,结果其中一支战队像被夺了舍,只给大伙贡献了两场毫无观赏性的比赛。

    梁屿打着呵欠,兴致缺缺:“榜二榜叁就这?”

    陈绶也耸耸肩,“这才哪到哪,很正常,这才是lpl赛区有意思的地方。”他起身两人,“我一会约了plg的ceo吃饭,有兴趣不?”

    梁屿跟他们摆摆手,“困,我回家睡觉了。”

    *  *  *

    比赛输了,叁连败让队伍气氛有些低迷,复盘会已经在训练室里开了叁个多小时,喻星沉默地扭了扭僵硬的肩颈,数据表已经整理了十页,她看着已经面无表情的选手们,作为数据分析师,一时间觉得无力又心疼。

    她进入电竞行业不过两年,fog是她入行的第一个俱乐部,也是她刚开始玩这个游戏第一个喜欢的战队。在这短短的两年时间里,她竟然就经历了战队新老更替,五个老选手在一年里陆续退役,现在的六个选手都是从青训和次级联赛出来的新人。

    接近零点,复盘会结束,队员们起身活动了几分钟又开始打排位,喻星拿着比赛数据,跟两个教练开始另一个战术研讨会,直到半夜两点才结束后。

    上单小超说饿,负责给战队做饭的阿姨知道他们打完比赛回来半夜一定要吃夜宵,在下班前就包好了小馄饨,她和战队经理添哥一起给弟弟们煮了夜宵。

    添哥看着这群小孩儿感叹:“嗨呀,年轻也有年轻的好,心态虽然崩得快,但也恢复得快。虽然最近输得都挺难看的,还是希望你们顶住,啥时候你们能对输赢一笑置之了,那就真的是长大了。”

    弟弟们眨眨眼,吭哧吭哧吃完小馄饨,嗯嗯嗯地应他,又跑回去继续打排位。

    添哥喝了口汤,转向喻星,问她:“你一个女孩子,也别天天跟着我们这帮大老爷们熬夜,平时数据和工作做完了没什么事儿了就早点回家,不用一直呆在这的。”

    喻星微微一笑:“随队也是我的工作呀。”

    添哥知道劝不动,只能摇摇头。

    帮忙收拾好碗筷后,喻星这才拖着疲劳的身躯从基地出来。

    这里是海城数一数二的高档住宅区,fog老板李复森虽然是个富二代,但搞电竞是很烧钱的,俱乐部成立的第叁年,他开始从不差钱转变成每花一笔钱都需要精打细算。选手和教练、经理都住在基地里面,除了喻星。喻星虽然是本地人,但家在城西老城区,从家里过来单程要转一趟公车一趟地铁,费时一个多小时,李复森照顾她,就帮她租了住宅区另一边的公寓给她当宿舍,她只用付一半的租金。

    喻星到家后才发现手机已经没电关机了,插上充电器开机后,震个不停,她实在没精力去看了,丢下手机就去洗了澡,倒在床上闷头就睡。

    睡到中午十二点才惊醒,捞过手机一看闹铃都响得自动关闭了。她快速洗漱完,粗略整了整毛躁的卷毛,去基地的路上才慢慢看昨天的微信。

    喻青周六过生日,是跟她同月同日生,比她小一年的堂弟。他打算请朋友去家里新开的度假民宿玩两天,但那天喻星有比赛要随队,加上有了前几年的先例,喻星知道去的都是些n代,她如今一介平民又社恐,实在是没有什么参与感,所以就回绝了。喻青哪里肯,给她打了好多电话发了好多微信,因为昨晚喻星一直在忙没注意,估计大少爷现在还气着。

    两人的爷爷是堂兄弟,他俩是从出生起就穿一条裤子的交情。早年,喻星的爸爸还经营着当时本地最高级的大酒店,后来因为经营不善,酒店关门,喻父申请破产,喻星还没读完初中就跟着父母从城东的富人区搬到了城西。喻青家里很早做起了外贸的生意,有一家不小的合资公司,喻星家出了事之后,也帮衬了不少。从小就混在一起玩的小姐弟突然面对了离别,喻青还因为不能天天跟喻星一起玩而闹了快一个月,当时十叁岁的喻星经历家道中落,而且她本身就是个性格沉静的小姑娘,好说歹说把喻青哄好了。

    两人的感情一直很好,这不假,但是两人的圈子确实已经很难有交集。

    喻星从小就是美人,小时候像个清纯的小公主,长开了之后活生生就是学校里男生梦想中的初恋脸,清冷的五官不笑的时候疏离又厌世,一笑起来眉眼弯弯,又如炎炎夏日的一口冷饮,舒心又清爽。她要是善用这张脸,能把脑子不太好又轻佻肤浅公子哥玩得团团转。每回去喻青组的局,总会收到一些公子哥上不了台面的明示暗示,以为她凤凰变山鸡会轻易攀炎附势。她确实不是什么清高烈女,家里发生变故后,她很长一段时间没能接受那份落差,也经常自卑。一次局里认识了一个叁代,彼此一见钟情,两人都是初恋,爱得轰烈,天真的以为真爱能摒弃门第之差,后来那位初恋给了她当头一棒,但她也不怨,在一起的悸动和热烈都是真的,只是爱得不够,不够他顶住家里的压力而已。

    还在想着,喻青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该不会是昨天输比赛输得你也萎了吧,干嘛关机啊。”

    “没电而已。”

    “行吧,我已经气了一晚上了,为了我的肝我决定这次先伸出友爱之手,希望你不要不识好歹。”

    “……周六的比赛我得随队,打完都要九点多啦。”

    “我知道,我让司机在场馆外面等你啊,总之零点之前你一定要出现在我面前跟我一起切蛋糕。”

    拗不过她,喻星只能认命地“好好好”,喻青才满意地挂掉电话。

    作者说:

    大家好。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