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子 - 江湖上十五农家 [秦时+天九]忘机(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呼,骑了一天马,天也黑了,咱们坐下来吃点东西,休息几个时辰再出发。”荆轲看这里地势开阔,刚才又路过了小溪,觉得是个不错的地方。

    “说的也是。”忘机点点头,落地后,顺手将马拴在了树干上,又取下了一个小包袱,里面有糕饼和水袋。

    荆轲摆摆手,面露苦色,语气生敬,“那些东西又冷又硬,也亏你咽的下去,我可得弄点东西下酒。”

    “我不会烤鱼,那就麻烦荆大哥了,我就负责找木材吧。”忘机不太在意口腹之欲,确实也不擅料理,她生好了火,在原地等着,不一会儿,荆轲便提着两条鱼回来了,他动作麻利,叁两下就把鱼处理好,串在树枝上开始烤着。

    “倒是看不出来,你看着柔弱,体力倒不错,我本来想你什么时候开口,就什么时候停下来休息。”荆轲也没料到忘机能坚持骑一整天马,他自己都有些累了,不过医家平时需要上山采药,路途艰险,也合理。

    要是会武功那就更正常了,荆轲又兴致勃勃地说道,“对了,你的武功如何,要不要与我切磋一番?”

    “很少有出手的时候。”忘机神色坦然,但语气迟疑了一下,“大约足够应付情况。”

    荆轲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那就是武功一般了,也不再提切磋一事,“喏,烤好了,你尝一下味道怎么样。”

    烤鱼表面略带焦脆,微微爆皮,露出雪白的鱼肉,呈蒜瓣状,只是淡淡的一点盐,便鲜嫩无比。

    “荆大哥的手艺很好。”忘机慢慢的吃着,一口又一口,上一次吃这个东西,是在很多年以前,她去鬼谷的路上,已经记不清味道了。

    荆轲粗枝大叶,完全没有意识到忘机的情绪变化,他拿出酒袋,这是夜星这次拿来交易的双月酒,一口鱼肉一口美酒,十分惬意,“要是再有点小曲儿,就完美了。”

    “这不是有现成的么?”忘机笑笑,似乎是被荆轲的无忧无虑感染,她起身取下马背上挂着的琴。

    素手轻扬,音符如雨泄般叮咚流出,悠远中透着一丝轻快,抑扬顿挫,古琴本身厚重的音质与乐曲不经意间透露出的灵动相得益彰。

    荆轲沉醉,他闭上眼,不知是手中的酒醉人,还是美妙的音乐让他心醉,一曲奏罢,他感叹道,“我曾有幸听过旷修先生的音乐,可是今夜魏姑娘所奏,丝毫不逊色于他!”

    “旷修先生技艺超凡绝伦,诚于琴音,我不过是小小的爱好,荆大哥别说笑。”忘机谦虚一笑,她自认为占了后世的创意,琴曲古今有别,所以让人耳目一新,对于旷修这样用尽生平只钻研一门技艺的人,值得她尊重。

    荆轲吃饱喝足,突然一拍大腿,“魏姑娘,你为人直爽,懂酒,懂音乐,左右你大哥,大哥这么叫我,不如我们义结金兰,让我正式认你这个妹子。”

    “作为我自己,自然愿意同大哥结交,但你是墨家统领,作为夜星的首领…我不能答应。”忘机正色道。

    荆轲讪讪一笑,酒醒了两分,是觉得自己有些突兀和不妥,“哎,魏姑娘就当我喝多了,实在是难得遇到一个懂酒,懂音乐,还谈得来的朋友。”

    他平时没什么爱好,就是练武,喝酒,听小曲儿,旷修虽然弹得一手好琴,性格却老成古板,不爱喝酒,陪他喝酒的那群朋友却无人懂音乐,实在恼人。

    “会遇到的,天下之大,一定有一个既会喝酒,又会弹琴,嫉恶如仇,能陪荆大哥行侠仗义的人存在。”忘机祝愿道,倘若真有这么一个人,她也会很感兴趣,放下琴便拿起剑,一文一武完美相融的存在。

    ==========================================================================

    “到了,前面就是农家所在地,大泽山。”荆轲指着前面绵延起伏的群山。

    “农家的据地范围竟然这么广,他们有多少弟子?”忘机皱眉,抬头仰望着大泽山,楚国竟然放任如此多的民众在此割据一方,这真的合理吗?难道就不怕这里变成一股反叛势力?

    “他们可是号称十万弟子,虽说有些夸张,不过也八九不离十了。”荆轲耸耸肩,边说边下马,“行踪肯定被农家的岗哨发现了,找个地方待着,等他们去通报。”

    果不其然,立刻就有穿着粗布衣服的数人靠过来,其中一个面色谨慎的上前询问忘机他们,“敢问二位,来我农家有何指教。”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准确的找到大泽山内部,眼前的男人虽然十分放松,但背后的剑为出鞘,已经锋芒毕露,值得礼遇。

    “墨家荆轲,来拜访侠魁,想引荐一位朋友。”荆轲抱拳,“打扰了。”

    “原来是大名鼎鼎的荆轲先生,劳烦您两位在山脚下稍作休息,我这就去通知堂主。”这弟子的神情立刻软化了不少,墨家与农家关系向来不错,荆轲又是常常与农家打交道,江湖上还不至于有人敢到大泽山来冒充荆轲。

    一个身材魁梧的青年男子走过来,衣襟上挂着七星珠草,他五官端正,给人一种正直沉稳的感觉,挥手屏退众人,“不必了。”

    “好家伙,几个月没见,你就变成堂主了,恭喜你啊!”荆轲大笑一声,一个箭步冲了过去,拍了拍男子的肩膀,然后对着忘机说道,“介绍一下,他叫陈胜,是我的好朋友,现在是魁伟堂的堂主了。”

    “师傅虽然去接任长老的位置了,但还是考验了我很久。”陈胜内敛的一笑,摆摆手,示意荆轲冷静,跟随荆轲的视线看向忘机,“荆兄,不知这位是?”

    陈胜,农家,十万弟子,农民起义,忘机并不知道眼前这个人是否就是历史上那位大名鼎鼎的,但她觉得这个概率不小,看来,诸子百家都是搅动七国风云的推手,隐藏在史书简单字句的背后,是异常隐秘的故事。

    “她是墨家的朋友,这次想来拜访一下农家,巨子大人叫我送她一程,魏姑娘?魏姑娘?”荆轲揽住陈胜的肩膀,一连叫了几声,才把忘机的思绪拉回来。

    忘机面露歉意,拱手作揖,“我叫魏念,方才见到堂主,比我想象中的不太一样,一时有些愣住了。”

    “农家弟子都是这样的。”陈胜认为自己并没有什么出众的地方,全赖周围人的信任与支持。

    忘机回忆刚才陈胜走过来时结实的脚步,看着他粗壮的肌肉,以及背后的长剑,便知道他是一个内外兼修的武学高手,微笑道,“更加出众,是一个非凡的人。”

    对着明晃晃的夸赞,陈胜即便不理解,却也不会说什么,“那好,荆兄,魏姑娘,先跟我来,侠魁外出,过两日才回来。”

    农家的地盘的确很大,怪不得陈胜若无其事的带着他们走了许久,不怕暴露什么,因为即便这样,他们依然在魁伟堂范围内,忘机的情报仅限于知道神农堂、魁隗堂、四岳堂、共工堂、蚩尤堂、烈山堂顺时针围绕着大泽山中心的神农像驻扎,却不知道具体方位。

    忘机眨了眨眼睛,不动声色的打量着,如果不亲自来,是拿不到核心情报的,不枉她费心控制秦墨,联系上楚墨,最后同墨家打好关系,再借助他们正大光明的深入农家。

    “坐吧,不知道魏姑娘拜访我农家是为了什么,如果是我能说上话的,就没必要打扰侠魁大人了。”陈胜请荆轲和忘机上座,并让人倒了茶,礼数十分周全,与他粗犷的外表形成了反差。

    “地泽万物,神农不死,农家奉神农为祖师,精通五谷之术,我设想的合作是由夜星出资,农家提供掌握耕种,历法等技术的人员。”忘机微微鞠躬,湛蓝色的眼眸直直的看着陈胜,诚意十足,“我进门时,看见魁伟堂以麦穗为标志,想必是农家中擅种植谷物的一堂。”

    本以为会得到答应或是拒绝的答案,没想到陈胜竟然愣住了,他面露难色,似乎没想到忘机要说的是这个,“这...虽然农家师承神农祖师,但我们堂中并没有人钻研这方面,平日里弟子们都醉心修炼武艺。”

    忘机有些失望,转念一想,道家,墨家,阴阳家皆是武学高手辈出,也许这个世界更重视武道,“农家者,盖出于农稷,播百谷,劝耕桑,所重民食,昔日农家高人许行带着寥寥弟子来到这里,不求高官厚禄,而求定居从事耕种,注重农业生产,没想到如今农家弟子虽多,竟然......”

    陈胜不了解这些,平日里他更多的是带着人跟其余各堂竞争,属于武斗派,他的兄弟吴旷则负责经营,只是换作吴旷来,也会说一样的话,他的语气强硬,“要让魏姑娘失望了,我们农家并不缺钱财,无意与外人打太多交道。”

    既不从事农业,又不与外界打交道,那十万弟子要如何养活自己?农家又要如何维持运转?忘机的心思七窍玲珑,瞬间发觉关窍,农家背后一定有依靠的人或组织,能够为他们提供大量钱财。

    “呵呵,陈胜老弟,话别说的太急,说不定我能帮到这位姑娘。”一个身材矮小的人慢悠悠的走进房间。

    “朱家老哥?你怎么来这里了。”陈胜倒也不是太意外,朱家并不属于六堂中的任何一堂,但他是侠魁非常信任之人,所以可以自由的出入农家。

    朱家笑眯眯的走到忘机桌案前,“刚好我有事找老弟,不想碰到了这么个有趣的事,敢问魏姑娘,为何要做这桩生意?”

    忘机看着眼前身材矮小的人,面色坦然,视线略微放低与他持平,“自然是为了让人吃饱穿暖,同样大小的土地能种出更多的粮食,便能养活更多的人,我来的时候,看到了不少穿着粗布衣服和草鞋的农家子弟,我与他们想要的一样。”

    “好!这件事就包在我朱家身上,姑娘这个朋友我交定了!”朱家眼神郑重,丝毫不掩饰自己对忘机的欣赏之意。

    ============================================================================

    农家是一个很排外的门派,不过俺女鹅也不是冲着他们去的。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