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迟 - _分节阅读_8 白月光总说我撩他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第5章康爵,制服,酒

    粉色的小电瓶车骑过一道苏河桥,对岸缤纷色彩的霓虹灯的闪烁连成了片,把灰墨蓝的天晕开一点,从暖色的灯光里传递出一种别样风情。

    江南流水划分老城的清雅和艳丽,将世界分隔成左右两个彼端。

    康爵酒吧就在苏河桥艳丽的那头,在声色犬马里,在令人目盲的五光十色里。

    它的位置偏僻,临河风景却很好,再偏僻也是没关系的,因为几乎所有人都会被孤独打败,想要同伴,想要诉诸自由的权利。

    这是一家gay吧。

    电瓶车绕去了康爵后门的巷子口。

    笔直的腿从车上跨下来,圆寸、凤眼、黑口罩,勾勒腿型的黑色休闲裤外露着光洁的脚踝。

    舒望拨了王家小子留给他的那个电话号码,他的声音有种介于少年和青年之间的清磁感,有些独特:“喂,乔领班吗?我到了。嗯,对,康爵后门这里。”

    没一会儿巷子里开出个小门,穿着执事制服的小个子男人举着手机冲他喊了声:“这边!”

    舒望跑了过去,小个子把他往里一拉:“是给小王代班的那个舒望吧?快点的,我已经要忙死了!”

    乔领班把他领到更衣室,翻了翻底下套着的制服:“一米七八是吧?你这号还真不好找。”

    乔领班翻来翻去,从旁边那一摞的底下抽出一套衣服来塞进舒望怀里:“这个!你赶紧去换,我要先去前边了。”

    舒望清了清嗓子:“一会儿我要……”

    “不要不要!”乔领班往门边折了两步扭过头来和他说,“基本不要你做什么事,小王和我打过招呼了,你不认识酒也不知道要怎么弄,一会儿我找个人带带你。弄得来就帮帮忙,弄不来也没关系,反正也就今天一天而已。”

    他说完话,风风火火地走了。舒望摘了口罩,拿着衣服左右看了看更衣室,多少还是有些不习惯,往旁边的小卫生间换衣服去了。

    乔领班没找到180的号,给了他一套175的,好在舒望原本就瘦,制服的大小倒是勉强,就是外套的马甲有些小,腰那个地方勒了一点,不是太舒服。

    白衬衫收束着领口和腕口的禁欲,黑领带压在马甲里,两条弯细的挂链从左边的胸牌垂到右侧的胸针扣——“longislandicetea”——长岛冰茶,他今晚上的代号。

    从员工通道里进,白色的墙渐渐灰暗,然后在喧闹着心跳的dj声中,演化出蓝紫变换的光。一步跨进了康爵,就像跨进了另一个世界。

    康爵,空杯的意思。

    康爵酒吧,来这里,就是一个“醉”字。

    在喧嚣里醉,在烦闷里醉,在放纵里醉,抛下所有现实,逃避所有艰难,用金钱换取自由,恣意长饮一杯。

    台上的乐队耍着架子鼓和电音吉他,硕大的音响,主唱火红的头发穿着带铆钉的马甲,唱着舒望欣赏不来的歌。散桌里的客人们随节奏高举手臂扭动着身体,宽沙发的卡座隐没在暗处。

    妖娆的、骚包的、帅气的、健硕的、冷酷的、普普通通的,男人们汇聚在一起,或在狂欢,或在搭讪,或是隐匿在暗处拥抱亲吻。

    舒望下意识地皱起眉头。

    乔领班从散桌客人那边折返回来取酒,看见舒望,先是一愣:“你是舒望?”

    “啊,对。”舒望礼貌地笑了一下,他笑起来好看,他的样貌还有着未褪稚气的饱满,五官却分明而漂亮,眼睛深邃,眼角微微挑起,有些凤眼的味道。

    乔领班看了他两下,从酒柜那拿了酒又看了他两眼,然后凑过来问他:“小孩儿,你成年了没有?”

    舒望笑了声:“早成年了,我都23了。”

    乔领班笑说:“我以为你还上高中呢。哎,那什么你跟着我就行了。服务生的工作好做得很,你试试。”

    “行。”舒望爽快地答应一声。

    康爵里分包间、卡座和散桌。

    包间自然是楼上有专人服务的包厢。散桌比较随意,吧台边有高脚座椅,t型舞台下方也有散桌绕着围簇,客人们多是三三两两的、独来独往的、来寻求搭讪和邂逅的。

    卡座里则多半是些一起来的情侣、朋友什么的,只图热闹畅快,又不希望有人随意来打扰的狐朋狗友。

    乔领班托着酒盘往舞台底下去,一面问舒望说:“你是小王他朋友还是男朋友?”

    舒望笑说:“我是他老乡。”

    乔领班抬头看了他一眼,眼睛也笑得眯起来:“没找个男朋友?”

    舒望收敛了嘴角一点笑:“没有。”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