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迟 - _分节阅读_145 白月光总说我撩他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他想舒望了。

    想穿过孤寂的山谷,从他荆棘丛生的路上去看一只快活的鸟,那只鸟儿在唱啊,在陪伴着他。

    荒草萋萋、幽泉深涧。

    傅知非走到欧蔓门前的时候听见里面在唱歌,舒望带着个滑稽的生日纸帽,休息室的茶几中间摆了个大蛋糕。

    傅知非一阵懊恼,他把舒望的生日给忘了,实际上他们两个也没说过这个,舒望自己都忘了,还是方蔓和小婷给他记着的。

    里边人很快发觉了外边的傅知非,把他拉进来一阵起哄,问他们两个今天有没有浪漫一把,问得傅知非好自责,他们的浪漫大概是倒了七锅的牛奶羹。

    舒望笑着给他开脱:“我自己都把生日忘了。”

    店里小哥们喊着“自己忘了不要紧,男朋友忘了不应该”,非要罚傅知非的酒。

    可怜他只是从欧蔓门口路过,凭白被灌了数不清的五六七八杯。

    舒望知道他酒量,赶忙拉着人分完蛋糕就跑。

    后边一众笑骂他没良心的,方蔓往舒望身前拥了个满怀,祝他新一岁万事顺意。

    舒望笑着答应了,出门路过旁边花店,傅知非拉着他买了一捧百合。

    今天他们两个还没遛过狗,舒望上楼放了花把狗牵下来,小棉花糖甩着小屁股雄赳赳气昂昂,左扑右跳好不快活。

    傅知非一手牵着小狗一手牵着舒望,冬天天气冷,他把舒望的手揣进口袋里,一遛遛了俩。

    舒望小声说:“其实我还有一个秘密。”

    傅知非瞧见他脸上的酡红,知道他也喝了不少,放低了声音问:“什么秘密?”

    舒望看着地上的小狗子一点点大,白团子滚来滚去,傻笑了两下。

    傅知非把他牵近了一些:“你喝醉了。”

    “没有,我酒量好得很。”舒望眼里亮晶晶的,傅知非看了发笑,也不戳破他。

    舒望看着小狗又傻笑:“傅老师,我有时候觉得命运真的奇妙。”

    “嗯?”

    舒望拨楞两下小狗,仰起脸来看着傅知非说:“我肯定,以前那些糟糕的事情攒下来,就是为了兑到一个你。”

    他们走在小区里,冬天夜晚小区里的人少,枯枝似墨,掩着天上半轮月亮。

    傅知非揽住他的腰把今晚上和父母决定在家过年的事情说了,舒望讲:“那不错啊,慢慢来,总会接受的。”

    傅知非叹说:“回来路上我就想,我何德何能呢?”

    舒望笑着说不出话来,抓着傅知非的手背亲了一口。

    小狗子在树底下拉完了粑粑,傅知非给它铲屎的时候舒望神经一样问了句:“你说以后我要老得走不动了只能躺在床上,你也给我擦屁股吗?”

    傅知非哭笑不得,一家小三口上楼,洗完手了傅知非往他屁股上抓了一把,舒望求饶发笑,眼睛弯起来推他的手。

    傅知非抱着他倒下去,舒望笑得发喘,好半天缓过来了,傅知非和他正经说话:“我觉得我妈还没这么快能同意。”

    “肯定的啊,”舒望笑说,“你和她僵持了五六年,哪能这么一个半月就和你和好,那不太没面子了吗?”

    傅知非捏他的脸:“你怎么这么懂?”

    舒望躲开他的手,躺着看天花板,忽然说:“我那个秘密还没跟你讲。我要给你唱一首歌。”

    他跳来跳去话题,傅知非也不介意:“你唱。”

    舒望把他推开一点:“我唱的歌很老,你别笑话我。”

    傅知非说:“那我比你老七岁,你别介意。”

    舒望笑起来:“傅老师,你知道我小名叫什么吗?”

    “叫什么?”

    “和我们家狗的名字一样,叫月月,”舒望埋头往被子里一卷,“我第一次来你家的时候听见你喊小狗的名字我都惊呆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