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涟 - 第十八章(下):只有你我二人知晓。 叙鸩姬(1v1)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你练字,怎么只练我名字?”迟叙意伸出一只手拨弄她胡乱涂的几张纸,笑着问道。她当真是四艺不通,光写迟叙意这三个字就已独自开创了好几个新流派。

    提到这,祝鸠才后知后觉地想起她此行的目的之一。

    祝鸠伸出手握住他撑在书案上的手臂,转了个身,倚靠这案几,与迟叙意面贴面地对视。

    她今日饮用了太多甜滋滋的蜜桂酿,灵湘根本劝不住。酒壮人胆,她这时向酒借来的胆支撑她对着迟叙意大声喊了一句:“改名字!”

    “换什么名字?”迟叙意笑问祝鸠。

    “就是改、改名字啊……你,不能叫叙意了。”祝鸠的虚张声势在他的浅笑中消解了,小声期期艾艾道。

    人真醉了。祝鸠白透的面颊上晕开一片酡红,嘴唇也水艳艳地在他面前翕动个不停。迟叙意满目都是她含情的薄红。

    “怎么,你难道会不知道吗?”,祝鸠歪着头,很不解的看他,“陈意映给我说,她的名字就是冲着你取的。”

    冲着他取的?意映?迟叙意一时也很不解。

    “不许你叫叙意,不然你真和陈意映成一对儿了。”祝鸠见他没反应,自絮絮道。

    叙意,意映。迟叙意算是反应过来了,陈意映这是在她故意乱讲一通了。

    “你可知道陈意映以前叫什么名?”迟叙意耐心引导她走回正轨。

    “不还是意映么?”祝鸠很疑惑,觉得迟叙意的问题很古怪。

    “是哪个映字?”

    “不是现在这个映么?”祝鸠想破脑袋也想不出别的字。

    “还真不是。”,迟叙意笑道,“是应,她从前叫意应。”

    祝鸠皱着眉,努力思索:“她改了名?”

    “正是。”

    “有这么一回事情么?”祝鸠半点印象都没有,总觉得迟叙意在唬她。

    迟叙意将陈意映那名字由来讲出来:“从前陈尚书令膝下无子嗣,急得家中大夫人日夜求神拜佛。有一日竟真灵验了,即是有了陈意映。心愿应验了,是为意应。”

    他看祝鸠愈认真听,神色就愈来愈清明,至于面色泛起一层血色。

    “后来陈意映识字了,觉得应字不美,便改成了映。”

    迟叙意垂首对上她一双迷蒙羞赧的眼,嘴角啜着笑,意在问她明白与否。

    面前女子不敢与他对视,偏过头去,继续辩驳:“可是,‘意应’也未必不是冲着你名字而去的。”

    “她该有名字时,我才十二三岁。”

    迟叙意说过这句,身前的人才闭口不言了。他抚上祝鸠后颈,轻轻摩挲。夜已很深了,她穿得又少,还要梳露出后颈的发髻,颈后一片脆白的肌肤玉似的冰人。

    “穿这样少,还添这么多冰,哪里养成的习惯?”迟叙意边说着,边取了外衣替祝鸠披上,额外抻直衣领盖住她后颈。

    祝鸠身量很高了,同迟叙意比却是怎样也比不过的。他的外衣盖住她绰绰有余,还有曳地的余地。

    “还要我改名字么?”迟叙意抚上她脊背与肩头。

    瘦了,瘦很多。她的肩更削薄了。

    祝鸠声如蚊呐:“改一个罢,不要带意字了。”

    “那你转个面,我来教你写我的新名字。”

    这样快就有新名字了?祝鸠心里很怀疑,却觉得他的提议很不错,教她不必与他对视。

    迟叙意提起祝鸠的笔,才发现她竟选了只作工笔画的笔。他哑然看身前的人。身前的人明显毫不知情,还待他写出个所以然来。于是他仍就着这笔,沾饱了墨。

    “我有一表字,唤作柏弋。”他写前先知会她一句。

    “博弈?下棋那个博弈么?”

    “非也。”,迟叙意以竟一怔,将祝鸠的手捉进自己手中,将笔送进她中指与无名指之间,“我写与你看。”

    “原是这两个字。”

    “然。”,迟叙意答道,“新名字,只有你我二人知晓。”

    “谁替你取的表字?你的表字为何只有我二人知晓?只有我二人知晓又哪里算改名字?”祝鸠连珠炮似地提了一串问题,大有再争论一场的趋势。

    “弱冠之年,自己取的。”迟叙意也不恼,语调平和地应她。

    祝鸠想到一件十分重要的事:他十五岁便袭爵了。那时,他都还没到能取表字的年纪。

    她不知如何转圜,于是又开了一话头:“我的小字你知晓么?也算是新取的,很少人记得。”

    “我晓得,叫祝鸠,神鸟官名。”

    “你竟知道是神鸟官名?”祝鸠讶异。

    迟叙意不解她的讶异,仍笑着打趣:“我还是略微读过些书。”

    “你……”祝鸠明显不赏识他的风趣,气得跳脚。

    迟叙意按住她欲动的颈脖,催促她认真学写字:“好了,我不说了。”

    他执着她的手,让祝鸠在纸上轻轻巧巧落在柏弋的旁边。

    迟叙意偏靠在祝鸠右耳一边,呼吸吐字的热意都漫过她耳边。教她颈后泛上羞红,还被衣领盖住。

    祝鸠饮了许多桂花酿,又围坐在盈斥着桂香的席间,酒气经她肌肤温热一蒸,只剩醉人的芬芳。

    在夏日里还追着温热走的,料想也只有他一个。他伏在她耳畔肩头,像只倦鸟归巢。

    “我儿时总把鸠字写错。”,迟叙意领着她在鸠字上添两笔,“我总写作鸩字。”

    “鸠是祥鸟,鸩却是毒鸟,。”,祝鸠不明白这样简单的错误他为何还犯,“也许是你心肠太坏,脑袋中就只剩鸩字,没有鸠了。”

    她还惦记着方才那读书多少论哩。

    “是我不好,我不该把你忘了。”迟叙意说一些引人遐想的话。

    “你识字时,我还不叫这名儿呢。”祝鸠脸红反驳他,觉得他又在说怪话了。

    “我该知道你迟早会叫这名。”,迟叙意轻握下她的手,又领她写了个祯字,“若觉得鸩不好,换个同音亦可。”

    “太庄重,老气横秋。”,祝鸠轻易地被他带偏,有商有量地与他探讨起这不属于她名字中鸩字来,“怎么说,我也该是珍字。”

    祝鸠挣开他的手,画了个珎字。

    “怎么写这个形?”迟叙意轻声细语地问她。

    祝鸠颇为得意道:“珍字太多,俗气。改成这个便独特许多。”

    迟叙意笑她总求独一份。

    “珎珎,醉倒我矣。”迟叙意低低笑起来,耳鬓与她相贴厮磨。祝鸠这闻见他身上也一些酒气。陈府的宴会,他必定也去了。

    祝鸠轻声说:“鸩鸟只毒杀人,没有先醉倒你的好心肠。”

    迟叙意也呢喃着回一句:“鸩毒是上品的毒药,死时无痛,不消先醉。”

    ——————————

    *作者有话说:

    我也不想卡肉卡在这里t   t   尽力在今明两天半把h章发出来(一定一定)

    已经在准备回去念书了,学业繁重,而且我还落了很多课。(沉默)(都是在家害的qaq)

    接下来将是非常有规律的周更ovo,每周六或周日准时爬上来贴文,所有留言周六一起回复。(我真的很爱回留言)

    另外贴一个我的popi提问箱的地址:.popiask.cn/ylhy01

    所有与文章相关的问题都可以通过这个提问箱告诉我!!想要收集姑娘们发现的我的问题,辛苦大家!!!虽然到现在都没有人理睬我就对了(流眼泪)。

    那么,姑娘们,周六再见啰^   ^/?老虎油all

    祝我学业顺利,大家心想事成、健康快乐?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