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迟 - _分节阅读_146 白月光总说我撩他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傅知非也惊呆了,觉得太过巧合又好像理所当然。

    舒望、望舒、moon,竟然真的是个小月亮。

    舒望看他呆愣,起了坏心思,凑过去往他耳朵上一舔:“主人。”

    傅知非浑身一震,舒望趁他呆住的时候大笑着往床尾爬走,紧接着就被傅知非抓住了脚脖子要往回拉,舒望脚心抵在他心口上:“好了好了!我还没唱歌呢!”

    傅知非忍住一时心情:“你唱。”

    舒望清了清嗓子,青年人的嗓音干净,带着一点磁性的摩挲感,像是夏天里的冰汽水,像是揉了满头的柠檬洗发水的泡沫。

    舒望唱:“你问我爱你有多深,我爱你有几分。我的情也真,我的爱也真,月亮代表我的心。你问我爱你有多深,我爱你有几分。我的情不移,我的爱不变,月亮代表我的心。”

    他坐起来搭住傅知非的肩,低头亲了他一口,傅知非想要深入,舒望却推开了他,眉眼里带着笑:“轻轻的一个吻,已经打动我的心。深深的一份情,让我思念到如今。你问我爱你有多深,我爱你有几分。你去想一想,你去看一看,月亮代表我的心。”

    这歌太老了,娓娓道来,没有现下流行的快节奏,也不像而今的民谣和慢歌,曲子不华美,歌词也算不上而今的文艺。

    可是没有比这更合适的了。

    就像没有比舒望更合适他的人,就像没有比命运更巧合的事。

    舒望趴向床头柜,从里面掏出个天鹅绒的盒子,也没个正儿八经的求婚仪式,他紧张得什么都忘了,打开盖子掏了戒指就往傅知非手上套。

    大小恰恰合适。

    戴完了才想起一句:“你愿意吗?”

    傅知非冷了三十年的心破冰化春,他选的那条寂寥的路上忽而跃起暖阳,照亮了黢黑的山谷,鸟儿振翅跃起,唱着歌。

    傅知非心里想:“我何德何能呢?”

    舒望凑上前闷头管他怀里撒了个娇,他撒娇就抱着,也不说话。

    傅知非很紧很紧地抱着他,松开的时候舒望都没忍住喘了口气。

    “我不太会当家人这个角色,”傅知非低头看着手上的戒指,戒指是圆满的,是共婵娟的一轮满月,是他无数次的奢望,是他不敢说出口的那句“爱你”,“我做得真的很差,本来该我求婚的……”

    舒望乐了:“没事,我求婚也行的媳妇儿。”

    傅知非原本兀自懊恼,听见他这么说话又绷不住笑,推倒了压他身上,抓着他的手把另一枚戒指也套牢,十指扣着,戒指剐蹭着戒指,细碎的钻亮和金属光滑完满的质感丝丝透凉,像燎原星火卷了枯折百草,烧了一把春风。

    舒望脸上有些臊,摊开身体低声管他叫了个“老公”。哎,真害羞啊。

    傅知非狠狠往他脖子上咬了一口,抱着舒望回复他欠下的千百句“我爱你”。

    舒望笑了又哭,抹着眼泪这才有个小孩样子,一开始把傅知非吓着,后来又心疼得不行。

    一开始也没心思去想饱暖淫|欲,抱着就觉得现世安稳,再舒服不过。

    云遮月半,傅知非看着舒望水亮的眼睛亲了他额头说:“睡吧。”

    互道晚安,可谁也没个睡觉意思,瞪着眼睛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就是看不够。

    舒望笑说:“你快睡啊!”

    傅知非点头说好,又不闭眼,两个傻子同时笑出来,笑了半天,笑得起火,你捏我一下,我挠你一爪,堵上嘴,挠了胳肢窝,笑得舒望蹬腿打滚,差点摔床下面去,小狗好奇地趴在床沿上看,舒望又觉得不好意思,赶忙收了笑想要好好睡觉。

    笑完了有些畅意,还有些意犹未尽,觉得舒坦,又觉得温存。

    满心眼的小偷小摸,勾住傅知非的手指,又牵他的手,手臂贴着手臂,脚也要架在他腿上。

    傅知非突然没头没脑地又说:“我爱你。”

    舒望偏头看着他笑:“我知道了,你说了好多遍。”

    “突然就觉得说不够,”傅知非顿了顿又讲,“我是你的。”

    舒望笑得肚子上的肌肉都发酸:“我觉得我们两个像神经病。”

    傅知非脑子里稀里糊涂的好像飘在了云上,听见他这样说又不好意思,埋头窝在他肩窝里啃了两口,还觉得不够。

    舒望被他亲着颈侧,感觉天花板像万花筒一样在变动几何图案像在开花,手上往傅知非衣裤里一摸。

    傅知非后背的肌肉一紧,坐起身来捏他的下巴,左右看了看说:“你太撩人了宝贝儿。”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