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涟 - 第十四章(上):热,似乎可以忍耐。 叙鸩姬(1v1)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先前陈意映说了什么?”祝鸠发问。

    碧落原原本本地把陈意映那关于道歉的话说了一遍。

    祝鸠取了头上作装饰的玉簪花,散了发髻,将垂下的发只简单束起。听了转述的话,觉得有趣极了:“我说呢,她怎的今天一来就对着我狂吠。”,祝鸠手不自觉抚上垂下的发,作出豁然开朗的模样,“原来是被逼来的。”

    女子懒倦侧身倚靠在梳妆台上,她脱去了华装,因而显得更易亲近些。且她今日兴致颇酽,面上表情在烛火摇曳中荡漾出几分易察的柔和。

    她垂首,好似在仔细检查今日月下新领回来的寝衣的边角缝合是否符标准。

    “陈文柯……还是这么贴心。”她讥诮道,语带温情又十分哀婉,字字吐得清晰,丝毫不在乎碧落在场一样——抑或说是,她偏挑碧落在的时候讲出来,好教这话传达到迟叙意那处。

    让那聪明人发觉这“还是”的特定遣词,进而更对她的神秘古怪生出好奇也好,或者他为“贴心”醋上一醋也好——即使是假意。

    只是,有时候算盘打得再好,总拗不过偶然。

    比如,现在。

    “贴心?能与我媲美么?”,男子的刻意压低了声音,仿效她的语气,“左不过是替自家妹妹做下的荒唐事善后。”

    迟叙意好似真醋上了,要说些暧昧旖旎话显得两人才是真正亲密:“我,却是事事都要善后的。”

    祝鸠没丝毫准备。他声音骤然破开一室静谧,让她的确受惊了。只是他刻意压住音量,外间并不能听见,让她责怪都寻不着把柄。

    祝鸠下意识仰头,看着迟叙意轻掩上窗。她抓住关键词回应道:“自然是比不上的。”她面上神情迅速改换,教惊慌只停一瞬,顷息散了。

    这是祝鸠下意识的反应。但显然太滞后,生硬得让她觉得迟叙意眼里笑意都变作讥笑一般,难堪。

    暂且让笑意尴尬冻着,而祝鸠嘴上不愿落后于他这招出其不意:“我本就想问碧落如何能找着你的。”

    “自然是沛国公府。”迟叙意仿佛不懂她的意思。

    祝鸠哑口无言。

    “你若想去,教碧落引你去即可,她识得路。”,迟叙意顿一顿,接着道,“倘若你是现在想去……我来带你。”

    “你……能现下能带我出府?”祝鸠的震惊难掩,索性就全数表露出来。

    不是顽笑。虽知道他武功不俗,但这里是将军府,府内的侍卫、府外的守备、甚至守夜的下人,都不是轻易能打发的。

    “可以。”迟叙意依着她的问题回答,并不卖弄,也无轻视之意。

    迟叙意向祝鸠走去,边松开开披风的系带,替她围上。祝鸠坐得矮,他免不了要俯就她。

    他的体温、热气,与她相贴。在他认真替她系稳细带后,贴得更紧,仿佛将她浸透。

    她这时不想只道什么叫做热。

    祝鸠垂着眼帘,看他专注拨弄系带的模样,不敢说话,也不敢出气。

    迟叙意没做过替旁人系带的事,翻覆了两次才寻着门道。只是他眉心舒展,胸有成竹样,丝毫没露怯。

    “起身。”

    祝鸠老实听他指挥,站起来,跟着他往窗边去。

    迟叙意轻松跳出去,站在窗外替还在室内的祝鸠拢了拢披风。

    “风大,别吹着了。”

    碧落一直在一旁静默侯着,只在恰当时候发挥作用。她见二人要走,已物色好替祝鸠垫脚呢矮凳,扶着祝鸠踩上去。

    祝鸠满心都充斥着迷茫,愣愣任人动作。

    夜还不深,风眷恋着白日的狂热,燥得很。

    祝鸠早该叫热了。

    只是,她现在觉得,热,似乎可以忍耐。

    不做一回“梁上君子”,不晓得华府竟然离御街这么近。正经道上走,要绕不少路;若从房顶上走,只越过两条后街,一户人家即可。这中间是户民宅,后街的守备又相对松懈,自上而活,并不是难事。

    祝鸠立了帽檐,紧裹在他怀里。风自她身侧呼啸而过,只是她耳朵被捂得严实,听不清晰。

    反而是迟叙意的心跳,分外明朗。

    不多时,二人稳稳落在沛国公府的后院。

    迟叙意放开她,去推门

    不待迟叙意来动手,祝鸠先自掀了帽檐,松了系带,只松垮披着披风,散散闷出的热意。方才她埋首于他胸口,散落的发因此凌乱粘在她热出潮红的面颊。

    祝鸠留着长甲,没有镜子,她不便拨弄,就改用手背蹭,只是收效不大。反而丝丝墨色惹她发痒。

    身边有个人是不留长甲的,这种事情,仿佛就理所应当由他来做。

    迟叙意看她自陷进困境,笑着帮她理开缠乱的发。

    “似乎不够贴心,向你赔个罪。”迟叙意的道歉,都分外地有诚意。

    迟叙意领着她进了内室。

    室内一点烛火也无,今夜的月色又不很明亮。骤然堕入无声浓墨,祝鸠紧张,下意识掐手心。

    只是迟叙意的披风宽大,垂盖住她的手,让已逐渐圆钝的食指指甲都掐不出痛感。

    祝鸠垂首看着自己的右手,虽同夜色融为一体,看不清楚。

    但是,她想,她愿意替换的料子,已找到了。

    *作者有话说:

    下半章开car,今天再研究一下车技。

    另外,我有点沉迷小迟了。(>﹏<)我要偷猪养他!!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