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迟 - _分节阅读_143 白月光总说我撩他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真香定律诚不欺我。

    傅知非从最开始的扔下话就走,后来也渐渐地会和傅教授说上两句,老爷子也爱练练字,拿自己的字给傅知非看,父子两个在书房里聊上几句,傅妈妈就在屋外一边看电视剧一边织毛衣。

    现在傅知非也和他妈妈打招呼,聊几句有的没的,傅妈妈臭着脸不情愿和他说话,也就闲扯两句工作上的事情,知礼家瑶瑶的事情。

    谁也没有率先提及情感话题,这个对于他们来说还太敏感。

    傅妈妈几乎是逃避。

    年关临近,舒望和舒羽是肯定要会老家过年的,傅知非还在犹豫。

    傅知非有些心不在焉,舒望把两个保温桶塞进他手里,踮脚在他脸上亲了亲:“今天也辛苦了傅老师。”

    傅知非牵过神思来低头看着他,无奈又宠爱的笑了笑:“没有你可怎么办呢舒望。”

    舒望笑开,给他绕上围巾,自己也下楼去,晚上欧蔓那里还要忙。

    “我的这份就不带了吧,”傅知非有些苦恼,“太难吃了,我妈一会儿又要念叨。”

    “你做的她就算念叨心里也会觉得好。”电梯里舒望拢了拢他的围巾,往他肩上拍拍浮尘。

    傅知非微一点头,心里还是不太相信。

    果不其然傅妈妈刚听见他说他也学着做了一份之后,脸上就满是不相信:“你做的那能吃吗?”

    傅知非想了想,自己添出来先尝了一口,眉头皱得死紧,舌头上不知道什么味道,麻麻的呷涩水一般,收拾收拾他那份牛奶羹:“我看这个还是倒掉吧,做了好几份味道都这样。”

    他也很无奈。

    傅教授倒是来了点兴趣,笑眯眯说:“咱们家就没有这个做饭的基因。我尝尝。”

    傅瑶放寒假住在爷爷奶奶这儿,闹喳喳像只麻雀,也飞过来尝了一口,吐了吐舌头还要说:“奶奶你也尝尝,比我爸烧的开水还难喝。”

    傅妈妈被她这说法逗笑,傅教授“身先士卒”替妻子试过毒,吧砸两下嘴,瞧了眼小儿子:“你这做的第几份啊?”

    傅知非摸摸鼻子:“第八份。”

    “还行,”傅教授落下个评语,“还好不是头几份,不然要去见马克思了。”

    傅知非哭笑不得,紧张地看着他妈妈来也尝了一个勺子尖儿。

    傅妈妈抿着嘴立时哆嗦两下,瞪了儿子一眼:“你一个人在外也住了这么久了,怎么弄个吃的都不会,你尝尝你自己做的,这是人吃的嘛?”

    莫名的傅知非头一次挨骂还生出几分好笑来,傅瑶笑说:“叔叔哪用会做饭啊,小叔叔会就行了呗!我尝尝他做的!”

    傅瑶在爷爷奶奶面前无法无天,伸手就直接往舒望那桶里捞了一勺子,开盖的时候里边的奶香味就浓郁漫开,香气里带着牛轧糖般的酥味儿,坚果和干果细碎,核桃杏仁的香气里夹着一股蔓越莓的酸甜。

    傅瑶瞪着傅知非,诚恳地来了句:“我觉得这手艺比我妈好。”

    在舒望还没成为他们家庭成员的目前,知礼媳妇是这个家里最会做饭的人。

    傅妈妈轻轻哼了一声,倒也没反驳,只对傅瑶说:“你喜欢你都喝掉吧,不然都喂胖了门卫那儿的猫。”

    傅教授不太客气地拆她的台:“对对对,你是最苗条的,你喂不胖。”

    傅瑶哈哈笑开,傅妈妈气得摔门往房里走。

    后来她自己又出来了,说是毛衣没打完,她还要看电视剧。

    傅知非逐渐也能明白一些舒望的用心良苦,亲情也是需要经营的。

    他笑了笑。

    傅瑶拉着叔叔好一阵聊天,问他什么时候把男朋友带回家,又问他今年在哪过年,是不是在家过年。

    问得傅知非看着他妈妈紧张,问得傅妈妈心里也炸了毛一样紧张。

    傅知非琢磨了一会儿,看向他爸爸,傅教授轻轻咳嗽一声,瞟了眼傅妈妈,看她老神在在地只盯着电视,心里好笑说:“你们净给我装。”

    “那什么,”和事老傅教授说,“要不你今年在家过吧?”

    傅妈妈立时说:“在家过年也行,别大过年的给我找不愉快,人我是不会见的。”

    傅知非无奈:“他也不会来,人家和弟弟回老家过年,好得很。”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