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迟 - _分节阅读_11 白月光总说我撩他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谁管他啊,”桑野放肆笑说,“别理他,今天桑爷舍爱陪你!”

    舒望抿紧了嘴唇,看着一个又一个人从他面前过,走进傅知非所在的卡座里。

    里面喧闹的,笑闹的,喝酒谈天的声音也渐渐大起来。

    音乐的浪潮一波高过一波,前来搭讪的人也越多,舒望摇了一次又一次头,眼睛盯着脚尖,耳朵里始终关注着卡座里的声音。

    那个时不时低沉说几句话的声音。

    傅老师……舒望切到墨月堂的微信,置顶的对话框就是他——“不知非”。

    不知非,傅知非。

    “知是易,知非难”的那个知非。

    聊天记录停留在半月前,傅知非从他这里定了几支毛笔。

    卡座里突然爆发出一阵笑声,舒望看了一眼,傅老师坐在最边上,长款外套垂下一边衣角,把衣摆上的那只鹤也垂了下来。

    他脸上的笑似乎很淡,手上还夹着猩红末端的烟。

    舒望在对话框里键入,墨月堂:傅老师,我们做了一款新七紫三羊的兼毫小楷笔,斑竹笔杆的,您要试试吗?

    沙发卡座里傅知非喝得已经有些高了,他和桑野的那瓶限定早被他俩喝完,之后桑野叫来的这些人都是群会玩的公子哥,自来熟,见人来两杯。啤的、洋的还有别的一混,酒精冒泡咕嘟着快往脑子里去了。

    桌上的手机亮了一下,傅知非拿起来认了半天,然后给那边回复了一个“好”字,连带一个句号,十分的保守严谨,和从前一样。

    第7章游戏,亲吻,醉

    墨月堂:傅老师这么晚还没有休息吗?

    不知非:嗯,有事。

    墨月堂:那您早点休息哟,多多注意身体。

    傅知非笑了笑,回复说:好的。(微笑)

    舒望盯着手机上的那个微笑一阵气闷,也不知道自己在闷个什么劲儿,搭讪的人又走来一个,手里端着酒问他喝不喝,舒望皱眉摇头,头都要摇疼了。

    傅老师是个老古董一样爱发微笑表情的傅老师。

    傅老师曾经帮过他,帮他家走出了狼狈的困境,傅老师救过他的性命。

    傅老师不应该是和风醇韵的画家吗?

    不应该是不抽烟不喝酒,会用保温杯泡枸杞,家庭美满幸福,养生养花会做饭的好男人吗?

    舒望把傅知非放在心口捂了六年,怎么突然的……傅老师竟然是个同吗?

    舒望从来都只透过微信上那个小小的屏幕了解傅老师,傅老师鲜少发朋友圈,发出来的也都是一些各地采风的风景照。

    舒望这才意识到,他对于傅知非的了解还太少太少了,他心里的那个傅老师,是他想象中的傅老师,他其实一点都不了解他。

    酒过三巡,夜店里的浪荡少爷们也都醉了个透,男人么,喝酒吹牛,说些带荤话的玩笑,又是在这样迷蒙的环境里。

    沙发卡座里酒桌上把空瓶子一扫,留了一个圆的,转着玩起真心话大冒险,亲个搂个,朋友里还有原本就成双成对的。

    有些烦躁。

    傅知非知道自己已经醉得有些不清醒,原本也不愿参与这什么破游戏。

    就算他爸妈接受不了他是个同性恋,把他赶出了家门不认他这个儿子,他也不愿真的去随便玩玩。

    可是现在却实在是,有些熬不住了,三十了,不想再孤孤单单一个人。

    这圈子里来来往往的人很多,真的能停下来驻足停留,对抗着家庭压力和社会认可的人,太少。

    放纵和叫嚣,在不稳定的关系中期盼稳定,又在逐渐的稳定中一次次离经叛道,太常见了。

    傅知非的太阳穴上一抽一抽地疼,他伸手按了按,眼睛漫无目的地看着前方,已经很久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