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涟 - 第十三章(下):做什么偏要在虚情假意中质问真心? 叙鸩姬(1v1)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我晓得,只是习惯了,离不得的。”,祝鸠晓得灵湘话里没藏话,只是像她阿姊一样的爱操心。她故意曲解其意,将其引偏:“你年纪小,是不怕冷的。不过方才那个,就受不住了。”

    灵湘细听祝鸠的话,读出其中趣味,粲然一笑:“妙姐姐真是有趣人,非冰人也。”

    “我既担一声姐姐,就断没有教你来忧心的道理。”祝鸠很是得意一样地往雎鸠身上投去一眼,无形中卖弄一了番她做姐姐的风貌。只是对上又羞了,端起早教冰气镇凉了的茶盏啜一口。

    灵湘乘此往前一步,手掩着嘴,向雎鸠说了些话。

    雎鸠正笑着,气都没匀,听着灵湘代为转达的话,脸更红了。虽只短短几息的话,雎鸠却频频偏头去望祝鸠,怕她发现什么端倪。

    而祝鸠只侧过头,做她在云麾将军府的小姐来之前就想做的事——摸摸冰鉴,再饮一口茶。她目不斜视,旁若无人。

    灵湘说完,向雎鸠祝鸠行了一礼,离去准备比试了。

    上一次宫宴的场景如今要复现了一遍。

    雎鸠难得红脸忸怩,想向祝鸠解释点什么,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祝鸠不肯回头看雎鸠的模样,仍偏着头望向另一方的虚空,只嘴里的话对着雎鸠:“阿姊不必说。”

    其实祝鸠是不知如何共雎鸠谈论这件事。把雎鸠同卫家公子的一来二去明晰后,少不了要提到她同迟叙意。

    她不知如何向旁人说起他,尤其是亲近的人。旁的人她可以随便敷衍搪塞,但对着雎鸠一双纯澈真挚的眼睛,她启不了撒谎的口。即使她这个精明的阿姊无论她说什么都肯相信。

    无论说成什么样,迟叙意听了,怕都是会笑得厉害。

    祝鸠撇了眼于她斜后方立着的碧落。

    但是,关于该如何看待他,这个问题,的确值得深究。

    比试纷繁不停,人拨拨地来去,但于祝鸠而言,皆若虚无。

    她在窥心,自己的心。

    她嘴上一口一个大人,端的是客气疏离;身体却腻得那么近,汗水体液都交融过一回。

    说她对他纯属利用、无一丝感情,显然太虚假。前世的暧昧,今生的春情;他温和笑,轻柔动作,无一不撩拨她本不知跳动的心。即使知道贴心是假,她也盼望其中有一点真情。

    虽然曾有过陈文柯那样的事情发生,但她还有勇气,不怕爱萌发。

    她怕的是期待的爱永远不来,又永远期待。

    假使期待着的人是永不化的冰,她是决没那么多热烈去教其消融的。

    做什么偏要在虚情假意中质问真心?徒增谈资而已。

    祝鸠心里嘲笑自己一遍。

    不知为何,愈是仇敌在前,她面上神色愈加平静、而心里千回百转愈加激烈。且,愈是想到迟叙意。

    他从不问为何,只静默无声地纳下她一切反常古怪。

    正是这样、愈是这样,她就更离不开他。她心里堆埋的消极情感,正渴望这样的出路。

    只是,她与他选择驻留在名为虚情假意的驿站,不敢动身。怕下一处歇脚的地方还未找着,人先在现如今举步维艰的混乱中化为乌有了。

    *

    棋艺已比试过了,雎鸠起身应战时,就见着祝鸠在神游。雎鸠看她入迷得很,怕把她惊着了,也没唤她。

    博弈耗神,雎鸠比试完叁轮,现才能微微松口气,而祝鸠仍没半分回神的迹象。

    祝鸠是被热着了才从思绪中清醒过来。大约是身边冰鉴里的冰都化了才这样热闷。祝鸠正疑惑为何没人来置换,雎鸠先开了口:“醒了?现可以走了。”

    祝鸠还有些恍惚,没料到比试竟结束得这样快。

    雎鸠看祝鸠茫然神色,也不开口催,耐心坐着等她缓过来。

    现接近正午,人都着急走,怕愈迟愈热,就逃不脱暑气的桎梏了。

    “走罢。”祝鸠嗓子有些干渴,声音略带艰涩。

    “不碍事,你饮一点儿茶,再歇一歇也不迟。”雎鸠替祝鸠端了茶,拂开面上飘散的泡开了的茶叶。

    祝鸠多喝了两口,不再歇了,拉着雎鸠的手欲离开了。

    一番折腾过后,剩下的人已不多了,9在上位的更是少。而令仪郡主和陈意映却还没走。

    两个人虽说着话,但陈意映只是有一搭没一搭地应和,明显不专心。

    “堂兄!”见着一个男子远远走来,陈意映像可以逃脱了令仪似的,欢欣地往人来得方向喊道。

    只是陈意映的欢欣不足量。那男子神色肃正地撇她一眼,她就打蔫,神色怏怏哀怨,却不敢露出不满。

    正巧雎鸠祝鸠二人与男子来的地方对着走,免不了擦身而过,

    来的人是陈文柯。

    他目光锁定了祝鸠,停在其身侧,张口欲说话。

    而祝鸠恍若未察,脚步丝毫未停慢。

    “堂兄!”陈意映见了这景象更是气,起身快步走到他旁边,“我本就没做错过什么,她也分明不需要什么道歉……你何必……”

    陈文柯并不言语,只斜睨陈意映一眼。

    陈意映见了,翘足间又蔫了回去,不敢再发一言。

    过拐角时,祝鸠微微偏头,望着陈文柯眼睛,粲然笑了。

    让陈文柯一怔,陈意映一恨,令仪一惊。

    *作者有话说:

    爆肝连更叁天了,请用珍珠来砸死勤劳的我吧(>﹏<)!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