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子 - 回忆 一 下山 [秦时+天九]忘机(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崤山,道家星明湖畔,一个身着蓝白道袍的女子正在挥舞手中的长剑。

    那女子头上没有精致的发髻,也没有繁复的钗环,只是简单的用白色丝带将头发束好,道袍的样式简单,并无过多修饰,但绣着暗纹的布料,彰示了她身份的不凡。

    即使是这样简单的装扮,也难掩女子的丽质,黑发如瀑,肌肤如脂,一双杏眸流光,秀挺的鼻下是点淡粉色的樱唇,这张容颜虽算不上倾城倾国,可是道家那清冷,不食人间烟火的气息与之融合后,却恰到好处。

    我握着手中通体青碧的长剑,右手轻挑,剑尖一点,瞬息的功夫,剑锋便向下盘连点数下,手腕轻翻,剑锋便由下及上,直攻人的面门,轻灵飘逸,挥洒自如,剑气激起湖水片片涟漪,落叶点点。

    “好!好!好!”一连三个欣慰喜悦的好字,松珑子抚着长须,“瑶光啊,你的三才剑法精进不少,连你的师兄们也及不上你,怕是不日要赶上我这老骨头咯!”

    “师傅你又打趣我,我还有的练呢!”我浅笑着收回了剑。“师傅来找我有什么事吗?最近似乎并无新的招式需要您考教。”

    “咱们天宗虽说不问世事,一心向道,可修炼不仅仅是招式、内力的修炼,最重要的一环,是修心。只有内心的强大,才是真正的强大。此前几代天宗之人都避世自封,本来人宗与我们差距甚大,我们一再封闭,他们却在江湖上走动不断,这差距竟然也越来越小。”松珑子长叹一口气,“终究是路走得窄了,心境不够开阔,徜徉万物,心随天地才是我们应该追求的。”

    “所以师傅的意思是,希望......我去江湖上......历练?”我想了想,有些迟疑不定。

    “可我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必要!”我固执地说,“我喜欢函谷,只想待在这儿安心修炼。”

    “瑶光啊,这就是为师一定要你出山的原因,你已经十六岁了,过了及笄之年,未来有可能是天宗的下一任掌门,为师希望你去历练感悟一番,才能更好的带领天宗走下去。毕竟,人宗的实力已经越来越不可小觑。”松珑子感叹。

    “那好吧,既然是为了宗门,师傅!我必不负嘱托!”我斩钉截铁答道,忽的又茫然了起来,下山,下山去该做什么呢?山下面是什么样的呢?要不问问师傅,刚一抬头,便发现师傅的身影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去吧,瑶光,东西和风都准备好了......”声音似乎像是从远处传来的。

    和其光,同其尘......师傅又用这一招,我嘟了嘟嘴,总有一天我也能学会的!

    不一会儿,一个身量不高的小丫头跑了过来,她才刚满七岁,“师尊,师尊,师祖让我给你送东西来!”说罢递了一个小包袱,“师尊你要走了吗?和风舍不得你.....”

    “和风,你乖乖跟着师叔师伯修炼,我很快就回来了,到时候给你带礼物,好吗?”我俯下身,摸摸和风的头,不光是舍不得函谷,还舍不得我的小徒弟。不过。既然答应了师傅,我就一定要走。

    “好吧,师尊你快走吧,再不走我就不要你走了。”和风委屈着一张包子脸,可怜巴巴地。

    我强忍下心中的不舍,暗暗运功,丹田提起一口气,足尖轻点,几息之间便离开了星明湖。我继续运功,半个时辰过去了,终于来到函谷外,打开包袱,发现里面有一张地图,地图很详细地标注了各个势力的划分范围。

    阴阳家、纵横家、兵家、墨家、农家......我暗自思索,直接去他们的宗门似乎不太好,那就先去魏国的大梁吧,据说是七国中最繁华的城市之一,去看一看世间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那时的我,还不知道,在那里,我将遇到一个我生命中最爱也最恨的男人。

    用轻功赶了几天几夜的路,风餐露宿,虽说我并不介意,但还是觉得有地方洗漱一番更好。快接近城门后,官道上的人越来越多,跟随着人群,用师傅准备好的身份证明,我穿过城门来到了大梁。

    进入大梁城,我发现人们大都往西边走,只有几辆马车往东边去。

    我感到十分好奇,悄悄来到东大街,这里路上行人寥寥,高楼大门毗邻,雕梁画栋尽显奢靡之风,还有许多巡逻的卫兵不时经过。我推测这里应该是魏国达官贵人的居住地,又瞧了瞧,撇撇嘴,没什么意思,便离开了。

    西大街就不同了,人群熙熙攘攘,摩肩接踵,两边有这各种摊贩,贩售着一些对我来说非常新奇的小玩意儿,我这儿摸摸,那儿看看,在天宗不曾展露的少女心性自然流露,却不知这样的娇憨的风情落在别人眼里是多么吸引人。

    突然,我闻到远处传来甜甜的香味,习武之人五感敏锐,我忙的冲了过去,发现是一种黑色的米糕,“这是什么呀?”我不由得好奇的问道。那小贩看着瑶光,愣了愣,脸红着呆呆地说,“这...这是楚国的米糕,是用楚国特别的黑稻米做的,还加了蜜糖。姑娘...姑娘您要尝尝吗?”说罢便递给了她一块。

    我礼貌地道谢,伸手接过来尝了尝,入口即化,香甜软糯,是以前从未吃过味道,和风那孩子一定喜欢,可惜太远了,食物肯定带不回去,我又问道“多少钱?”虽说她在天宗从未用过钱,可也知道买东西是要用钱的,师傅准备的包袱里也放了不少七国的货币。

    “两...两钱”小贩似乎很犹豫。两钱,两钱是多少?我只知道要用钱,却并不知道钱的单位,更不知自己有多少钱。怎么办呢?我想了想,不如让这小贩自己拿吧,两钱应该不多,他若是多拿自己肯定能看出来,道家的辨识之术在百家中也是位号前列的。

    我摊开包袱,“喏,你自己拿吧”。包袱摊开的瞬间,我瞬间感觉到了数道视线看向自己,让人不甚舒服,小贩更是惊呆了,他看到足足有数两黄金,还是七国不同的货币。“姑...姑娘,我...我找不起您的钱,这块米糕就当是送你的。”

    既然不要,那就算了,我并未多想,包袱一收便准备离开,那几道视线却未曾收回,我暗自不悦,准备给这些人一个教训。

    我故意朝着偏僻的地方走,果然不一会儿,几个衣着破烂,长相粗犷的男人走了出来,两个在前,两个在后,为首的人露出淫笑,“这是哪家的大小姐偷跑出来的,随身带这么多钱,兄弟们上,把钱抢到手,再好好爽一爽,这么美的货色可不多见!”

    我虽然不知道他们后面说的是什么意思,但抢总归是懂得,这些人活着,简直是浪费食物,连路边的花花草草都不如,我神色不变,拔出了腰间的剑。那几人见我拔剑,开始有些犹豫,对视了一眼便从身上掏出了什么东西,我懒得与他们废话,提剑横扫斜劈,瞬息间重伤三人,只有为首一人尚且躲过挥向脖子的致命剑锋。

    那人出手向我洒出一包白色粉末,然后立刻向后逃跑,我用内力发动万川秋水,以水刃从背后刺穿他的胸口,此时,那人不过向后跑了一步。

    “哼,我早已护住心脉,何况寻常毒药对我不起任何作用。”我这样想着,却不知为何丹田处似有一团火烧,下腹处涌起一股暖流,隐隐有像四肢流动的趋势,四肢突然有些无力,一抹红云也渐渐飞上了脸颊。我默念清心咒,却发现毫无用处,奇怪,太奇怪了,我从来没中过这样的毒。

    在满是尸体的小巷,我顾不得别的,盘腿坐下开始打坐,却怎么也无法集中精神,身体越来越热,想让人扯开自己的衣衫,意识开始模糊,眼神迷离之际,感受到一股强大的气息在靠近,我准备拔剑,那个人却更快我一步,按住了我准备拔剑的手。

    “放心,我发誓,绝不害你。”清冷,克制的男声映入耳朵,一个眉飞入鬓,眼神冷静,薄唇轻抿的俊美男人出现在我眼前,“多有冒犯,得罪了。”说罢,便将我抱了起来。

    我躺在他的怀抱里,有些看痴了,不由得想要靠近他,触摸他。

    “睡一觉就好了。”他偏头躲闪之际,飞快点了我的睡穴,我便失去了意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