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迟 - _分节阅读_148 白月光总说我撩他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砖墙红漆门,院子里敞亮着,舒阿婆在撒谷喂鸡,鸡笼旁边就是当年他们逃命爬过的树,而今看来墙也矮了,树也低了,他们也不用逃命了。

    舒望舒羽两个穿的是舒阿婆给他们寄的羽绒服,老人家不会用支付宝,怕上当受骗,羽绒服就是实体店里买的,给他们寄,内里的毛衣是舒阿婆打的。

    兄弟两个从来都是一样的一套,看上去显得样貌更是相像。

    舒望进院门的时候喊了句:“奶奶!”

    舒阿婆立时抬起头来眯着眼睛眉开眼笑:“回来了!”

    她把装谷的旧脸盆往旁边树杈上一放,在围裙上搓了搓手上前来,一手牵着一个,舒羽也笑着叫了声:“奶奶。”

    舒阿婆笑得见牙不见眼,不住地拉着孙子看:“终于回来了!我昨天等了好久,后来才发现看错了时间,要不是你爷爷跟我说你们是今天到,我都要急死咯!”

    二层小楼里晃出瘦高的老爷子:“你的记性就那么笨!孙子哪天回来都不晓得!”

    舒阿婆不和丈夫争辩,懒理得他,只拉着孙子们问东问西,问他们饿了没有,看起来瘦了,肯定在外没有好好吃饭,外面的伙食吃不得……林林总总,啰啰嗦嗦。

    兄弟两个也都听着,时不时也插话聊上几句。

    舒望和舒羽见识得多了,有时候听起舒阿婆说话也觉得实诚得可爱,有时候又觉得舒阿婆一律听信别人的观点会容易钻了牛角尖。

    不过他们两个没爸妈的娃,从小就把他们和爷爷奶奶之间的亲情看得很重,特别是在他俩不吵架和好了之后,就更加一致地对家里人好。

    唠叨啰嗦,舒阿婆说话要反反复复重复好多遍,她年纪大了,有些不记事。

    舒望和舒羽就总是和她聊天,不厌其烦再三再四地给她重复。

    二层小楼里,一楼是个客厅,中央供了桌,旁边墙上壁柜里放了尊红脸的关公。

    家里打扫得很干净,角落里放着红木大箱子,里面装着舒望和舒羽曾经的玩具,现在成了舒阿公的坐凳,旁边一张小木桌,上边摆着制笔的用具。

    瘦高的老爷子脸上深深浅浅的皱纹,看着孙子回来了也没恁多话,只看着他们笑,质朴的黄皮肤,颧骨上红红的。

    忽然的舒阿婆看到舒望手上的戒指,愣了一下:“阿月找朋友了哇?”

    舒望抬手自己也看了眼,笑着点了下头。

    舒阿公闻言也看过来,两位老人家心里多少还有些变扭,不能适应这样的事情。从前虽然知道,也默许了,但要真找了个男朋友回来,他们也还是有些慌乱。

    舒阿婆明显的就不安起来,舒阿公镇定些,装模作样问:“哦,人还好不?做什么的?”

    “画画的,”舒望有些不好意思讲,于是把话头推给弟弟,“阿羽也见过。”

    阿公阿婆的目光立时落在舒羽身上,舒羽在家人面前神情也有点淡,不过舒望把他的“淡”归为了“僵硬”,他弟弟常常和家里人说话说着说着就会脸红,于是只好淡着,怕别人一不小心发现他的这个“小缺陷”。

    舒羽被他哥坑来了话头,只好说:“挺好的人,别担心。”

    舒阿婆听见懂事的小孙子这样说心里放下来一半:“你这孩子也真是的,怎么不把人带回来过年?”

    舒羽傻笑一阵,摸摸鼻子。

    舒阿婆风风火火的去做饭,舒羽也收捡他的书去了,舒望让阿公试了下那个电热艾灸仪,阿公笑了半天的好,又把话题扯过来说:“你现在还太小了,别被人骗咯。”

    舒望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他手上的戒指,笑说:“不会。”

    阿公叹了口气:“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你以前没找过朋友,遇见头一个就被人迷了眼。做人要有骨气,别人家给你一点小恩小惠就跟别人跑,自己留点心眼。”

    舒望哭笑不得,舒阿公以为他手上的戒指是对方送他的“小恩小惠”,叫他好无奈,只能再三承诺说“不会”,舒阿公还不太相信,舒望只好跟他说:“我遇见的这个……嗯……就是那个傅老师。”

    舒阿公没反应过来:“什么傅老师?”

    “就是以前救过我的那个傅老师。”

    舒阿公睁圆了眼睛看着他,一脸震惊:“你都做了什么哟!”

    舒望搔了搔头发不知道他阿公想到哪里去了,只好手忙脚乱地解释:“我们就是无意中碰见的,然后发现他也喜欢……发现他也不喜欢女孩子……”

    舒阿公显然不能理解曾经的“恩公”变成了他的“孙媳妇”,卡着一口气顺不下来,另一边厨房里阿婆在喊:“开饭咯!阿月快来添饭!阿羽也下楼吃饭!”

    楼上舒羽应了一声,舒望抠了抠已经长长了微微刮在耳朵边的头发去添饭端菜。

    阿婆挂了围裙走出来还一边笑:“你们在聊什么?”

    舒阿公嚼了两口饭菜,没啥味道,忽然就和老婆子讲:“阿月的男朋友居然是那个傅老师!”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