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涟 - 第十二章:“只是很苦,你又该恼了。” 叙鸩姬(1v1)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尝过几日定宁山上的凉爽,再下来大都,只觉得真是热得难耐了。知了被日头烘烤得天天鸣个不停,聒噪声音听得烦心。

    祝鸠倒免了这些忧虑。她屋里储着过多的冰,门窗也闭得严实,自然清凉消夏。

    “碧落……”祝鸠踢掉闷得厉害的鞋,倚在案几上,展开了信纸,就首先看见这两个字。

    这一下就教她坐端正了,匆匆扫过短短两三行字,立马细致地沿着原来工整不参差的痕迹折回去,压在了茶盏下。

    “月下。”,祝鸠张口发问,“院里新来的那个婢子是否叫碧落?”

    月下答得倒很快:“是呢。她可比上一个那常偷懒的丫头做事利索的多。”

    前两日院里打发出去几个偷懒的丫头,管家就择了几个好的送进来。这类事情祝鸠向来不关心,这么多年,她能搭理的也就贴身的月下一人,旁的婢子她连名儿都喊不上。

    “小姐怎的会想起她来了?”月下深谙她脾性,因而十分奇怪。

    祝鸠撒谎已十分纯熟,面上丝毫不漏痕迹:“她身量格外高,名字也特别,竟就记住了。”

    “那确是的。”,月下附和,“那丫头个子跟小姐相近了。”

    “去叫她进来一趟罢。”,祝鸠道,转又笑月下一句,“你少装老成叫人家‘丫头’,兴许她年岁还大些。”

    月下教她说得脸红,又有些恼:“许久之前婢就掌这院里一干下人,到今日遇着的年岁大些的,难道还少了?”说罢,行了一礼,将门推开一条细缝,弯着身缩出去叫人了。

    一个个子高高的姑娘低着头,跟着月下走进内室,规矩行了一礼,动作很是利索。

    练家子。祝鸠下意识反应。毕竟是将军府,府里也有很些会功夫的侍婢,因此碧落在其中也不奇怪。

    “小姐。”来人诺诺地叫声人。

    祝鸠歪在榻上,懒洋洋道:“起来罢。”

    慵然现毕,祝鸠自己又觉得有点儿好笑。在他的人面前,又有什么可卖弄盛气凌人的模样的?

    人指不定心里还瞧不上她这样的,下作的女人。

    “听月下说你顶上的差事做得不错。”

    “月下姐姐过奖了,婢不过尽分内之事。”来人还是一副恭顺的模样,也不敢抬头看她。

    “真谦虚。”竟真有人叫月下姐姐,祝鸠觉得稀奇好笑。

    无聊在拨弄长甲,察觉食指的指甲渐长出来一小截,尖锥样也磨圆了,心里一点儿恍惚。

    自她做回洵妙已多久了?一月半……近两月了?

    方月下领人进来时,似乎没把门掩实。烘烤热气寻着空隙就涌进来了,竟没被冰吓退,一路奔向祝鸠面前。

    冷热交替让祝鸠一哆嗦,手肘撞上了案几沿,案上茶盏也随之支棱支棱响起来。

    月下第一时间察觉是门的原因,不等祝鸠开口吩咐,就径直去关门了。

    趁这时候,祝鸠二人心有灵,一个轻了脚步上前,一个微微前倾身子,做成了灰色交易。

    祝鸠握着那瓷瓶,心里莫名地踏实。

    “赏些银子,领她下去罢。”祝鸠目的达成,趁月下还没走回来的功夫赶紧打发。

    两个婢子应了声,就悄悄出去了。

    复进来时,月下歪着头瞧了一眼,竟出言规劝祝鸠:“小姐还是把鞋穿上为好。”

    “怎的?”,祝鸠听她提醒也觉得有两分冷,潦草蹬上鞋,“你从前不管这个的呀。”

    月下有些不好意思:“出去时碧落同婢提了句,说内室冰太足,易寒气入体。这才……”

    祝鸠突然出言打断月下说话:“你教教她规矩,以后就在我身边罢。”

    “这……”,月下愕然。这么多年来,小姐身边只她一个。

    “近些日子我总睡不熟,折腾你守了夜,还要白天侍候。”,祝鸠有理有据,“就想着挑个心细的人,替你分担一二。”

    “多谢小姐了。”月下闻言很是感激,心里一点不舒坦也散了。

    “你去罢。”祝鸠挥挥手,似是倦了。

    *

    白日困倦了,强撑到黑夜来,就赶忙归家了。浓重的墨色顷刻在天幕上铺陈,祝鸠用过晚饭后闭了会儿眼,再睁开,窗外就是这样景象了。

    两个婢子之间很融洽。月下矮一截,要踮着脚攀着碧落的手臂才能够着人耳朵。两个人商量着谁进去唤祝鸠挪去榻上歇着,又恐惊扰其难得的小憩。

    “月下,进来点灯罢。”声音悠悠地从内室透出来。月下听罢,拍拍碧落的手,应声进去了。

    祝鸠已自行松了绾好的发,坐在铜镜前看那新瓷瓶。

    这瓶更像个矮墩。它的盖儿上多压了层油纸,底部隐在暗处的唯一的那条杂纹也没了。这瓶更新、更好。

    只是,还给他的上一个青瓷盅,又会去哪里?

    她总是想到这些无关紧要的东西。

    月下点上灯,又给冰鉴添了冰,茶壶添了水。

    “你下去罢,今天叫碧落来守夜。”

    “是。”月下轻轻推开门,和碧落嘀咕两句,换个位置。

    祝鸠换了透气儿的寝衣,又沁在新鲜的凉气里,才觉得活过来了似的。白日要穿得齐整,系带勒得她呼吸不顺;还要绾上发,无论多低,她都觉得紧绷难受。

    祝鸠从前是没有这些刁蛮毛病的。

    或者该说作,洵妙从前是没有这些刁蛮毛病的。

    洵妙就是这样长大的:系带紧勒,是她的杨柳腰肢;发髻所盛,是她的碎玉珠串。她高扬着下巴,冷漠不屑明白写在眼里,凌人的傲慢能引着散漫的冰气随她挪移。

    只是她已不是洵妙了。

    洵妙不会有自我怀疑的颓唐时候,不会自轻自贱——轻率地交付身体。

    可祝鸠必须做洵妙:惟有十五岁的洵妙,才能达成她的愿想。

    但祝鸠又急于逃离洵妙。将自己的身体当做物品来交换的时候,才让她前所未有的熟悉且有实感。

    祝鸠最熟悉的交易方式,莫过于此。

    她跪在佛堂,清楚意识到这件事的时候,轻松十分,悲哀十分。

    此前彷徨,此后倦怠,不外如是。

    已没什么可顾忌的。

    祝鸠跪在书案前,招手让碧落来研墨。

    碧落也不揣测她心思,只照做。

    趁着空当,祝鸠回忆以前常用一副方子。

    沾了墨,祝鸠赶忙将几味重要的药写下来,再拼凑一两味进去。她也不急,悠悠地吹干了,卷成卷儿递给碧落。

    “明天你拿着这方子替我去抓药罢。”祝鸠搁下笔,揉着无名指在写字时笔杆被碾着的那地界。她真是许久不曾写过字了,握笔力度也拿捏不准。

    “是。”碧落将纸卷收进衣袖,应下了。

    祝鸠又添一句:“多抓几副。”言毕,挥手教碧落退至门口,自己熄了一两盏灯,压得烛光暖色更薄了。

    祝鸠拉起薄被,片刻后,呼吸逐渐均匀。

    碧落观察好一会,确认祝鸠睡了。她熄掉唯二之一的灯盏,自连着的浴房的窗出去了。

    祝鸠凝神也听不大清碧落发出的细微声音,但烛火熄灭的明暗一晃很容易察觉。她又装了会,背过身来,发现人果然不在屋里了。

    祝鸠对着窗微微笑一下,随即又变个人一样,厌恶地皱着眉冷眼看刚才的自己。发出大动静、如同泄愤一样的翻身,却难以成眠。

    *

    “君上,这避子汤的方子……?”碧落略药理,知晓其中有一两味药伤人得厉害。

    话不必要说全。她知道的,君上也必定知道。

    迟叙意接过呈上来的纸卷,一时失语。

    半晌,只前后不着地来一句:“字也不大好看。”

    碧落不敢接这话,只当没听见。

    “就依她。”上位的人将纸按在书案上,说话语气之亲昵,不像是在谈论这第三个人。

    接着,那人望着窗继续出演:“只是很苦,你又该恼了。”声音和话语里都有十足疼惜。

    *作者有话说:

    11号这本就发表满一个月啦,之后就不能上新书榜了(>﹏<)希望姑娘们可以用珍珠多多支持我鸭。另外,这几天会连更。

    谢谢姑娘们的喜欢*^_^*(小花小迟牵手一起鞠躬状)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