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涟 - 第十六章:“我的名字,就是冲着他去的。” 叙鸩姬(1v1)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最近发生了件大事,卫家上门向华家提亲去了。是卫家嫡长公子,求娶华家嫡长小姐。两家门当户对,两人的生辰八字又相合,是份旁人求之不得的好姻缘。

    华家上下都为年底将至的一场盛大婚礼忙碌起来,人人的神色都沾着喜气。祝鸠除外。

    只是见过卫家下的聘礼,祝鸠也不好再有情绪。宗正寺几乎没有采买的差事,是九寺中最捞不着好处的一个。而卫家竟下了这样体面、至于过分丰厚的聘礼,足见诚意。

    雎鸠是真心因这良缘高兴,日日笑意掩不住,能从灵动的眉眼间流露出来。

    倘若阿姊当真快活,祝鸠便愿意不去恶意揣测卫家下这样丰厚的聘礼,主要是向圣上表现忠诚。

    唯一需她在意的地方,是这提亲的日子,与前世相比提前了月余。

    家中人终究不愿她掺和。

    *

    雎鸠待嫁,寻常宴会大多都推辞不去。雎鸠不去,祝鸠就更不会去,一并推掉了。但这次陈家办的桂宴,祝鸠却非去不可。

    因为雎鸠要她做信使,和灵湘接头,将传情之物送给她未来的夫婿。祝鸠见雎鸠眼神恳切,盈着柔情的水波,不忍拂逆,便去了。

    说来,女子的生活就是这样无趣。未出阁之前,终日不是习四艺,就是参宴会,单调乏味。且祝鸠不爱四艺与书,日子更是单薄无聊,全凭棉絮似轻飘皱缩的日常填充架起来。

    雎鸠不来宴席,祝鸠身边的位置便换了灵湘来坐。灵湘年岁小些,理应坐原来祝鸠靠下的位置,而祝鸠就该坐但原来雎鸠靠上的位置。

    换到上首,离令仪郡主就更近了。

    令仪身边比方来大都时热闹了一些,但和陈意映坐在起,一比较,就显得太过冷清无力。她身边最扎眼的,还是那云麾将军府的小姐。

    众女见其跟在令仪郡主旁边,忍不住要嘴碎两句。

    云麾将军明明是镇国大将军的麾下,而府上小姐不设法亲近镇国大将军府的女儿,倒巴巴地贴着这不很风光的郡主,简直是在下上司的脸面。但人人念及华二的脾气,就又很能理解那可怜小姐。

    若有能在刁钻且不近人情的华二那儿讨着好的本事,怕是能把陈意映都哄得服服帖帖,遑论温和的令仪郡主?

    一干有脸面的女子中,最易亲近的便是和和气气的新贵,令仪郡主了。令仪不似华二或清贵文官家小姐一样冷傲,也不像陈意映那样刁蛮爱摆架子。她对谁都一般温和,不将世家小姐划出三六九等。

    于是,有些小姐便愿意舍了陈意映那条远道,改走令仪郡主这边了。

    但略微有些见识或身份略高贵的小姐,暂时都不愿意撇开陈意映这头。只因令仪郡主和陈意映比起尊荣来,竟实在差了许多。

    令仪虽是慎王的嫡长女,还有郡主品级加身,却敌不过陈意映单一个陈家嫡女的身份。

    陈家嫡女,还是独女。上有尚书令父亲、太后姑母,此外还有一位皇帝表兄,两位年轻有为、仪表堂堂的堂兄。

    而令仪只有一位前为废太子的父王,荣辱全依凭做皇帝的伯父和做太后的祖母一念之间。且在人后,还不得不唤陈意映一声姑母。

    不过幸而太后自来偏爱大儿子慎王,对令仪也宠爱有加,程度与陈意映相比竟不分上下,这才教教令仪能在众贵女中勉强立住脚。

    能辨明现状的人,即择陈意映的人,算略有些见识。而能洞察走向,那才是真正人精了。

    铤而走险的云麾将军,才是真有胆识。

    只是可惜了。

    祝鸠向上望一眼笑意宴宴的令仪长袖善舞,又乜斜一眼居于下首且不知大难临头的云麾将军府的小姐,眼里浮出快意。她现只盼兄长能将她所言悉数告知父亲,好教这训鸟女,先令仪走一步。

    “华二小姐,什么事情如此有意思?”,上头有人凉凉地开口,一时教周遭都冻住了,鸦雀无声,“竟教你都露笑了。”

    “左不过想些日常琐事。”,答者声音稳当,,举了杯,向上头轻轻一迎,“陈小姐真是体察入微。”

    陈意映今日挑事倒十分有耐心,闻讽刺之言也不恼,不紧不慢举了酒盏,同祝鸠共饮宴上特有的蜜桂酒。

    下首有人观祝鸠饮酒动作,哟了一声,出声道:“华二小姐簪的这缠花,色配的竟不是金桂。”

    不消转头看,也知晓是令仪手里最得心应手的引子。

    “很别致。”,上首的人接过话茬,一改蛮横,征询起人意见来,“华二小姐可否站近些容我瞧瞧?”

    饶是灵湘这样镇静的人,见陈意映这摆明了做鸿门宴似的古怪派头,也要拦住祝鸠衣袖,教她别去同人置气。

    众女见了,更是大气不敢出,场面骤然寂静无声。云麾将军府小姐旁边坐的相熟的人格外惊惶,生怕上头的人迁怒自己。

    而祝鸠的做派更教人吃惊。她按下灵湘的手,礼数周到,起来轻屈了屈身,绕过案几,缓缓往上首行。

    两个交集内容向来为比试傲慢的人,竟这样和气地说起话,一副十分相熟的模样。旁人见了,面面相觑,只平白觉得二人交锋即将擦出火花,要这干热凝滞的空气燃着。

    两女贴得很近。近些,才能看清发簪,才便利耳语。

    祝鸠颇为贴心的弯腰,教坐着的人不必抻着脖子便能看清那缠花的样式。她轻蹙起眉,关切问人看清了否。

    “当真很别致。”,坐着的人伸手欲去取来细看,但先在祝鸠耳旁低语,“只是你不配。”

    祝鸠见人动作迟缓,伸手自取了那花按进人手里:“不过是个不值钱的玩意儿罢了,没谁配不得的。”

    坐着的人的耐心到底是装出来的,不比祝鸠真从容。闻祝鸠竟下迟叙意的脸面,当即变了颜色,语气也更重些:“你若识相,就别想着招惹迟叙意。”

    “怎么,我周身是有甚特别之处,教我在与国公大人有交集中的女子中一枝独秀了?”祝鸠轻笑一声,反问陈意映之失态。

    陈意映无言反驳,只接着前话继续说起来,卖弄优越:“我的名字,就是冲着迟叙意去的。”言外之意,要人知难而退。

    意映,意、映。原来是这样。祝鸠翻覆读一遍,听懂陈意映的话。而她只不痛不痒应一句:“令尊大人真是有远见。”

    二人语气或有轻重,但音量不足以教旁人听见。众人观其动作,又见二人面色改换,想起上次宫宴的事,一时心里有了数。

    神仙打架,小鬼遭殃。下首的女子屏住气,只敢悄悄往上探一眼,佯装无意饮酒。

    这边席上这样大的动静,陈府的侍婢见了忙往一众夫人所围的宴席上走,悄悄同陈夫人说了席上情形。陈夫人听过,知晓是陈意映先闹,就放任她去了。

    令仪虽与陈意映挨得近,却听不见二人耳语。

    既听不见,她便四处观量情形。上首清贵家的女子不屑探听二人拈酸吃醋的事,真自顾赏起桂来。下首的女子,不必她们悠然,惶惶不安,有些饮酒,有些用菜,就是不敢出声。令仪敏锐见有侍婢无声无息地隐走,心知该是去报信了。

    她往右瞟一眼,见二人正值剑拔弩张之际,无暇管顾四周,便借机教众女举杯,自下而上共饮,才教气氛舒泛咯些许。

    二人的攻防来往还没结束。

    坐着的人握紧了缠花,扭曲了桂花瓣尖弯折的形制。

    “陈文柯要给你脸面,我却是不给的。”,陈意映语气凌厉,毕竟同为上位者,气势不比祝鸠差。

    簪上的饰作花骨朵的珍珠都震颤起来。陈意映挑眉冷笑,补了一句:“你别太得意了。”

    祝鸠扶住那珍珠,笑弯了双眸,颔首轻轻应道:“你也是。”很像是只路过停歇的蝶告诫烂漫的花小心蜜蜂。

    谁说蜜蜂勤劳?不也是占着天时地利,才能白白采走蜜。

    言毕她直起身,从容不迫地归了席。灵湘见祝鸠含着笑,揪着的心一松,想来是无甚么问题的。

    “妙姐姐,她同你说什么?”

    “说笑话罢了。从前不知道,她人竟这样有趣。”祝鸠只轻抿一口桂酿,说话却竟像醉了一样。

    灵湘闻言嘟囔一句:“我从前也不知道,姐姐竟这样爱笑。”

    见祝鸠下来,众女的眼神都忍不住她身上投。只是半天见她只有一笑,再也没什么情绪起伏,便打探陈意映的神色去了。

    陈意映虽愤愤,也不愿意教人看笑话,强摁下情绪,装出一副祝鸠眼中十分拙劣的风轻云淡模样,但足以将远处的人骗上一骗了。

    就算是捻金丝做成的缠花,于她而言也终究只是朵缠花,值不得贵价。

    因此,就算是掺了温情的虚情假意,也终究是一时兴起,不值得她看中珍惜。

    *作者有话说:

    来还债了!谢谢大家要投给我但还没投(?为什么会有这种人)的珍珠!谢谢!谢谢!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